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动物  2020, Vol. 39 Issue (5): 592-600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管海欣, 刘大伟
GUAN Haixin, LIU Dawei
我国非法象牙贸易犯罪侦防对策研究
Investigation and Prevention of Illegal Ivory Trade Crime in China
四川动物, 2020, 39(5): 592-600
Sichuan Journal of Zoology, 2020, 39(5): 592-600
10.11984/j.issn.1000-7083.20190408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9-11-29
接受日期: 2020-04-15
我国非法象牙贸易犯罪侦防对策研究
管海欣1,2 , 刘大伟3     
1.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北京 100038;
2. 南京森林警察学院, 南京 210023;
3.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 南京 210023
摘要:非法象牙贸易犯罪在我国野生动物犯罪中占比较重。由于非法象牙贸易具有利润高、查处难,以及国人对象牙制品的偏好,在我国颁布象牙商业性禁贸政策后,国内相关犯罪形势依旧严峻。越来越多的非法象牙贸易犯罪利用互联网的隐蔽性、匿名性进行线上沟通,随后通过寄递业务进行线下交易。为维护物种多样性及生态可持续发展,需通过加大对寄递行业的监管力度、加强刑侦基础工作建设、深化大数据的侦查应用、培养个人与企业自律意识、健全协作机制等途径进行非法象牙贸易犯罪的打击与防范。
关键词非法象牙贸易犯罪    侦防    对策    
Investigation and Prevention of Illegal Ivory Trade Crime in China
GUAN Haixin1,2 , LIU Dawei3     
1. People's Public Security University of China, Beijing 100038, China;
2. Nanjing Forest Police College, Nanjing 210023, China;
3. Forensic Identification Center for Forest Police, State Forestry and Grassland Administration, Nanjing 210023, China
Abstract: The illegal ivory trade crime occupies a large proportion in the wildlife crime in China. Due to the high profit, difficult to trace and Chinese preference for ivory products, the domestic crime situation is still severe after the promulgation of the commercial ivory trade ban policy. A growing number of illegal ivory trade criminals use the crypticity and anonymity of the internet to communicate online and then conduct offline transactions through the delivery industry. In order to maintain species diversity and ecological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t is necessary to crack down and prevent illegal ivory trade crimes by strengthening the supervision of the delivery industry, strengthening the construct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foundation, deepening the investigation application of big data, cultivating self-discipline awareness of individuals and enterprises, and improving the cooperation mechanism.
Keywords: illegal ivory trade crime    investigation and prevention    countermeasures    

保护野生动物资源在我国生态文明进程中具有重要意义,野生动物资源是自然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维护生态系统的平衡与稳定,影响着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李爱年,韩广,2005)。2017年全球金融诚信报告显示,野生动物非法贸易每年价值500亿~2300亿美元,已成为继毒品和军火走私等跨国犯罪之后最大的全球非法贸易之一(IFAW,2019a)。

象牙贸易犯罪是指违反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和相关国内法律,非法运输、贸易、加工象牙,或走私象牙的犯罪行为(王邱文,姜南,2018)。由于象牙贸易犯罪具有高利润、查处难等特点,一些犯罪团伙、有组织犯罪集团涉足其中,甚至一些反政府武装也利用象牙贸易犯罪来筹措资金、加剧了地区动荡;犯罪团伙利用其复杂的犯罪手段腐蚀政府官员,这又反过来加剧了象牙贸易的产业化趋势(Elliott,2007)。因此,面对错综复杂的象牙贸易犯罪形势,国内外都对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与合作。2015年,联合国决议承认野生生物犯罪的更广泛影响,包括腐败、洗钱、破坏善政、法治和当地社区的福祉,并呼吁各国采取适当措施行动。2016年,欧盟通过了“打击野生生物贩运行动计划”,成员国将环境犯罪作为其应对2018—2021年严重国际和有组织犯罪的十大优先事项之一。

