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动物  2015, Vol. 34 Issue (4): 555-558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刘天晟, 郑念梓, 夏灿玮
LIU Tiansheng, ZHENG Nianzi, XIA Canwei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白头鹎种群动态研究
Population Dynamics of Pycnonotus sinensis in Olympic Forest Park, Beijing
四川动物, 2015, 34(4): 555-558
Sichuan Journal of Zoology, 2015, 34(4): 555-558
10.11984/j.issn.1000-7083.2015.04.012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4-10-21
接受日期:2015-02-04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白头鹎种群动态研究
刘天晟1, 郑念梓1, 夏灿玮2     
1. 北京市三帆中学, 北京 100088;
2. 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北京 100875
摘要:2013年对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白头鹎的种群数量和栖息地进行了全年调查。通过样线法和行为观察,记录了白头鹎的种群数量动态、年龄结构、行为等数据。发现白头鹎数量夏、秋季多,冬、春季少。白头鹎对生境具有明显的选择偏好,偏爱仿自然生境的北园和游人不易接近的密林和湿地区域。
关键词白头鹎     种群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城市化    
Population Dynamics of Pycnonotus sinensis in Olympic Forest Park, Beijing
LIU Tiansheng1, ZHENG Nianzi1, XIA Canwei2     
1. Beijing Sanfan Middle School, Beijing 100088, China;
2. College of Life Sciences,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Beijing 100875, China
Abstract:The population size and habitat of Pycnonotus sinensis in Beijing Olympic Forest Park was recorded in 2013 using line transect survey method. The result showed that the population size of P. sinensis in summer and autumn was larger than that in winter and spring. P. sinensis would prefer the habitat in north part of Olympic Forest Park, and prefer dense forest and wetland to open forest.
Key words: Pycnonotus sinensis     population     Olympic Forest Park     urbanization    

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建筑物与硬化路面面积不断扩大,城市的自然环境也发生了很大变化。鸟类是城市生物中对栖息地与环境变化较敏感的类群,常常被用来指示环境变化(Savard et al.,2000),一些鸟类对城市化表现出了较强的适应性(张淑萍等,2006毛齐正等,2013)。城市中大面积的绿地和园林景观在城市生物的栖息和繁殖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Fernández-Juricic,2000张琴等,2013)。陈水华等(2002)认为作为鸟类的栖息地,城市园林具有以下特点:植被有较多的外来树种;基于游人活动的需要,垂直结构简单,但在水平空间上具有较高的微景观异质性;游人干扰较大;园林被城市建筑包围。园林鸟类不仅成为城市环境质量的重要指标,也是城市自然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对城市园林鸟类的研究,集中于相对较短的一段时间内鸟类群落结构与园林大小和内部植被结构的关系(王玉军等,2005)。而城市鸟类依据其对城市化所表现出的不同反应,可以划分为城市适应种和城市敏感种两种类型(Blair,1996),从物种水平分析城市园林鸟类,对于城市园林建设和鸟类保护都有重要的意义。

白头鹎Pycnonotus sinensis是雀形目Passeriforme鹎科Pycnonotidae的杂食性鸟类,性活泼,不甚畏人,是我国长江以南广大地区的常见鸟,多活动于丘陵或平原的树木灌丛中。近年来,白头鹎的分布区明显北扩,引起鸟类学家的较多关注,从北扩种群的分布(张正旺等,2003王鲁静等,2012)、鸣声多样性(Xing et al.,2013)、遗传结构(Song et al.,2013)等开展了系列研究。但上述研究对北扩白头鹎的研究和监测的时段都比较短。对于白头鹎在北扩地,特别是在大型城市园林内的种群动态尚缺乏研究。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建成于2008年,为北京城市休闲生态公园。公园拟通过营造多样性植被类型和生境,为动物提供良好的栖息环境。本研究以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中的白头鹎种群为研究对象,监测其全年的种群动态,分析白头鹎对北京这个特大化城市的新建园林的适应性,为了解白头鹎的北扩种群和城市园林建设提供资料。 1 研究方法 1.1 研究地概况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地处北京城中轴线北端(地理坐标40°01′03.73″N,116°23′09.81″E),占地约680 hm2。由五环路分为南、北两园,南、北两园由生态桥连接。南园约380 hm2,以休闲娱乐场所为主;北园约300 hm2,以生态保护与生态恢复功能为主,拟建成原生树种种源基地及鸟类保护区(胡洁等,2006a)。参照胡洁等(2006b)并结合实地调查,公园分为密林区、疏林草地区、湿地植物区3类植物区域:密林区选用北京乡土树种中抗性强、耐瘠薄的品种,设计时尽力模仿野外生境;疏林草地是森林浴、日光浴的场所,同时也是招鸟工程重点区域;湿地兼具观赏与科普教育功能。 1.2 调查方法

