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界声音·

目前,类脑人工智能技术正在快速推广到互联网、金融投资与调控、医疗诊断、新药开发、公共安全等一系列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或将引发新一轮产业革命。

——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教授 杨雄里
科学网[2015-03-17]

图片来源:清华大学

32 年前,我怀着人生梦想来到清华,从此就一直浸润在这个美丽而充满生机的园子里。对我来说,清华是一种温暖的感觉,老师的关爱教诲、同学间的深厚情谊和难忘的青春岁月,是永存心底的一股暖流;清华是一种向上的力量,“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行胜于言”的校风,激励我战胜困难、超越自己;清华更是一个人生的舞台,让我拓展视野、发挥所长,自由创造、收获希望。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校长 邱勇
清华大学新闻网[2015-03-26]

我希望“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能够培养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同时做好高端人才引进工作,成为中国数学家的大家庭,也成为全世界数学家的交流中心。一直以来,中国的本科生是世界一流的,但还需在本土培养第一流的硕士生、博士生。

——美国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终身教授 丘成桐
《人民日报》[2015-03-24]

过去说到“立体城市”,许多人会想到轻轨、地铁等立体交通布局,事实上,这些更多是为城市横向发展服务,真正的立体城市,在于从楼宇到区域的立体规划,绝非单纯建高楼,而是在科学调研基础上,充分利用地下、空中资源,为城市人群提供更好的人居环境。

——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郑时龄
《解放日报》[2015-03-23]

南方科技大学29 名首批毕业生中,已经有21 人被世界名校录取;现有150余名教师中,进入“千人计划”的达30%,居全国高校之首。经过10 年努力,学校希望比肩清华、北大,成为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

——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校长 陈十一
《羊城晚报》[2015-03-23]

天分不是必要的,可是非常有用。在我当研究生的时代,物理学还比较“窄”,不用念太多书,现在每一个领域都有厚厚的教科书,让人压力很大。不过,话说回来,每一本教科书中,都有往后5年甚至10 年可以发展的地方,好好研究下去,能够发展的方向就多了。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院士 杨振宁
台海网[2015-03-20]

我在课上给学生讲科学真理和人文智慧。学理科,追求科学真理,很神圣。科学解决的是人和自然的问题,但是人心人性呢?人的精神呢?不管你学什么专业,你首先是个人,要谈恋爱、和人接触、遭遇挫折。这些问题不可能从数理化里得到答案,却能从哲学、文学、艺术甚至宗教里受到启发。人文,是生存和生命的智慧。你是大学生,不是机器人,一点点人文智慧都没有,用四川话说,那不就是“瓜娃子”吗?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 谢谦
《成都商报》[2015-03-27]

女人感性、敏锐、第六感很强,对科学的认知非常有先见,这是女性最大的优势。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颜宁
人民网[2015-03-19]

坚持自己所热爱的方向并对此专注投入,无论何种环境中都不要降低对自己的要求,女性在科学上发挥天赋优势,与她们的信念、判断和执行力相结合,必将在科技领域创造更好的“她时代”。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李蓬
人民网[2015-03-19]

近年来,我国在石墨烯领域所发表的论文和申请的专利在数量上都已领先世界,但是真正原创性、突破性的成果非常少,研究水平绝非世界第一。全世界范围内,中国搞石墨烯研究的队伍最庞大,参与的企业最多,炒得最火最热,很多都是短平快的粗放型研究和概念的炒作,市场也非常无序,没有雄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基础来支撑真正的石墨烯产业化研究。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 刘忠范
科学网[2015-03-18]

大学最重要的使命不外乎教育全世界的年轻人,以开放的姿态鼓励他们参与探讨、辩论、思考,在探索中发现。在一个危机四伏的时代里,大学必须培养能够随时领导世界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年轻人,为全人类提供一个和谐、宜居的环境。这不仅是大学独特的力量,也是其肩负的特殊责任。

————哈佛大学校长 CatharineDrew GilpinFaust
新华网[2015-03-18]
<>

图片来源:《中国科学报》

在我国,由于定位不明确,博士后既被当作比博士学位更高一级的学位,需要获得博士后证书才能出站,又作为在编工作人员管理,要办理户口、人事关系等。在种种要求下,博士后不能在宽松的环境下做研究,更不敢做探索性的创新研究,创新研究恰恰应该是博士后制度的核心。

————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化学学院院长 周其林
《中国科学报》[2015-03-26]

(编辑 石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