中国的象牙文化自古有之,在周朝,拥有象牙是贵族的身份象征。象牙在佛教中有着吉祥神圣的寓意(徐阳,2015)。除此之外,部分群众出于猎奇以及炫耀的心态也愿意购买象牙及其制品。市场中出售的象牙及其制品多为现代象牙且超过90%为非法盗猎所得。然而,国内超过三分之二的购买者并不知道大部分出售的象牙并非是大象死亡后自然脱落所得,而是盗猎者通过猎杀大象获取(IFAW,2019b)。2007—2014年TRAFFIC-ETIS数据库显示,非法象牙贸易涉华(内地、香港)案件占比是全球案件总数的三分之一(环球网,2018)。大象贸易信息系统(ETIS)数据显示,大量非法象牙经欧洲或东南亚转运最终到达中国。为扭转全球的大象盗猎危机,2015年9月,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象牙市场,中美两国元首共同发出承诺,禁止象牙进出口,同时在各自国家禁止象牙商业性贸易(环球网,2018)。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有序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的通知》(国办发〔2016〕103号)要求,“2018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加强执法监管,继续加大对违法加工销售、运输、走私象牙及制品等行为的打击力度”。尽管如此,非法象牙贸易在国内市场依旧时有发生。在国家颁布象牙禁贸令后,虽然在监测中的国内实体市场较之以往销售点及销售数量有所下降,但嫌疑人为了规避风险,转移到互联网及个人社交媒介中进行售卖,导致非法象牙贸易犯罪形势依旧严峻。基于上述趋势,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2019年3月29日依法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时强调:强化部门间合作,公安机关会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市场监管部门、海关等多部门建立完善的沟通协调机制,在打击和监管野生动物犯罪中做好分工。尤其加强网络巡查,对于网络中涉及野生动物的各类情报线索研判深挖,实现线上线下同步打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2019)。

1 研究方法 1.1 调查方法

通过对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大象贸易信息系统、大象非法猎杀监测系统(MIKE计划)、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等网站发布的历史数据进行检索,分析研判在我国象牙禁贸令颁布前后国内非法象牙贸易市场的销售状况。通过与全国多地森林公安及海关缉私警沟通,针对历年侦破的象牙贸易犯罪案件进行咨询。尤其与广州市黄埔海关缉私局民警进行深入访谈,详细了解其于2019年主侦的价值22亿元的“1·17”特大走私象牙案件的侦破流程。

1.2 比较研究法

世界各国对野生动物犯罪的重视程度存在差异。与美国相比,我国在法律规制层面对野生动物犯罪打击更严厉。在美国,打击野生动物犯罪的机构主要为美国鱼类和野生动植物管理局(The 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其执法人员不足400人;而同级别的缉毒机构则有11 000名员工。1900年通过的雷斯法案(Leacy Act)成为美国第一部保护野生动植物的联邦法律,濒危物种法案(Endangered Species Act,ESA)和CITES为濒危物种保护及国际贸易提供了法律规定。美国法学会于1962年拟制的《模范刑法典》中规定了“残害动物罪”,指行为人故意或轻率地使任何动物遭到残酷虐待(储槐植,2006),该罪从性质上属于道德犯罪,判处刑罚时不超过1年监禁。相比之下,在美国第一次贩卖可卡因便有可能被判10年以上的监禁。而蝴蝶小偷Hisayoshi Kojima在2007年因涉嫌与走私有关的17起指控而被判有罪,但最终仅被判入狱21个月,并处以不到39 000美元的罚款(MF,2010)。美国对野生动物犯罪的忽视,其实亦是世界各国在治理野生动物犯罪中的一个缩影。日本目前主要以《野生动物保护与狩猎法》为依据对国内野生动物及保护区进行管理。现有的法律框架规定了商业企业的象牙贸易,但除非涉及整根象牙,否则对个人售卖象牙制品的行为规制较少。雅虎日本、乐天及消费者互相之间进行销售买卖(CtoC)等在线交易网站每天都充斥着象牙及其制品的销售广告。与美国和日本相比,我国自从加入CITES后,一直致力于推动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及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犯罪的打击工作。在我国,与非法象牙贸易犯罪相关的法律主要涉及以下几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规定了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2018年修改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禁止出售、购买、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2000年12月1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情节严重”:(一)价值在十万元以上的;(二)非法获利五万元以上的;(三)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一)价值在二十万元以上的;(二)非法获利十万元以上的;(三)具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

