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体系探析
  研究生教育研究  2018 Issue (3): 90-95   PDF    
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体系探析
高田钦a,b, 蒋燕a    
a. 江苏师范大学 教育科学学院, 江苏 徐州 221116;
b. 江苏师范大学 研究生院, 江苏 徐州 221116
摘要: 为加强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培养模式的专业实践性,促进"临床专家型"中小学教师的培养,墨尔本大学通过定位明确具体的实习培养目标,搭建政府、高校、中小学三方合作保障平台,设置全面合理的实习内容安排,以及建立严格细致的考核标准等改革措施,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体系。
关键词: 墨尔本大学     临床实践     教育硕士     实习体系    

2008年,墨尔本大学为符合教师教育的新要求,通过调查研究提出应构建教育硕士“临床实践”(Clinical Practice)培养模式,倡导“培养职前教师要像医学院校训练实习医生一样”[1],要求教育硕士能够“扎实地深入到教师日常课堂进行教学实习”[2],将“专业实践”作为培养计划的一项重要指标,认为所培养的学生不仅是具备扎实知识基础的研究者,更要是具备批判思维的实践者[3]。由此,墨尔本大学分别从实习培养目标、实习保障、内容安排和考核标准等方面对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体系作了系统、整体的构建,旨在培养具有高水平实践能力的中小学教师。

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实习体系有着不同的研究领域和方向,分别为学前教师教育硕士实习体系、幼儿小学一体化教师教育硕士实习体系、小学教师教育硕士实习体系以及中学教师教育硕士实习体系[4]。不同的教育硕士培养也有着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的培养形式之分。对于不同研究领域方向的实习体系,或者不同培养形式的实习体系,虽然实习去向、时间安排有所区别,但是整个的培养目标、实习保障、内容方式、以及考核标准却大同小异。因此,本文仅对全日制中学教育硕士实习体系进行深入探析,亦可明晰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体系的整体。

一、实习培养目标定位明确具体,实践性强

为促进教师培养的高质量、高效率,2010年7月澳大利亚教育教学管理协会(AITSL)最终确定了《澳大利亚教师专业标准》,同年12月,该标准获得澳大利亚教育、幼儿发展及青年事务部(MCEECDYA)的认可[5]。《澳大利亚教育专业标准》公开表明什么构成教师的质量标准,对不同标准考察的内容进行了详细地阐述,形成了一个系统化的标准框架[6]。基于这一标准,墨尔本大学从培养教育硕士能力形成发展的规律出发,对教育硕士实习培养目标进行了明确具体的定位,对目标内容进行了详尽的阐述。

具体来说,墨尔本大学从“专业知识”“专业实践”“专业发展”三个方面对实习培养目标进行了定位。在“专业知识”方面,学校要求培养出来的教育硕士“能够了解学生并知道他们是如何学习”“能够理解教学内容并知道如何去教”;在“专业实践”方面,“能够有效规划和实施教学”“能够营造和维护稳定有效的学习环境”以及“能够评价、反馈和报告学生的学习情况”等是培养教育硕士所要达到的目标;而在“专业发展”方面,则是要求教育硕士“能够不断发展专业学习能力”“能够与专家、家长/照料者和社区进行专业合作”[7]。这三个方面涉及的七个目标明确地显示出教育硕士“临床实践”能力不单是指教学能力或技能。若以课堂教学为逻辑,以教学论的理论来构建,其主要包括教学设计能力、教学实施能力、教学评价能力、教学改进能力[8],突出强调的是培养教育硕士的反思和创新能力。这些目标能力贯穿整个实习体系中,在具体的实习环境中不断评估,激励教育硕士临床实践能力的提高。

实习实践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帮助学生从“知识”拥有者到“实践+知识”融合者的转变。因此,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体系的七个目标所包含的具体内容要求根据不同学年、不同实习对象进行设置。

