四川动物  2015, Vol. 34(1) 141-144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张伟, 周学红, 李倩, 赵新勇, 徐艳春
ZHANG Wei, ZHOU Xuehong, LI Qian, ZHAO Xinyong, XU Yanchun
生态文明视野下大学生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背景与路径选择
Background and Methods on Scientific Wildlife Protection Education of Undergraduates Under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四川动物, 2015, 34(1): 141-144
Sichuan Journal of Zoology, 2015, 34(1): 141-144
10.3969/j.issn.1000-7083.2015.01.025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4-09-23
接受日期:2014-11-03
生态文明视野下大学生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背景与路径选择
张伟1, 周学红1, 李倩1, 赵新勇2, 徐艳春1    
1. 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资源学院, 哈尔滨 150040;
2. 东北林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哈尔滨 150040
摘要:野生动物作为自然资源的重要组成,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以往保护野生动物的宣传活动在激发公众保护热情的同时,客观上形成并加强了舆论对野生动物的绝对保护思想,这极有可能使野生动物保护理念极端化,而削弱甚至阻碍野生动物保护,这与生态文明建设的方向是相违背的。本文在回顾野生动物保护教育发展历程、分析野生动物保护与利用关系、动物福利概念等的基础上,提出了对大学生进行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的路径:一是在野生动物相关专业中推广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二是利用高校多种实践平台,普及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三是开设选修课,加强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
关键词野生动物     保护     教育     背景     路径    
Background and Methods on Scientific Wildlife Protection Education of Undergraduates Under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ZHANG Wei1, ZHOU Xuehong1, LI Qian1, ZHAO Xinyong2, XU Yanchun1    
1. College of Wildlife Resource, Northeast Forestry University, Harbin 150040, China;
2. College of Extended Education, Northeast Forestry University, Harbin 150040, China
Abstract:As part of natural resource, wildlife is an important content of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In the past, the public activities not only aroused the enthusiasm of the public, but also formed and enhanced absolute protection thought of wildlife, and this thought would lead the idea of wildlife protection to the extreme and affect the development of wildlife conservation. Unfortunately, this is opposite to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Based on the review of wildlife protection education and the analysis of relationship between wildlife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and the concept of wildlife welfare, this paper proposed some methods on wildlife protection education of undergraduates: scientific protection idea thought of wildlife should be spread among students of wildlife major, and the scientific protection idea of wildlife should be universal on the basis of various practical platform of universities. Furthermore, the elective courses should be delivered to enhance the education of wildlife protection.
Key words: wildlife     conservation     education     background     method    

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形态,是关乎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物质成果与精神成果的总和。它以尊重和保护自然为前提,以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为宗旨,以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为内涵,以走可持续、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道路为着眼点(陈艳,2013)。生态文明在十八大报告中被专章论述并写入党章,足见我党对保护生态环境、维护生态安全的高度重视。野生动物作为自然资源的重要组成,是关乎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随着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政策和法律法规的日臻完善,主管部门对野生动物的保护与管理模式正进行有益尝试,并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就。野生动物近年来受到了社会公众的极大关心,这对野生动物保护是有利的。但是野生动物的保护不仅需要公众的关心,更需要科学的策略。一旦公众对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策略理解不当,极有可能会影响野生动物保护政策的出台,阻碍野生动物保护进程。大学生正处于人生观和自然观形成的关键阶段,因此,作为生态文明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野生动物保护教育是高校肩负的重要历史使命,如何开展野生动物保护教育是新时期高教改革的重要课题。 1 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近年来,随着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的扩大,保护野生动物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由于以往开展的野生动物保护宣传,基本上是强调野生动物的重要性和保护的迫切性,而缺乏向公众系统地介绍野生动物保护与利用的整体性。野生动物保护宣传在激发公众保护热情的同时,客观上形成并加强了舆论对野生动物的绝对保护思想。 张伟等:生态文明视野下大学生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背景与路径选择