当然,除上述部门法或司法解释对破坏野生动物犯罪的各类情形进行规定外,多机关也颁布行业法规对走私、运输及贩卖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进行了规制,如《国家林业局关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中涉及走私的象牙及其制品价值标准的通知》《禁止寄递物品管理规定》《关于国家林业主管部门对有关野生保护动物制品拍卖问题的意见的紧急通知》等。但随着犯罪形势的演化升级,旧有法律法规在案值认定、刑罚标准等方面已不适应,必须随着全球打击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犯罪的推进而改变。因此,应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牵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法规司等主管部门配合,通过对实务工作中出现的新形势、新问题进行研判,及时更新《野生动物保护法》实施细则,从而进一步明确互联网服务商、各类社交媒体及寄递公司在打击野生动物犯罪中的职责。由美国、日本等域外国家对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犯罪的打击现状来看,虽然我国国内相关法律法规更为健全和严格,但仍需要加强相关领域的研究。打击野生动物犯罪活动是一个全链条、全要素的侦查行为,注重顶层设计、严格落实法律以及加强行业个人自律,所有环节缺一不可。

2 结果

鉴于原牙不便携带且价格相对低廉,国内象牙制品以精心雕刻的小饰品和配饰为主。国内三级象牙市场的分布也表明了地缘条件及经济消费能力对于非法象牙贸易犯罪的巨大影响。

2.1 象牙制品种类

由于原牙具有体积大、不美观、利润低等特点,因而在市场中较为罕见。而小饰品美观、易于携带且不易被发现,因此市场上发现的象牙制品趋向于精心雕刻之后以成品出售。市场上的象牙制品通常可以分为4类:(1)小饰品和配饰:如吊坠、珠链、项链、戒指、手镯和传统中国手工制品等;(2)日常用品:如筷子、烟嘴、小盒子、梳子、印章、鼻烟壶、餐具(带象牙手柄)等;(3)大型展品:如笔筒、肖像、宫廷女士雕像、观音雕像、鸟笼、魔术球等;(4)杂项:原牙和其他无法识别其用途的物品。在2018年发现售卖的非法象牙制品中,小饰品和配饰共2 643件,占94%(CITES,2019)。

2.2 象牙制品销售现状

基于TRAFFIC从2007年起对中国实体市场的动态监控,通过对实施禁贸令前国内合法出售象牙制品商店的销售情况进行评估以及动态监控结果显示的非法贸易活跃度,可将国内象牙贸易发生地区分为三级城市:第一级主要为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第二级主要为厦门、昆明、福州、天津、沈阳、西安;第三级主要为南京、重庆、济南、深圳。通过跟踪调查这些城市发现,涉及象牙贸易的城市以毗邻东南亚等象牙制品中转地、经济发展较好、有大型港口及机场等易于走私的地区居多。

TRAFFIC的监测显示,国内仍有多地非法出售象牙及其制品。2018年,TRAFFIC访问了中国23个城市的157个市场,发现共有354家商店出售象牙,在市场上发现非法出售象牙制品2 812件(表 1TRAFFIC,2019a)。

表 1 2017—2018年中国非法象牙实物市场情况(TRAFFIC,2019a) Table 1 Illegal ivory market in China from 2017 to 2018 (TRAFFIC, 2019a)
年份 城市参观数量 市场参观数量 非法出售象牙网点数量 在市场上发现的非法象牙制品数量/件
2017 22 125 503 2 307
2018 23 157 354 2 812
3 分析和讨论