在第一学年,“专业知识”方面“了解学生并知道他们如何学习”这一目标,重点考察准教师能否了解学生的生活背景、身心状况,能否注意到不同学生的学习优势和需求,以及能否认识和理解不同的教学策略,以满足不同学生的学习需求。而另一目标“能够理解教学内容并知道如何去教”中需要准教师能够了解教学内容、结构和策略;能够利用课程内容、评估报告设计教学计划;能够使用一系列技术、资源来支持教学和评估。“专业实践”方面“规划和实施有效的教学学习”这一目标需要准教师能够利用学生的特点,根据教学内容来开发教学策略;能够依据不同学生建立清晰、具有挑战性且可实现的学习目标;能够拥有一定的教学策略,进行一定的口头和非口头课堂交流,以引导学生参与到课堂中。而在“创建和维护安全有效的学习环境”这一目标中,要求的是准教师能够理解并使用对策激发学生参与到课堂;能够组织管理学生、班级;能够理解学生的健康安全知识。“专业实践”方面除了包括以上两个目标之外,还包括“能够评价、反馈和报告学生学习情况”这一目标,其重点要求是准教师在第一学年能够理解对学生学习提供及时有效反馈的目的,了解一系列评估策略,包括正式、非正式的方式;能够使用数据和记录向学生和相关人员提供适当反馈。对于“专业发展”这一层面主要考察的是准教师能否制定和运用有效的策略来改进专业知识和实践,能否理解寻求和应用导师建设性的意见以及与教职工合作的能力等“专业学习发展”这一目标要求的内容,同时还要考察在“与专家,家长/照料者和社区合作”这一目标中准教师能否了解职业道德和行为准则,能否了解相关教师法律和行政职业责任,以及能否了解与工作人员/家长/照料者有关的涉及敏感问题和保密信息的工作策略[6]

在第一学年,实习过程注重的是准教师对这些目标形成一定的意识,对其有深刻的理解。而到第二学年,则是要求准教师们能够将这些目标内容进行巩固加强,更重要的是能够在教学、学习过程中表现出来,真正地运用到实际教学当中。比如,在“专业知识”层面,基于第一学期的基础上,要求准教师能够运用“了解学生并知道他们如何学习”的策略,并注重对知识和逻辑策略的理解和运用。在“专业实践”层面要求准教师拥有丰富的教学策略,能够理解评估的作用,分析评估数据。在“专业发展”方面则要求准教师具有作为专业教师的合作能力,能够对自己的职业学习需求有所确定[9]

总的来说,在定位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培养目标时,对不同阶段实施的、不同形式的实践实习环节之间关系进行了通盘考虑,对实践教学不同形式各自所要达到的特定目的和要求进行了明确且具体的阐述。因而,该实习培养目标在时间安排、前后顺序、实践内容和教师指导方面存在关联与区别[10],这种设计有利于准教师实现从职前教师到专业教师的顺利转变,有利于准教师在今后的教学中形成自己的风格。

二、实习保障平台多方搭建,责任明晰

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体系具备稳定的教育实习保障平台,由政府、学校、维州各中小学多方搭建,形成紧密合作的伙伴关系。在这样一个由多方搭建的平台中,各方对于实习目标、计划、实施、评价都达成一定共识并分工合作、责任明确。例如,政府主要的责任是提供资金支持、政策鼓励和关系协调,即对中小学基地学校提供资金,对中小学实习指导教师进行资格认证和相应的待遇政策鼓励,并派出项目协调者代表负责监督协调大学——中小学的合作关系,与大学和各中小学工作人员一起审查和开发“临床实践”实习项目。而“大学——中小学”合作模式也可以看作一个整体,墨尔本大学共选定25所合作学校,这些学校主要是为学生提供实习安排,提供师生协调者、实习助教以及实习主管。这些人员与大学任命的实习导师、临床实践专家和专业实践协调员、专业合作关系协调员,以及项目协调者代表组成了一支责任明确、运行稳定的实习指导队伍。具体角色和责任如表 1

