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2013年乌鲁木齐市生活饮用水水质状况分析
茹建国1, 阿巴百克力·阿不力米1, 杨浩峰1, 张莹1, 马金凤2     
1.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 新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摘要: 目的 了解乌鲁木齐市生活饮用水水质卫生状况。方法 依据国家标准, 对乌鲁木齐市2011-2013年出厂水、末梢水、二次供水、农村小型集中供水进行采样、监测和评价。结果 共采集检测生活饮用水561份, 合格417份, 合格率为74.3%。其中出厂水的合格率60.4%;末梢水合格率80.1%;二次供水的合格率为93.3%;农村小型集中供水的合格率为19.3%。不合格指标主要集中在余氯、浑浊度、菌落总数、总大肠菌群; 其中余氯合格率最低, 合格率仅为79.7%。结论 乌鲁木齐市生活饮用水中有部分指标未达到国家标准, 应加强生活饮用水监督监测工作, 有效提高余氯等指标的合格率, 确保居民饮水安全卫生。
关键词: 水质     出厂水     末梢水     二次供水     农村小型集中供水    
Analysis on Quality of Drinking Water in Urumqi in 2011-2013
Ru Jianguo1, Ababikeli·Abulimiti1, Yang Haofeng1, Zhang Ying1, Ma Jinfeng2     
Abstract: Objectives To understand the hygienic status of drinking water in Urumqi city. Methods Drinking water samples were collected, detected and evaluated in 2011-2013 by the national standard method. Results A total of 561 water samples were monitored, and 417 samples were qualified with an overall qualified rate of 74.3%.The qualified rate for finished water from municipal water plants was 60.4%, for terminal tap water was 80.1%, and for secondary supplied water was 93.3%.The qualified rate of water from smaller rural centralized water supply was 19.3%.The unqualified indexes were free residual chlorine, turbidity, the counts of total bacteria and total coliform.The qualified rate for residual chlorine was only 79.7%, the lowest among the tested indexes. Conclusionds Part of indexes for drinking water in Urumqi city could not comply with the national standard.It is important to enhance the inspection and administration of drinking water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free residual chlorine and other indicators, so as to guarantee the safety of drinking water in the city.
Key words: water quality     finished water     tap water     secondary water supply     small rural centralized water supply    

生活饮用水水质的安全卫生与人们身体健康紧密相关。为了解乌鲁木齐市生活饮用水水质卫生情况,确保全市居民生活饮用水的安全卫生,根据国家有关生活饮用水的卫生标准,乌鲁木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了全市生活饮用水的水质监测和委托水样的检测工作。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2011—2013年共检测水样561份,其中包括市政管网的出厂水48份,末梢水367份,二次供水89份。农村小型集中供水57份。样品来自乌鲁木齐卫生监督部门指定采样点、疾控中心现场采集的水样。

1.2 检测项目

感官性状和一般化学指标:色度、浑浊度、嗅和味、肉眼可见物、pH、铝、铁、锰、铜、锌、氯化物、硫酸盐、溶解性总固体、总硬度、耗氧量、挥发酚类、阴离子合成洗涤剂;微生物指标:总大肠菌群、耐热大肠菌群、大肠埃希菌、菌落总数;毒理指标:砷、镉、铬(六价)、铅、汞、硒、氰化物、氟化物、硝酸盐;消毒剂指标:余氯,共31项。

1.3 方法和判定依据

按照《生活饮用水标准检验方法》(GB/T 5750-2006) 进行水样的采集、运输、保存、检验[1]。按照《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 5749-2006) 进行检测结果评价,如果有1项指标不合格,即判定该水样为不合格水样[2]

1.4 质量控制

每10个水样做2个平行样和1个质控样,测定结果应在方法和标准控制范围内。

1.5 统计学方法

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以P ≤ 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水质总体情况

2.1.1 不同年份水样合格情况

3年间共检测水样561份,合格417份,水样合格率为74.3%。2011年检测水样226份,水样合格率为77.0%;2012年检测173份,水样合格率为78.0%;2013年检测水样162份,水样合格率为66.7%。3个年度水样的合格率间具有统计学差异(χ2=7.070,P=0.029),进一步进行统计分析(年度水样合格率之间的两两比较),2013年水样的合格率低于2011年(χ2=5.066,P=0.024) 与2012年(χ2=5.427,P=0.020),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2011年与2012年水样合格率没有统计学差异(χ2=0.016,P=0.805)。