90%非洲象Loxodonta africana在过去100年中被猎杀,而在过去10年中,野生大象数量下降了至少20%。现存野生非洲象41.5万头、亚洲象Elephas maximus 3万~4万头(TRAFFIC,2020)。大象虽然食量大,但其吃掉的食物多为其他动物不吃的荆棘、灌木、杂草。在卢旺达纽格威,被当地称为Vine的藤本植物本是大象最喜爱食物中的一种,但由于狩猎者对象牙的无情攫取,导致大象消失后,Vine没有了天敌,开始疯狂生长并将热带雨林中的许多大树拽倒,犹如病毒般疯狂地破坏着雨林的环境。当下每年约有3万头大象被猎杀,相当于每15 min就有1头大象死亡。按照此种态势,伴随人类进化史的大象将在15~20年内面临灭绝,而灭绝的原因则仅仅是为了获取象牙。从生态学角度论,野生动物灭绝会造成生物链失衡以及饲养动物的退化,从而导致人类食物来源不足;从社会学角度论,野生动物灭绝不仅反映了人类对自然缺乏敬畏、认知和道德水平下降,而且由于滥食野生动物导致细菌在人际间肆虐,进而出现如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埃博拉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等传染疾病的出现,威胁整个人类社会的生存。因此,保护大象种群、禁止象牙及其制品的非法贸易对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尤其对于生态安全的维护意义深远。

3.1 我国非法象牙贸易犯罪中的侦防难点 3.1.1 快递运输为主,匿名性强

目前我国发现非法象牙贸易犯罪的途径主要有以下几种:海关入境检查、工商部门市场巡查、森林公安查办的案件、特情及群众举报、网络安全监察部门监管。作为“理性经济人”,售卖象牙及制品的嫌疑人逐渐舍弃传统随身携带、亲自送货的运输方式,通过“人货分离”减少“人赃并获”的风险。在寄递行业快速发展的今天,犯罪嫌疑人更倾向通过快递邮寄象牙及其制品。2015年3月,TRAFFIC基于对2014年中国网络市场下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的监测,发布新一期报告并指出:网络已经成为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的重要渠道,涉及到的交易物品一半以上都是象牙制品。从报告所发布的象牙制品内容得知:绝大多数产品较为小巧,普遍不超过12 cm,还有大部分小于3 cm。因此,如果卖方刻意隐藏象牙制品,即使快递员接受过相关培训,在开箱验视时也难以发现。因此,象牙制品小巧、易于伪装等特点导致公安机关和物流公司在监管中存在一定困难。

目前我国快递行业监管体系尚未完善,实名制及开箱验视等可以确认邮寄人员身份及物品的举措无法有效开展,为嫌疑人逃避打击提供了便利条件。寄收件时的查验有时形同虚设,多数快递公司对于快递单上收寄件人的签名并不要求必须实名填写,多数人仍填写虚假姓名或代称,预留的手机号码也未经核实。而自助快递柜的大力推广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极大隐患,案件中的收件人可自称对快递柜中的物品毫不知情,并且通过快递柜寄件时收寄双方的非接触性也导致了业务员在辨认寄件人时存在困难。反侦查能力强的嫌疑人甚至会找人代其收发快递。例如,2018年3月,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森林公安局对其辖区内各快递网点进行常规清查,当清查到一处中通网点时,民警对一部分已经打包完毕并即将发往外地的包裹进行开包检查,发现包裹中含有疑似象牙制品100余件,当地森林公安随即将该网点负责人李某光与收件时的快递员李某明带至当地森林公安局进行调查,后经快递员对涉案人员辨认,发现大部分象牙方料都为段某某邮寄(网易号,2018)。

3.1.2 因果关系不明显,当事人多为弱关系

非法象牙贸易犯罪隐蔽性较强,当事人多通过网络进行货品买卖,因果关系不明显,人力情报作用相对弱化。象牙贸易犯罪和贩毒、贩枪等类型犯罪相似,都属于“无被害人犯罪”,当事人双方或多方在交易时会更隐蔽且在被抓获后包庇对方。此类案件犯罪黑数较高,在没有出现利益纠纷的情况下,当事人不会主动报案。互联网犯罪的“非接触性”“隐匿性”,使得买卖双方不需面对面也可以完成交易,在对货物及价格谈妥后,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将款项打入嫌疑人账户即可。即使交易多次,当事人可能连一面都尚未见过。