随着公众对野生动物保护的进一步重视,野生动物保护与利用问题引起了社会舆论的激烈争论,其结果往往是绝对保护一方容易从心理上引起公众的共鸣而占优势。由于公众的态度对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政策的推行起着主要作用(Karanth et al., 2008),这极有可能使得野生动物保护理念极端化,进而削弱甚至阻碍野生动物保护的进程(Winter et al., 2005)。这与生态文明建设的方向是相违背的。

十八大报告提出加强生态文明宣传教育。在我国野生动物保护这个国内外非常关注的问题上,需要在全社会树立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目前我国存在野生动物保护舆论导向偏离正确轨道的严重现象,为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亟需弘扬和传播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是指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借助教育手段,提高人们的生态意识和野生动物科学保护意识,引起全社会对科学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视,使人们正确理解野生动物与人类的关系,了解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性,并树立正确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其中,研究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的理论依据,并探析其实施的路径是进行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并唤醒公众科学保护意识的首要课题。大学生是未来社会的建设者,是建设生态文明的主力军和生力军。高校生态文明教育是提高大学生生态文明素质、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途径。因此,研究生态文明视野下的大学生野生动物科学保护观教育背景与路径选择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2 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背景 2.1 野生动物保护教育发展历程

自197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前苏联的第比利斯召开了政府间环境教育会议以来,各国均意识到了环境保护教育的重要性,随后环境保护教育陆续开始纳入到各国政府工作中。环境保护教育也由此得到各界广泛认同,并逐渐形成全球性的行动。而环境保护教育的内涵也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地变化,由最初单一的培养环境保护方面的专业人才,发展到今天加强全民学习和参与环境保护的意识和行动(黄平沙,2003)。各国的生态环境学者等也竞相开始对环境教育这一新类型的主题教育进行研究和实践。野生动物保护教育是环境保护教育的一个分支,是从动物和人类的关系出发来阐明保护野生动物重要性的教育。 国外对于野生动物保护教育的研究较早,而且在研究内容上已经形成模式,研究的范围也更加细化,如针对中小学生群体的野生动物保护知识和意识的影响因素调查( Jürg & Reto,2010),以及针对大学生野生动物保护态度教育效果分析及野生动物保护教育理念方式的共鸣因子(Tim et al., 2003)等。学者们对美国高校环境保护教育的分析显示,美国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教育与引导实施有几点特征:①环境保护教育的范围广泛;②环境保护教育已经逐步成为现代教育理念和教育思想的组成部分,并逐步体现在学校的办学思想、人才培养目标定位上;③学习与实践相融合,在学校里学生不仅能够学到环境保护方面的知识,也能被鼓励将所学知识运用到学校及校园以外的社会实践当中(方炎明等,2004)。

中国的动物保护教育最早是在动物园和自然保护区开展起来的,面向的群体主要是游客,教育形式为非正规教育模式,内容的侧重点主要是关于动物和生态系统的科学和基础生物学知识。田秀华等(2007)对中国动物园保护教育现状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并针对动物园保护教育的发展提出了可行性建议。随着非正规保护教育在动物园的开展,学者们也开始对中小学生的保护教育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李琼妹(2003)对我国中小学环境教育的变革及现状作了系统的调查,并提出了应该建立中小学环境教育的社会支持系统的建议,并且强调了环境保护教育对提高中学生素质的必要性。安梅(2007)针对上海中学生的德育调查,证明了野生动物保护教育工作对提高中学生生态德育水平切实有效。教育部副部长赵沁平就环境保护问题强调,无论何时都应该将加强环境保护教育工作放到首要位置来对待。我国的相关研究主要表现在:强调保护教育的重要性(张超兰,2005李建新,2006鲍晓艳,盖志毅,2008孔海兰,2012)、对于非专业学生开展的野生动物保护教育(谭丽凤,2010)、非正规环境教育(祝真旭,王民,2010)、野生动物保护多维模式教育(时坤,2013)等方面,而在高校开展的野生动物保护教育十分零散,并未形成完善的体系,且研究的保护教育理念陈旧、缺乏前瞻性,仍然局限于强调保护教育的重要性、野生动物保护态度调查及现状分析的层面上,远远不能适应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 2.2 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的界定