表 1 墨尔本大学“临床实践型”教育硕士(中学)实习指导队伍的角色和责任规定表[11]3

总之,由政府、墨尔本大学和中小学共同合作构成的实习保障平台,责任明晰且运行稳定。不管是在实习基地的选择、管理,还是实习队伍的建设方面,都是由多方共同组织并提供全程性的支持指导。因此,墨尔本大学“临床实践型”教育硕士实习保障三方平台不是单一分裂体,而是一个相互融合的“共同体”,拥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和相同旨趣的人[12]。这一大“共同体”中也包含着很多小共同体,比如“高校—合作关系协调者—中小学”共同体,“项目协调代表—高校工作人员—中小学工作人员”共同体,“实习导师—师生协调者—实习教师”共同体等等,各方相互合作,互相融合,促进实习保障“共同体”稳定运行。

三、实习安排贯穿始终,内容设置全面合理

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安排贯穿整个教育硕士培养阶段。在每学年,准教师们都有专门的实习机会,到所安排的中小学基地进行每周两天以及连续四周的实习实践活动。在这样持续化的实习中,学生们将体验到学校环境和文化,重视教学的实践性,不断地将教学理论与实践相融合,促使学生不管在心理上,还是在教学经验方面,都时刻做好“成为一名合格教师”的准备。除了实习时间的安排上具有贯穿始终的特征之外,在实习内容的安排上更体现出阶段性和多样性,对于不同阶段学生的实习安排都有很大不同。同时,对于实习导师也有着不同实习期间的安排。

实习的第一周作为实习教师的入门培训,首先是要提交儿童工作查验卡片和紧急联系信封, 参加入职培训和开学会议,与实习导师见面、协商会面时间,了解并开始观察课程,同时记录教学观察日记等等日常准备工作。实习导师在这一阶段需要收集使用学生提交的儿童工作查验卡片及紧急联系信封的副本,了解学校环境、人数、政策和程序,分配学生所要教授的课程,确定好会面时间以讨论课程规划和评估候选人的进度等等安排。在这一阶段,不管是实习教师还是实习导师,所要进行的实习内容都是基础性的。而在之后每周进行两天实习的阶段,实习内容逐渐丰富,实习教师进行教学活动的参与度越来越高,更加突出地培养学生的观察、反思评估能力。比如每天观察至少两节跨学科、跨年级课程,并完成和整理观察表,其中要突出描述具体的教学和管理策略;每天教授至少一节课,在这之前要提前一天进行课程计划安排,在结束每节课之后要及时讨论反思导师的反馈;每周至少参加一次学校、年级会议,每周定期准备和参加实习研讨会;在每两周结束后提交自我评估表等等。作为一个准教师逐渐迈入正式教师的过渡阶段,实习导师起到引导者、鼓励者的作用,他们需要不断要求实习生对课堂进行观察,要求他们描述具体的教学和管理策略;鼓励他们开始进行课堂教学,并对他们进行及时指导和反馈;同时要促进实习生多参加研讨会、年级会议和课外活动等等[11]12

从入门培训到过渡性阶段之后就是连续四周的集中式学习,在这一阶段,实习内容安排更为自主性,更加突出教学实践工作。实习生们需要定期与实习导师会面,计划和准备教学活动;能够在第三周之后进行独立的规划和教学,并在课后讨论实习导师的反馈;每天需要观摩两节不同科目、不同年级的课程;对学生进行评估工作,参加家长、教师会议,并作出相关报告等等。实习导师在这一阶段更像是一个协助者、合作者,他们需要协助实习教师规划和准备教学活动,与其合作评估学生学习进度等等。