利用互联网进行象牙制品的售卖,导致了线索及证据的搜集难、查证难、固定难,加大了公安机关监管及查处的难度。森林公安在破获象牙贸易犯罪案件时,更多依靠的是刑事特情提供的线索、海关缉私部门对过关物品的检查、网络安全监察部门对互联网信息的监管及主动排查。侦查的传统做法主要为对案件当事人进行因果关系倒查,但由于在象牙贸易犯罪中当事人多为弱关系,因果关系不明显,因此必须改变侦查思维,由因果关系的倒查转为相关关系的串联分析。

3.1.3 法律意识淡薄,宣传力度较低

我国是CITES缔约国,根据CITES、《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等的规定,除有国家批准的进出口证明书外,其余以任何方式邮寄、携带象牙及其制品进出境的行为都被禁止。近年来,我国前往非洲旅游的人数逐年递增,在非洲部分国家购买象牙及其制品并不违法并且商家还会附赠当地颁发的合格证明。而自禁贸令颁布后,赴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旅游团在当地购买象牙制品的行为骤然增多。我国在实施禁贸政策之后,大部分游客并不清楚携带象牙制品的具体法律后果。因此,旅居海外、出境旅游、在外务工的人员回国携带象牙制品时,一旦被海关缉私部门查获,轻则被处以行政处罚,重则会按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以涉嫌违反走私野生动物制品罪追究刑事责任。例如,郭某从非洲旅行回国时携带多类象牙制品,航班降落后选择走了无申报通道。海关在对其行李进行检查时发现图像异常,后经有关部门鉴定,这些物品均为现代象牙制品,涉案金额约为人民币100万元。尽管郭某辩称其携带是旅游纪念品且其本人没有前科,但法院最终根据案值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人民网,2016)。

3.1.4 管理权限交叉,协作沟通不畅

“林业局人手不够,濒管办没能力管,工商不能查没,森林公安不能天天蹲守”(刘文昭,2015)道出了我国打击野生动植物犯罪时多部门权责不清的问题。在我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海关缉私局、地方公安、森林公安等多部门在打击非法象牙贸易犯罪时职责不清。由于各个部门各司其职、互不干涉,权力内容有所交叉,在规制非法野生动物交易方面出现信息沟通不畅、执法困难等问题(马偲雨,2017)。从总体上看,在开展如“眼镜蛇”“绿剑2018”“使命1901”等打击野生动物犯罪专项行动时,由上一级公安机关牵头,各部门能够密切配合、通力合作,但是并未形成常态化的合作机制。因此,在日常对非法象牙贸易犯罪的打击中,各部门所承担的工作职责仅为全链条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仅仅局限于本部门对该环节的认知与把握,无法通过情报信息的共享达到1+1>2的效果。不仅公安内部资源无法得到高效共享,当案件发生时,森林公安前往各社会机构进行调查时也会由于地方保护主义等多种原因受阻。

3.2 非法象牙贸易犯罪的侦防对策 3.2.1 开展专项培训,加大对寄递行业的监管力度

2016年12月16日颁布的《禁止寄递物品管理规定》及其所附《禁止寄递物品指导目录》规定,“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是19类禁止寄递物品之一。由于我国寄递行业立法滞后、从业人员门槛低、管理规范不足,因而寄递行业成为非法象牙制品贸易流通中的薄弱一环。