随着人们环境保护意识的逐渐加强,野生动物保护却面临着新的问题。当我国的野生动物利用问题成为舆论空前关注的焦点后,个别环保组织开始大力倡导不消费野生动物制品。基于爱心和善良的愿望所宣传推介的保护理念使越来越多的人更加关爱野生动物。这对全体国民提高爱护野生动物的热情具有积极作用,对唤起一些人的良知有比较明显的效果,对打破消费陋习、保护濒危野生动物资源有益。我们也看到在这些保护理念产生积极作用的同时,许多围绕“动物与人平等”等一些超越保护野生动物的理念也开始被推介。似乎让所有动物自由自在生存,甚至让所有生命形态自由自在生存等成为保护的唯一目的。

的确,人类应关注动物福利。但许多人往往会将动物福利等同于“动物与人平等”“人类没有权力凌驾于动物之上”。诸如,“动物福利主要是5种自由:不受饥渴的自由,生活舒适的自由,不受痛苦、伤害和疾病的自由,免受恐惧和忧伤的自由,表达天性的自由。”(Mike,2001)。事实上,关注动物福利与主张“动物与人平等”并不是一回事。动物福利专家和动物福利团体认为,关心动物饲养的人应该运用如下方针来指导生产过程:有同情心、合理地编排生产计划及管理;饲养员应技术熟练、饲养知识丰富并尽职尽责;合理的环境设计;管理和运输过程考虑周到;人道屠宰。从上述的方针可以看出,关注动物福利并不等同于不杀生,而是应该尽量减少动物的痛苦,与所谓的“动物福利五自由原则”是有本质区别的。

主张“动物与人平等”是不客观的,也是不现实的。合理、合法、科学利用动物符合自然规律,与关注动物福利并不矛盾。借着关注动物福利的名义来反对任何利用野生动物的活动是不正确的。当然,在利用野生动物的活动中,应该遵守福利原则,不断改进技术条件(张伟等,2012)。

从建设生态文明的远大目标考虑,如果非科学、非理性的绝对保护理念一直占据上风,将会误导野生动物保护的方向,阻碍野生动物保护 事业的科学化进程,是非常危险的。我们有必要认真思考什么才是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什么才是适当的善待动物的态度;有必要进一步思考人类还能否将动物作为利用对象,以避免我们的认识和行动被导入误区。

野生动物的保护与利用是矛盾统一体,需要辨证地处理两者的关系。应该明确:保护的对立面是对生态平衡的破坏,不是有限度地利用一些野生动物个体。既不破坏生态平衡又不使可再生的野生动物资源闲置浪费,才应该是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的内涵(张伟,周学红,2012)。 3 大学生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路径探索

高等院校担负着为各行各业培养人才的重任。在向学生传授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同时,还应全面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在当前建设生态文明的背景下,树立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是提高大学生综合素质的内在表现之一。在高校开展野生动物保护教育,对端正高校学生的野生动物保护态度具有标本兼治的效果。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要想培养科学理性的野生动物保护态度,抵御极端保护思想对大学生的消极影响,就必须提高高校学生的是非鉴别能力。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最根本的是加强大学生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培养理性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及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态度。对大学生进行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可通过如下路径进行。 3.1 在野生动物相关专业中推广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

野生动物专业技术和管理人员是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的人才支撑。野生动物专业的大学生是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的未来,他们持有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对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及其效果至关重要。因此,在野生动物相关专业中增设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的课程非常必要。足够的授课时间能保证知识传授的系统性和全面性,可以让学生更好把握相关内容。此外,授课教师应为专任教师,具有较高的专业素养和业务能力,能够给学生传授正确的、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及态度,以保证教学质量和教育效果。