总的来说,墨尔本大学“临床实践型”教育硕士的实习安排是结构化的,每位实习教师每周都进行学校实习活动,这种全程“浸润式”的实习安排使得教育硕士以合法的身份,参与到学校各种活动中,可以接近学校的各种资源从而进行学习。这种浸泡让他们逐渐摸索从而找准自己的位置,通过每天和学生的接触、跟“同事”的交流,了解并熟悉教育工作流程,经历并感受教育的酸甜苦辣。浸泡在学校生活中得来的真情实感会让教育硕士向真正的“教师”潜移默化地转变[13],在教学知识、实践方面不会出现到正式岗位的“脱节”现象。实习内容的安排是具有阶段性的,实习教师在实习教学中的主体性随着不同实习阶段愈加增强;实习内容也是丰富的,实习教师每周在学校里有50%的时间用于教学和观察课程,另外的50%用于设计课程计划,反思评估,参与研讨会、学校会议、家校沟通、课外活动等等,这样的安排不会让学生只做教学的机器,而是做教学活动的反思者、创新者。

四、实习考核形式多样,标准设置细致严格

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考核的形式并不是单一化的,其中包括对教学实践的考核和实习期间各项课程任务的考核。教学实践是整个实习期间的重头戏,因此对其考核所占的比重达到60%[11]10,远远高于其他形式的考核。在这一考核形式中,一方面是临床实践专家对实习教师的教学情况直接评估,其基于评估标准与实习导师、助教进行协商,最后分配和验证最终分数;另一方面是间接通过实习教师对教学情况、学生情况的评估以及自我评估,临床实践专家、实习导师和助教以此来评估实习教师在教学方面的专业参与程度,确定实习教师需要进一步发展的教学领域。所占40%考核比重的各项课程任务考核中包括了对专业实践档案袋进行考核,这是由实习教师整理维护保存的一系列文件和资料,需要实习教师系统地建立他们的专业思维和实践能力。其次还包括了实习教师一年内完成的三项教学实习反思性任务,要求实习教师能够反思自己的专业发展与《澳大利亚教师专业标准》之间的联系。另外在实习期间将包括两项教学考试,分别是临床实践考试和实践公开化考试。临床实践考试并不是在实习结束的时候进行的考试,而是在首次实习期间由实习导师、助教和临床实践专家评估实习教师现有的规划、教学能力和反思评估能力等等方面,进而通过之后的学习和教学等干预措施使实习教师们超越目前的知识、技能水平。所谓“实践公开化考试”即我们所说的试讲,是在实习期结束的时候完成的口头展示。该评估主体是临床实践专家和助教,在展示过程中,实习教师必须达到《澳大利亚教师专业标准》中的两项或多项专业发展目标。

在这样多形式实习考核中,考核内容标准也是非常细致化的,其标准是基于《澳大利亚教师专业标准》进行设置,则与实习目标的建立交相呼应。而墨尔本大学又依照学生发展的特性、具体实习内容的情况进行了更为细致、详细的标准划分,这使得第一学年的实习考核标准与第二年有着不同,第一学年实习考核具体划分标准描述如表 2

表 2 墨尔本大学“临床实践型”教育硕士(中学)第一学年实习考核标准划分表[11]30

在第二学年实习考核标准中除了上述标准之外,除了“N”等级项之外的每一项标准中增加“实习教师已经做好独立教学的准备”,而在不合格的标准内则是“实习教师没有做好独立教学的准备”。另外,由于每学年重点考察的领域不同,实习评估标准在不同学年有着不同的侧重点,这是与实习目标的设立相对应的:第一学年更注重培养实习教师对标准、目标的意识,第二学年则是要求实习教师能够独立地将这些标准运用到教学实践当中。

根据这一标准,实习导师在临床实践专家和助教的协助下完成对实习教师的评估。在完成实习之后,临床实践专家需要再次与导师、助教协商,完成实习评估分数的分配和验证。对于不合格的实习生,将通知专业实践协调者记录不合格课程,并转发给CUPC(course unsatisfactory progress committee),由CPUC面谈不合格者,提供相应的课程、实习地,由实习主任每天记录完成状况,直至不合格者完成相应的课程。