对此,首先可通过岗前培训、专项培训等形式对快递员进行识别野生动植物产品的培训活动。尽管象牙制品体积较小,未经专业学习的快递员一般不易识别,但可通过此类培训活动提高快递员识别野生动物制品的意识及能力。快递员如遇到不易辨别的制品,可通过上报上级机关或森林公安进行鉴定后再予以寄递。同时应督促快递员在收件时严格按照规定对寄递人员身份信息进行核实。鉴于野生动植物犯罪的严峻形势,中国快递行业于2019年5月7日在北京举办“拒绝寄递非法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自律公约”签字仪式。此次活动有政府各部门、驻华使馆、运输协会、航空相关企业及专家学者参与。国内外共计26家大型物流企业、快递公司(如顺丰、DHL、FedEx)在此次会议中签署了行业自律公约,一致承诺采取各种有效措施,拒绝收寄非法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共同打击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活动,以期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及物种多样性(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2019)。

3.2.2 加强刑侦基础工作建设,深化大数据的侦查应用

刑事特情由于长期扎根嫌疑人所处的职业中,因而能够接触到象牙贸易买卖双方的各类情报,为侦查人员获取涉案线索提供基础。因此,加大对刑事特情人员的培养,建立赏罚分明的奖惩机制,实现特情工作“职业化”,可以高效打击象牙贸易犯罪。加大对重点人、重点行业、重点场所的监管力度,把特种行业的阵地控制工作做实做牢。通过对各类阵地的专项管理,公安机关能够对走私或贩卖象牙及其制品的嫌疑人或高危人群进行管控。嫌疑人为了规避风险,势必会将敏感词汇隐去,更改为内部行话,比如“长毛”“短毛”“果冻”“皇后”等词汇以掩盖象牙制品的真正信息。在打击象牙贸易犯罪中,公安机关尤其需要加强对花鸟虫鱼市场、古玩市场、二手交易市场等阵地的控制,而网络安全监察部门在互联网中亦需要加大对象牙隐语、黑话的监控。

在大数据时代下,通过对海量数据的相关分析,不仅使情报导侦的效能得到大幅提升,而且成为预测犯罪走势的一大利器。大数据犯罪预测则是通过对犯罪持续过程中其对周围关联物带来的改变来预测犯罪走势及其结果。通过总结、发掘过去的规律,发现并预测现在与将来(陈刚,2018)。在象牙贸易犯罪中,公安机关可通过对异常信息的分析,利用积分预警技战法进行研判。通过设置一个合理阈值,当系统或人工对疑似涉及象牙贸易犯罪的高危人群进行深度挖掘后,将所得到的积分汇总。如果此人嫌疑较大,则列为重点关注对象,通知当地派出所或者森林公安对其进行管控。例如,同一个IP地址在不同网站发布疑似贩卖象牙及其制品的信息;信息发布者在网站或微信中所留下的联系方式经查证比对后为前科人员;有群众举报某人疑似贩卖象牙制品且近期寄递频繁等。通过对每一项异常信息进行打分,当总分达到预先设置好的分值时,系统通过自动报警提醒其为高危人群。

图 1 积分预警系统中异常行为信息的应用步骤(陈刚,李松岩,2013) Fig. 1 Application steps of abnormal behavior information in integral early warning system (Chen & Li, 2013)
3.2.3 加强宣传教育,完善举报制度

虽然我国在2018年年初正式实施象牙禁贸政策,但大部分民众对于从国外携带以及在国内购买象牙及其制品的法律后果并不明晰。因此,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应主动牵头,通过电视、微信公众号、广播、互联网等多种渠道对大众普及相关知识及法律条文,提高公众对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象牙贸易犯罪后果的重视程度。目前,在各主要过境机场、边防检查等地区都已经张贴了公益广告,部分地区通过滚动播放相关法条的形式提醒游客主动上交携带的野生动植物制品。TRAFFIC和WWF于2018年9月发布的报告指出,在2 061个受访人中,12%能够自发回忆起“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的口号,35%回忆起李冰冰参与的公益广告,40%记得姚明参与的公益广告,同时,那些能够回忆起公益广告的人群购买象牙制品的意愿几乎为0(TRAFFIC,2019b)。因此,加大宣传教育、降低消费土壤、改变消费习惯可以使群众自觉抵制购买象牙制品等违法行为。