我们在“野生动物产业管理学”教学中,第一章即是野生动物科学保护 理念的讲授。将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非科学非理性野生动物保护理念的危害、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等系统地介绍给学生,引导他们树立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

野生动物专业的学生获得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后,还会影响其他专业的学生。例如,我校的大二学生在哈尔滨理工大学进行了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的宣讲后,有学生表示,听了讲座才知道,只有运用科学的方法才是对动物真正的关爱。作为当代大学生,有责任了解、传播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别让人们的爱心办了坏事儿。如有人看到市场上出售野生动物,便花钱将其买回后放生,这一行为会受到很多人的赞誉,但这样的行为会在一定程度上“鼓励”非法猎捕。广泛存在的放生现象确实助长了非法贸易市场的活跃,因此,这种出于保护野生动物的“善意之举”是不可取的。随意放生还存在其他的有害方面,那就是导致外来物种对我国生态环境的破坏。如在我国的花鸟鱼市场,巴西龟由于小巧可爱且价格低廉,受到商贩和消费者的青睐,随意放生的行为也不少见。但巴西龟是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世界最危险的100个入侵物种之一,这种动物繁殖率强、存活率高、抢夺食物能力强于任何中国本土龟种。目前,巴西龟已渐渐地侵入我国南北方的各种水体。可见,随意放生野生动物虽然出自善心,但负面影响大。 3.2 利用高校多种实践平台,普及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

当今社会是信息社会,高校大学生可通过网络、电视等多种渠道获取信息。其中有些信息是不科学的、不理智的,甚至是不正确的。为帮助大学生树立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可通过开展专题讲座、学生社团活动等多种方式进行。

由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专任教师或外聘专家、学者进行专题讲座,是一种很容易令人接受的了解和学习野生动物保护知识的方式。特别是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专家、学者们,他们都是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多年,在专业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同时拥有丰富的野生动物保护教育经验和个人亲身经历,更能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学生,具有较强的说服力,能够更好地感染听众,产生积极的影响,从而引导学生接受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观念,懂得如何才是正确的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方式、方法,最终取得较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教育效果。

另外,学生社团拥有较多积极踊跃的成员,他们掌握最新的相关信息资源,与野生动物保护组织有及时有效的交流渠道,能够及时地交流活动经验。学生社团也是最具有活力的群体,在与同龄人交流时能够切身地感染学生,提高他们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正确认识。但是以往的社团工作经验告诉我们,一些大学虽然设立了自己的野生动物保护社团或者与野生动物相关的社团组织,但是对野生动物科学保护能够发挥有效推动作用的甚少。这就要求高校对这些学生社团能够给予足够的重视,推荐具有专业背景的教师或者优秀学生进行指导,定期与学生们交流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教育工作开展的方式、方法,使社团充分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加入野生动物保护社团,应该让学生学到许多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尤其是在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的培养方面。由专业教师牵头组织学生开展社会调查,通过社会实践活动让学生了解野生动物相关状况。开展社团活动,可以结合爱鸟周、环境日等开展丰富多样的野生动物知识讲解来增强学生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感性认识和理性思考。以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学习方式,加深学生的印象,唤起学生内心深处的野生动物保护责任感和使命感。高校学生社团在对大学生进行野生动物保护感染和引导方面,相对于社会上的一些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一些社团已经将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推向了社会,不但能够正确地影响身边的同学,而且对社会大众的野生动物保护教育也发挥着良好的作用。 3.3 开设选修课,加强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

生态文明建设是一项重大的国家发展战略,参与生态文明建设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因此,所有大学生都应该接受基础的生态文明教育,接受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目前,只有少部分综合性大学和农林、水等与生态文明相关、行业特色明显的高校陆续开设了生态文明相关领域的全校性选修课(吴明红,严耕,2012)。至于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更没有专门的课程。由于野生动物专业比较特殊,就目前情况看,在全国所有高校开设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的公共课程还不具备条件。