2013年1月1日—12月28日,在公园设置总长8.357 km的样线(图 1)。该样线以公园规划线路为基础,贯穿南、北两园,密林、疏林、湿地这3类植被区域。每周末在鸟类活跃的07∶30—11∶00,以3 km·h-1的速度沿样线行进调查。遇雨雪天气暂停调查,共计调查50次。记录样线两边各50 m范围内的白头鹎数量,并记录鸣唱、求偶、育雏等行为。因白头鹎雌、雄同形,故调查中不区分性别。白头鹎当年生幼鸟头顶灰色、白色羽冠不明显,依据该性状,调查中区分成鸟和幼鸟。

图 1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Fig. 1 Beijing Olympic Forest Park
1.3 数据分析

利用Wilcoxon配对样本检验比较不同功能区(南园、北园)每千米样线白头鹎数量的差异。利用Friedman检验比较不同植被区域(密林、疏林草地、湿地植物)每千米样线白头鹎数量的差异。在证实不同植被区域白头鹎数量存在显著差异的基础上,利用Wilcoxon配对样本检验对不同植被区域每千米样线白头鹎数量进行两两比较。数据分析利用SPSS 12.0完成。数据以“均值±标准差”表示。所有检验为双尾检验且在P<0.05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研究结果 2.1 种群数量变化及行为观察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白头鹎数量的年变化见图 2。在3月之前,白头鹎数量低于5只;3月以后白头鹎数量逐渐增加,到夏季维持在70只左右;峰值出现在10月中旬,达到99只;随后白头鹎数量突然下降,11月下旬以后数量小于15只。白头鹎的数量表现出夏、秋季多,冬、春季少的特点。

图 2 白头鹎的种群数量 Fig. 2 Population size of Pycnonotus sinensis

3月底至4月底多见单只白头鹎站在树顶,发出鸣唱,并伴有展翅动作。4月中旬白头鹎开始配对,可观察到相互追逐、驱赶等保卫领域行为。保卫领域的行为在6月初逐渐减少。6月下旬,共3次观察到成鸟带幼鸟活动并喂食,群体大小约5只。此后幼鸟陆续跟随亲鸟自行取食浆果。8月上旬,白头鹎开始集群(每群5~20只)。秋、冬季白头鹎多在湿地区域活动(图 3)。

图 3 不同区域白头鹎的密度 Fig. 3 Density of Pycnonotus sinensis in different areas
2.2 不同功能区和不同植被区白头鹎数量的比较

以五环的廊道为界,公园分为北园(仿自然密林区)和南园(生态休闲区)2个功能分区。在全年的调查中,北园每千米样线可见白头鹎(4.21±3.87)只,南园每千米样线可见白头鹎(2.98±3.16)只,两者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Z=2.55,P=0.01,n=50)(图 4:a)。

图 4 不同区域白头鹎数量的比较(均值±标准差) Fig. 4 Number of Pycnonotus sinensis in different areas(Mean±SD)

3类植被区域中白头鹎分布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Q=15.4,df=2,P<0.01)(图 4:b)。其中密林区和湿地白头鹎较多,每千米样线分别为(4.26±4.11)只和(4.80±6.53)只,两者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Z=2.55,P=0.01,n=50)。疏林区白头鹎较少,每千米样线可见(2.40±3.16)只,显著低于密林区(Z=3.91,P<0.01,n=50)和湿地区(Z=3.18,P<0.01,n=50)。 3 讨论