加强同群众的联系,不断创新群众工作方法。嫌疑人出售象牙及其制品必将和各类群众有所接触,不论是街坊邻里、典当行、二手市场还是快递员,群众都可以在点滴中发现端倪。群众可以通过电话、短信、邮箱、微信、书信及当面揭发等多种方式进行举报。如线索经查证属实,公安机关可综合考虑案值、社会影响等,予以举报者相应的物质或精神奖励。

3.2.4 强化责任意识,加强个人及企业自律

随着自媒体的迅速发展,移动终端逐渐成为信息发布、交易买卖的主体。短视频、直播软件、二手交易网站等成为出售象牙制品的新载体。除网络安全监察部门应进一步加强对各类互联网平台及自媒体软件的监管外,各类互联网平台管理员、服务运营商、提供商也应履行行业责任,主动对平台内发布的各类广告、照片、视频等进行筛查,发现可疑人员及信息时通过删除广告信息、禁言甚至永久关停账号进行预处理。当管理员发现同一账号违禁广告发布量或者交易量较大时,应及时联系公安机关并提供相关线索,通过多方协作线上线下同步打击象牙贸易犯罪。

涉及象牙制品交易的平台需主动将买卖象牙及其制品触犯的法条及违法后果定期在网页内循环播放,加大网站内部的宣传力度。通过不定期对涉及象牙及其制品的黑话、隐语进行检索并限定关键词,可以减少买卖双方沟通的顺畅性。2015年启动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腾讯地球倡议,中国社交媒体巨头删除了超过100万件濒危物种的侵权清单,关闭了超过3 500个微信账号,并向执法机构提供了80多个重大案件供进一步调查(IFAW,2019a)。

3.2.5 健全协作机制,整合各类资源

打击象牙贸易犯罪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需要多警种、多部门共同协作,广泛运用侦查、宣传、引导、教育等方式对其实施精准打击及防治。针对旧有沟通不畅、打击不力、合作欠缺的情况,在公安大部制改革趋近完善的情况下,通过进一步整合公安内部资源,成立专案组适时对野生动物犯罪进行打击并形成常态性合作机制。专案组可由森林公安牵头,缉私、网安、刑侦、技侦等警种协同配合。对于外部资源,需加强森林公安与工商、税务、电信等部门的协作,建立与特种行业的联动机制以达到警力的“无增长改善”。除此之外,侦查机关应引导和鼓励相关运营商和服务提供商加快技术研发,强化移动互联网监测、预警能力(刘为军,张绍武,2016)。互联网中各类数据纷繁复杂,从看似与案件无关的海量信息中通过数据碰撞等大数据分析方法的整合分析挖掘出相关的数据信息以作为刑事侦查的线索(杨婷,2018)。在“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的管理体制下,公安机关和各行政部门同为政府的重要组成部门,天然具有血肉联系。因此,公安机关在日常工作中更应随时和各政府部门及社会机构保持沟通。在互联网各交易网站、门户网站、自媒体等平台中尽早建立不同账号以打入象牙制品销售的信息网络中,通过加入象牙制品买卖的群聊等途径进行情报资源的获取。

4 结论

象牙贸易犯罪不但破坏生物多样性、阻碍生态文明建设,而且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威胁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王邱文等,2018)。我国近年来高度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及治理工作,用实际行动彰显了打击非法象牙贸易犯罪的决心。因此,接下来针对非法象牙贸易犯罪的侦防工作,公安机关和社会各界必须形成联动合作机制,通过协同配合、情报共享、提高公众法律意识及个人与企业自律等途径进行加强,以期努力实现保护物种多样性及生态可持续发展的总目标。