因此,在普及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的同时,对于部分有志于在生态文明建设及野生动物领域进一步了解或探索的学生,高校可以在已开设的与生态文明相关的选修课程中,将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纳入其中,形成富有特色的生态文明教育。主要内容可囊括野生动物保护的特殊性、野生动物与人类的关系、野生动物保护理念评价、如何科学保护野生动物等。

总之,对大学生开展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要针对不同地域、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学生,体现出野生动物保护教育的层次性。应针对不同层次的大学生提出相关的要求,充分发挥野生动物保护意识较强学生的模范带头作用。 4 结语

生态文明建设必将开启大力保护濒危野生动物野外资源、维护生态平衡、保障生态安全的国家行为和全民意识的新时代,也必将为迅速改变过去野生动物保护的不力局面,克服工作中的一系列障碍,推动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大发展、大提高、大进步奠定重要基础。野生动物保护作为生态文明建设中的重要组成,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都有很高的关联性,并非野生动物管理部门单方面的工作,更不是能够单独解决的问题,需要从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总体布局的整体出发,系统地、协同地开展工作。因此,加强生态文明建设,野生动物科学保护理念教育不仅需要在高校进行,还需在全社会推行。

参考文献
安梅. 2007. 以野生动物保护教育为基础提高中学生生态德育水平的实践研究[D].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 73-75.
鲍晓艳, 盖志毅. 2008. 人与自然的和谐——农业院校必须加大生态学与环境保护教育[J]. 高等农业教育, 9(9): 63-65.
陈艳. 2013. 论高校生态文明教育[J].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4): 112-115.
方炎明, 郭娟, 姜琪, 等. 2004. 美国高校环境教育现状分析与思考[J]. 中国林业教育, 22(2): 61-63.
黄平沙. 2003. 国外高等环境教育的回顾和发展[J]. 全球教育展望, 32(6):29-32.
孔海兰. 2012. 高校加强大学生环境保护教育的探讨[J]. 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 4: 20-23.
李建新. 2006. 加强大学生生态环境保护教育[J]. 铜仁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8(4): 49-50.
李琼妹. 2003. 中小学环境教育的反思与发展策略[D]. 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 25-28.
时坤. 2013. 野生动物保护多维教育模式探讨[J]. 中国林业教育, 31(2): 22-24.
谭丽凤. 2010. 对高校非专业学生开展野生动物保护教育的探讨[J]. 职业时空, 6(7): 89-91.
田秀华, 张丽烟, 高喜凤, 等. 2007. 中国动物园保护教育现状分析[J]. 野生动物, 28(6): 60-64.
吴明红, 严耕. 2012. 高校生态文明教育的路径探析[J]. 黑龙江高教研究, (12): 64-65.
张超兰. 2005. 推广环境保护教育,提高大学生的环保意识[J]. 广西大学学报, 27: 167-168.
张伟, 周学红, 金煜, 等. 2012. 野生动物产业管理学[M]. 哈尔滨: 东北林业大学出版社.
张伟, 周学红. 2012. 大学教学中的整体观教育研究[J]. 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 7(31): 57-59.
祝真旭, 王民. 2010. 非正规环境教育之基本内容探讨[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3): 482-485.
Jürg Schlegel, Reto Rupf. 2010. Attitudes towards potential animal flagship species in nature conservation: A survey among students of different educational institutions[J]. Journal for Nature Conservation, 18: 278-290.
Karanth KK, Kramer RA, Qian SS, et al. 2008. Examining Conservation Attitudes, Perspectives, and Challenges in India[J]. Biological Conservation, 41: 2357-2367.
Mike Radford. 2001. Animal WelfareLaw in Britain[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Tim Caro, Monique Borgerhoff Mulderb, Marcelle Moorec. 2003. Effects of conservation education on reason to conserve biological diversity[J]. Biological Conservation, 114: 143-152.
Winter SJ, Esler KJ, Kidd M. 2005. An index to measure the conservation attitudes of landowners towards Overberg Coastal Renosterveld, a critically endangered vegetation type in the Cape Floral Kingdom, South Africa[J]. Biological Conservation, 126: 283-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