通过全年共50次的监测,发现在研究区域内白头鹎的数量波动很大:从冬季的不足15只,至夏、秋季达到70只以上。冬季白头鹎数量少,可能是由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建成时间较短,植物群落结构相对单一,冬季仍挂在枝头或落在地面的果实缺乏所致。丁虎林等(2013)也发现,白头鹎冬季喜欢在人为干扰强度大的居民点和农田活动,以便获取食物。白头鹎在城市中则选择高大、林冠茂密的乔木筑巢(兰思思等,2013)。春、夏季白头鹎数量增多,可能是因为公园内植被密度高、树木高大,为白头鹎提供了理想的筑巢场所,吸引周边的白头鹎迁入所致。秋季白头鹎数量峰值的出现,一方面由于当年新增幼鸟的加入,此外秋季白头鹎的集群也增加了发现大量个体的偶然性。

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的白头鹎密度显著大于南园。因为北园的生境更加接近自然环境,并且北园的开发时间晚,远离北京城区,游客数量较少。推测北园茂密的乔木林、相对较为清净的环境为白头鹎繁殖提供了适宜的栖息场所。密林和湿地生境的白头鹎密度显著大于疏林生境,可能与密林和湿地中道路少,游人不易进入有关。白头鹎作为典型的城市适应种,在城市生境中处于优势地位(王鲁静等,2012兰思思等,2013邓娇等,2014)。但从本研究的结果看,白头鹎仍然偏爱人类干预相对较少的生境,如仿自然生境的北园和游人不易接近的密林和湿地。本研究结果表明,即使对于城市适应种,高度城市化的环境也会造成负面影响。此外,本研究的结果对于公园的设计规划也提出了一些建议:公园中的道路建设和景观的可接近性是吸引游客的重要指标,但是可能会对栖息其中的动物造成负面影响,减弱公园的生态效益。

参考文献
陈水华, 丁平, 范忠勇, 等. 2002. 城市鸟类对斑块状园林栖息地的选择性[J]. 动物学研究, 23(1): 31-38.
邓娇, 晏玉莹, 张志强, 等. 2014. 城市化对长沙市区城市公园繁殖期鸟类物种多样性的影响[J]. 生态学杂志, 33(7): 1853-1859.
丁虎林, 张航, 陈旭才, 等. 2013. 浙江天童三种鹎科鸟类栖息地利用和季节变化[J]. 复旦学报: 自然科学版, 52(6): 737-745.
胡洁, 吴宜夏, 张艳. 2006a.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种植规划设计[J]. 中国园林, 6(1): 25-31.
胡洁, 吴宜夏, 张艳. 2006b.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景观规划设计综述[J]. 中国园林, 6(1): 1-7.
兰思思, 张琴, 黄秦, 等. 2013. 杭州城市环境中白头鹎的繁殖生态[J].动物学研究, 34(3): 182-189.
毛齐正, 马克明, 邬建国, 等. 2013. 城市生物多样性分布格局研究进展[J]. 生态学报, 33(4): 1051-1064.
王鲁静, 纪建伟, 立天宇, 等. 2012. 北京北海公园鸟类季节多样性变化[J]. 湖北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 34(3): 298-303.
王玉军, 陈水华, 丁平. 2005. 杭州市园林鸟类群落结构及其季节变化[J]. 浙江大学学报: 理学版, 32(3): 320-326.
张琴, 兰思思, 黄秦, 等. 2013. 城市化对鸟类的影响:从群落到个体[J]. 动物学杂志, 48(5): 808-816.
张淑萍, 郑光美, 徐基良. 2006. 城市化对城市麻雀栖息地利用的影响: 以北京市为例[J]. 生物多样性, 14(5): 372-381.
张正旺, 毕中霖, 王宁, 等. 2003. 北京2种鸟类的新分布记录[J].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 39(4): 541-543.
Blair RB. 1996. Land use and avian species diversity along an urban gradient[J]. Ecological Applications, 6(2): 506-519.
Fernández-Juricic E. 2000. Avifaunal use of wooded streets in an urban landscape[J]. Conservation Biology, 14(2): 513-521.
Savard JPL, Clergeau P, Mennechez G. 2000. Biodiversity concepts and urban ecosystems[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48(3/4): 131-142.
Song G, Yu LJ, Gao B, et al. 2013. Gene flow maintains genetic diversity and colonization potential in recently range-expanded populations of an oriental bird, the Light-vented bulbul (Pycnonotus sinensis, Aves: Pycnonotidae)[J]. 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 19(10): 1248-1262.
Xing XY, Alström P, Yang XJ, et al. 2013. Recent northward range expansion promotes song evolution in a passerine bird, the Light-vented bulbul[J]. Journal of Evolutionary Biology, 26(4): 867-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