致谢: 感谢南京森林警察学院刑事科学与技术学院周用武教授在数据搜集与论文撰写期间提供的指导与帮助。

参考文献
陈刚, 李松岩. 2013. 对以异常行为信息为基础科学构建积分预警系统的思考[J]. 北京警察学院学报, (1): 44-47.
陈刚. 2018. 大数据时代犯罪新趋势及侦查新思路[J]. 理论探索, (5): 109-114.
储槐植. 2006. 美国刑法(第三版)[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CITES. 2019.象牙禁贸令颁布后的2018年中国象牙市场[EB/OL]. (2019-08-01)[2019-08-02]. https://cites.org/eng/node/48498.
环球网. 2018.世界1/3非法象牙贸易涉华, 公益组织呼吁政府两年内完全禁贸[EB/OL]. (2018-08-15)[2019-07-30]. https://m.huanqiu.com/r/MV8wXzkzMDg5MThf-OTBfMTQ3MTIzNzY0Nw==.
IFAW. 2019b.任何地方交易象牙都会威胁世界各地大象的生存[EB/OL]. (2019-05-10)[2019-08-02]. https://www.ifaw.org/international/projects/wildlife-crime-prevention-china.
IFAW. 2019a.新的欧盟倡议以应用野生动物网络犯罪[EB/OL]. (2019-08-01)[2019-08-02]. https://www.ifaw.org/international/news/new-eu-initiative-to-counter-surging-wildlife-cybercrime.
李爱年, 韩广. 2005. 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与国际环境法[M]. 北京: 法律出版社.
刘为军, 张绍武. 2016. 移动互联网犯罪侦查对策探析[J].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2(3): 47-51.
刘文昭. 2015.非洲象濒临灭绝怪非洲还是怪中国?[EB/OL]. (2015-04-13)[2019-08-02]. https://view.news.qq.com/original/intouchtoday/n3128.html.
马偲雨. 2017. 我国非法野生动物交易法律规制研究[J]. 辽宁公安司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3): 77-81.
MF. 2010.外来动物走私的来龙去脉[EB/OL]. (2010-01-27)[2019-08-02]. http://mentalfloss.com/article/23803/ins-outs-exotic-animal-smuggling.
人民网. 2016.买旅游纪念品为何触犯了刑法?[EB/OL]. (2016-11-17)[2020-03-29]. http://m.haiwainet.cn/middle/232588/2016/1117/content_30503720_1.html.
TRAFFIC. 2019a. 2018年象牙禁贸令后的中国市场[EB/OL]. (2019-08-01)[2019-08-02]. http://www.traffic-china.org/node/362.
TRAFFIC. 2020.非洲大象, 大象保护和全球象牙贸易[EB/OL]. (2020-03-04)[2020-03-05]. https://www.traffic.org/what-we-do/species/elephants-ivory.
TRAFFIC. 2019b.禁贸下的需求——2019年中国象牙消费研究[EB/OL]. (2019-10-04)[2020-03-29]. http://www.trafficchina.org/node/384.
王邱文, 姜南. 2018. 生态文明制度改革视野下的象牙贸易犯罪治理研究[J]. 林业经济, 40(6): 92-97.
网易号. 2018.快递网点非法收寄象牙制品被查获3人被移送起诉[EB/OL]. (2018-08-08)[2019-08-02].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OMCQ5NM051492N9.html.
徐阳. 2015. 全球象牙问题破局拯救大象的最后希望[J]. 绿色中国, (19): 8-27.
杨婷. 2018. 论大数据时代我国刑事侦查模式的转型[J]. 法商研究, 35(2): 25-36.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2019. "中国快递行业拒绝寄递非法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自律公约"签字仪式在京圆满举行[EB/OL]. (2019-05-10)[2019-08-02]. http://www.forestry.gov.cn/bhxh/650/20190510/104857625125479.html.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2019.赵克志在依法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 坚决依法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 努力为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作出更大贡献[EB/OL]. (2019-03-29)[2019-08-02]. http://www.mps.gov.cn/n2253534/n2253535/c6449597/content.html.
Elliott L. 2007. Transnational environmental crime in the Asia Pacific:an 'undersecuritized' security problem?[J]. The Pacific Review, 20(4): 499-522. DOI:10.1080/0951274070167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