2.1.2 各类水质情况

市政管网出厂水48份,合格29份,合格率为60.4%;末梢水367份,合格294份,合格率为80.1%;二次供水89份,合格83份,合格率为93.3%。农村小型集中供水57份,合格11份,合格率为19.3%;出厂水、末梢水、二次供水合格率在3年间无统计学差异。2011年农村小型集中供水合格率明显高于其他两年,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50.736,P<0.001;表 1)。

表 1 乌鲁木齐市生活饮用水水质情况
分类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总数
(份)
合格数
(份)
合格率
(%)
总数
(份)
合格数
(份)
合格率
(%)
总数
(份)
合格数
(份)
合格率
(%)
出厂水 26 15 57.7 12 6 50.0 10 8 80.0
末梢水 160 123 76.9 125 101 80.8 82 70 85.4
二次供水 30 26 86.7 30 28 93.3 29 29 100.0
农村小型集中供水 10 10 100.0 6 0 0.0 41 1 2.4
合计 226 174 77.0 173 135 78.0 162 108 66.7
χ2 10.041 104.312
P 0.018 <0.001* <0.001
注:*表示确切概率法得到的P

2.2 各项指标检测结果

市政管网出厂水、末梢水、二次供水以及农村饮用水中均有不合格水样,引起水样不合格的项目主要是余氯、浑浊度、菌落总数、总大肠菌群。

2011—2013年共检测水样561份,其中余氯的合格率最低,为79.7%(447/561);在感官性状和一般化学指标中,浑浊度的合格率较低,为96.6%(542/561);在微生物指标中,菌落总数和总大肠菌群的合格率较低,分别为96.8%(543/561) 和97.1%(545/561)。所检的毒理学指标的合格率为100%(561/561;表 2, 表 3)。

表 2 生活饮用水各项指标检测合格率情况
检测项目 出厂水 末梢水 二次供水 农村小型集中供水 合计
水样数
(份)
合格率
(%)
水样数
(份)
合格率
(%)
水样数
(份)
合格率
(%)
水样数
(份)
合格率
(%)
水样数
(份)
合格率
(%)
色度 47 97.9 362 98.6 85 95.5 56 98.2 550 98.0
浑浊度 45 93.8 356 97.0 87 97.8 54 94.7 542 96.6
肉眼可见物 48 100.0 360 98.1 87 97.8 53 93.0 548 97.7
氯化物 46 95.8 367 100 89 100.0 56 98.2 558 99.5
硫酸盐 46 95.8 363 98.9 89 100.0 57 100.0 555 98.9
溶解性总固体 45 93.8 365 99.5 89 100.0 57 100.0 556 99.7
总硬度 45 93.8 367 100.0 89 100.0 57 100.0 558 99.5
总大肠菌群 44 91.7 361 98.4 89 100.0 51 89.5 545 97.1
耐热大肠菌 44 91.7 366 99.7 89 100.0 55 96.5 554 98.8
大肠埃希菌 46 95.8 367 100.0 89 100.0 55 96.5 557 99.3
菌落总数 44 91.7 358 97.5 89 100.0 52 91.2 543 96.8
余氯 37 77.1 313 85.3 86 96.6 11 19.3 447 79.7
其余19项指标 48 100.0 367 100.0 89 100.0 57 100.0 561 100.0

表 3 出厂水中主要不合格检测项目合格率情况
指标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总数
(份)
合格数
(份)
合格率
(%)
总数
(份)
合格数
(份)
合格率
(%)
总数
(份)
合格数
(份)
合格率
(%)
出厂水 26 15 57.7 12 6 50.0 10 8 80.0
余氯 26 22 84.6 12 6 50.0 10 8 80.0
浑浊度 26 23 88.5 12 11 91.7 10 10 100.0
菌落总数 26 22 84.6 12 12 100.0 10 10 100.0
总大肠菌群 26 22 84.6 12 12 100.0 10 10 100.0