综合来说,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实习体系的考核评价标准不同于实习生自我评价或实习单位评定等传统意义上的考核,它通常要求“被评价者在某种特定的真实情境中,运用先前所获得的知识完成某项任务或解决某个问题”[14]。评价者们考核关注的是教育硕士在实习进程中的教学计划、实施、反思能力的动态变化,突出强调的是教育硕士在知识技能的掌握和运用、解决问题、交流合作和批判性反思等能力的发展情况,从而帮助教育硕士全面而客观地发现现实与实习目标水平之间的差距,形成自我专业发展规划,更好更快地成为“临床专家型”中小学教师。

注释:

① 维多利亚州政府司法部通过确保任何与孩子一起工作的人无性暴力或毒品犯罪的历史,以保护儿童免受性或身体的伤害。

② 实习期间发生紧急情况,实习生向学校和导师提供的重要信息。

③ 考察领域:实习目标中七大目标中所重点考察的内容。

④ 标准(1-7):为《澳大利亚教师专业标准》所要求的七大标准:“能够了解学生并知道他们是如何学习”“能够理解教学内容并知道如何去教”“能够规划和实施有效地教学和学习”“能够创建和维护安全有效的学习环境”“能够评价、反馈和报告学生的学习情况”“能够不断发展专业学习能力”“能够与专家、家长/照料者和社区进行专业合作”。

参考文献
[1] Hinds M C. Teaching as a Clinical Profession: A New Challenge for Education[R]. New York: Carnegie Corporation of New York, 2002: 12.
[2] Smyth J. Learning about Teaching through Clinical Supervision[M]. London: Room Helm, 1986: 3.
[3] 高田钦, 蒋燕.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育硕士"临床实践"培养模式的解读与借鉴[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8(2): 65–71.
[4] Master of Teaching 2018——A graduate program for future teachers[EB/OL]. http://education.unimelb.edu.au/__data/assets/pdf_file/0006/2554566/Master-of-Teaching_11.0_WEB.pdf,2017-11-13.
[5] Australian Professional Standards for Teachers[EB/OL]. https://www.aitsl.edu.au/teach/standards,2017-10-06.
[6] Clinical Teaching Practice(Sec)1[EB/OL]. https://handbook.unimelb.edu.au/subjects/educ90908, 2017-10-23.
[7] Master of Teaching(Secondary) (MC-TEACHSA)[EB/OL]. https://handbook.unimelb.edu.au/courses/mc-teachsa/entry-participation-requirements,2019-01-19.
[8] 朱旭东. 教师教育标准体系的建立:未来教师教育的方向[J]. 教育研究, 2010(6): 30–36.
[9] Clinical Teaching Practice(Sec)2[EB/OL]. https://handbook.unimelb.edu.au/subjects/educ90909, 2017-10-23.
[10] 张弛, 孙富强. 全日制教育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实践教学问题及对策研究[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4(10): 5–8. DOI:10.3969/j.issn.1001-960X.2014.10.002
[11] Melbourne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 Master of Teaching (Secondary) Professional Practice and Seminar 2015[R].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2015.
[12] 路书红, 魏薇, 许士国. 基于共同体的模式:全日制教育硕士实践教学的探索[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2(12): 15–19. DOI:10.3969/j.issn.1001-960X.2012.12.004
[13] 王红艳. 全日制教育硕士培养的"浸润式实习模式"之辩[J]. 全球教育展望, 2014(11): 62–68.
[14] 施莉. 教育实习中培养全日制教育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教学实践能力探析[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6(8): 25–28.
Analysis of the Internship System of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for Postgraduatesin Education
GAO Tianqina,b, JIANG Yana     
a. School of Education Science, Jiangsu Normal University, Xuzhou, Jiangsu 221116;
b. Graduate School, Jiangsu Normal University, Xuzhou, Jiangsu 221116
Abstract: In order to strengthen the professional practicality in the training mode of "clinical practice" for postgraduates in education science and promote the training of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into practical specialists,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has orientated its internship training with clear and specific objectives. It has set up a cooperation insurance platform with local government and primary, secondary schools, developed an overall and reasonable arrangement for internship, established strict assessment criteria and introduced some other reform measures. With all this, a featured "clinical practice" internship system is formed.
Key words: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clinical practice     postgraduates in education science     internship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