3 讨论

乌鲁木齐市3年间水样总合格率为74.3%,与黄小金等[3]报道的厦门市的结果基本一致,低于梁婕[4]报道的宁波市的结果;其中农村小型集中供水水质与市政管网的水质差异较大,这种水质差异与李红梅等[5]报道的桂林市的水质差异结果相似。如果除去农村小型集中供水水质影响,市政管网的出厂水、末梢水、二次供水水质趋势向好,通过对2011—2013年水质监测结果分析,发现乌鲁木齐市生活饮用水水质存在易于受到外界微生物污染的安全隐患。在所检测项目中,余氯的合格率最低,可能是因为近三年来,尤其是2012年夏季用水量高峰期间,全市用水量已经达到水厂设计的最大出水量,水厂满负荷运转,造成工作状态不稳定,影响到一小部分出厂水的消毒过程;同时水厂到市区用户间存在较长距离的管道输送过程,在此过程中余氯会消耗和挥发[6],并且饮用水易受到外界微生物的污染,造成市政管网水质不合格,使余氯、菌落总数和总大肠菌群不合格率较高。浑浊度也是主要的不合格指标,可能是部分管线老化,管网腐蚀,供水水压的变化使管道中的沉积物质被搅动带出的结果[7]

市政管网中末梢水水质合格率高于出厂水水质合格率,主要原因是市政供水部门在市区各主要供水主管道口处增设加氯投放点,使管道内消耗的余氯能得到补充,提高了末端供水水质消毒能力。随着对市区生活饮用水水质监督力度的加强,3年间市政管网末梢水、二次供水合格率显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农村生活饮用水的水质合格率在3年中变动较大,并且下降很快,造成这种结果的可能原因是:2012、2013年农村水源地受到外界污染,造成水源水质恶化,应对污染的水质处理技术和管理等措施可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加上农村地区居民管网用水量少,水循环过慢,管道内余氯挥发消耗过快,同时农村管网老化情况严重,更易在供水过程中造成二次污染[8],微生物超标数增多,导致2012年、2013年农村小型集中供水水质合格率较低,与陈雪华等[9]报道的钟山县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水质监测结果分析相似。消毒措施是一个影响农村水源水质合格率的重要环节[10],如果今后能加强管理,提高农村水源水质的消毒,农村生活饮用水的水质合格率会得到大幅提高。

2013政府陆续进行南郊水厂、西山水厂扩建并在主城区增建蓄水池,增加城区供水主管道加氯点,会有效缓解市政管网供水高峰的压力,也是提高生活饮用水水质的基础。今后应重点加强市政管网中出厂水和农村生活饮用水的监督管理力度,增加监测数量,同时建议相关部门实施供水管网的改造,及时更换老化供水管道,保证饮用水水质安全卫生。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5750-2006生活饮用水标准检验方法[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7.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 5749-2006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7.
[3] 黄小金, 王宝珍, 白宏, 等. 2007-2010年厦门市生活饮用水水质监测结果分析及评价[J]. 环境卫生学杂志, 2011, 1(4): 23–25.
[4] 粱婕. 宁波市2009-2011年生活饮用水卫生状况分析[J]. 宁夏医学杂志, 2012, 34(11): 1168–1169. doi: 10.3969/j.issn.1001-5949.2012.11.058
[5] 李红梅, 麦浩, 王彦文, 等. 2008-2011年桂林市生活饮用水检测结果分析[J]. 实用预防医学, 2013, 20(5): 581–583.
[6] 朱黎平, 岳红娣, 林吉年, 等. 丹阳市生活饮用水水质监测结果分析[J]. 江苏卫生保健, 2012, 14(5): 26–27.
[7] 刘清, 张絮青, 徐菁郁. 2009-2010年兰州市城市生活饮用水监测结果分析[J]. 中国卫生检验杂志, 2011, 21(7): 1765–1766.
[8] 金仁快. 浙江省苍南县2010-2011年生活饮用水微生物检测[J]. 上海预防医学, 2012, 24(12): 694–695. doi: 10.3969/j.issn.1004-9231.2012.12.018
[9] 陈雪华, 傅新民, 刘艳文. 2008-2012年钟山县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水质监测结果分析[J]. 环境卫生学杂志, 2014, 4(1): 5–8.
[10] 罗赟, 吴晓红, 何玲玲, 等. 2013年绵阳市农村饮用水安全工程水质监测结果分析[J]. 环境卫生学杂志, 2014, 4(3): 283–291.
DOI: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办。
0
茹建国, 阿巴百克力·阿不力米, 杨浩峰, 张莹, 马金凤
Ru Jianguo, Ababikeli·Abulimiti, Yang Haofeng, Zhang Ying, Ma Jinfeng
2011-2013年乌鲁木齐市生活饮用水水质状况分析
Analysis on Quality of Drinking Water in Urumqi in 2011-2013
环境卫生学杂志, 2014, 4(5): 480-482, 486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Hygiene, 2014, 4(5): 480-482, 486
DOI:

相关文章

工作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