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生物防制培训信息系统的建设及实践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8, Vol. 29 Issue (4): 420-423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王桂安, 孙斌, 马晓, 杨思嘉
WANG Gui-an, SUN Bin, MA Xiao, YANG Si-jia
媒介生物防制培训信息系统的建设及实践
Construction and practice of vector control training information system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8, 29(4): 420-423
Chin J Vector Biol & Control, 2018, 29(4): 420-423
10.11853/j.issn.1003.8280.2018.04.026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8-03-28
网络出版时间: 2018-06-01 11:52
媒介生物防制培训信息系统的建设及实践
王桂安, 孙斌, 马晓, 杨思嘉     
宁波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毒与媒介生物防制所, 浙江 宁波 315010
摘要: 目的 探索适合基层媒介生物防制人员培训的新模式,提高培训的便利性和专业性,加强培训效果。方法 根据不同培训目的组建专题知识库,运用互联网技术并依托宁波市媒介生物管理平台,通过远程教育进行知识的查询、讲解和培训效果考核等。结果 知识库的建立为宁波市媒介生物防制人员解决日常问题提供了参考依据,提高了解决问题的效率;信息化培训模式简化了培训程序,提高了培训效果,同时实现了考教分离,保证了考核的公正性。2017年宁波市组织各县(市、区)集中考试6次,平均成绩由54分提高至73分。结论 新的培训模式实现了知识远程教育及考核,可全天培训,对提高基层媒介生物防制人员的专业素养和能力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 培训     媒介生物     信息化    
Construction and practice of vector control training information system
WANG Gui-an, SUN Bin, MA Xiao, YANG Si-jia     
Ningbo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Ningbo 315010, Zhejiang Province, China
Supported by the Zhejiang Province Key Subject of Medicine(No. 07-013)
Corresponding author: MA Xiao, E-mail:max@nbcdc.org.cn.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a new vector control training model suitable to the grassroots, improving the convenience, professionalism and effectiveness of training. Methods According to different training objectives to create knowledge base, using internet technology and Ningbo Vector Management Platform, distance education was achieved for knowledge inquiries, explanations and training effect assessment. Results The establishment of knowledge base provides a reference for solving the daily problems which improves the efficiency of problem solving. This training model has simplified training procedures and improved training results, by separating examination and teaching to ensure a fair assessment. We organized 6 times centralized exams in 2017, with an average score increased from 54 to 73. Conclusion The new training model has realized the distance education and assessment of knowledge which can be trained around the clock, this is a great improvement of professionalism and ability of grass-roots vector control personnel.
Key words: Training     Vector     Informatization    

媒介生物防制为传染病防控的重要组成部分,做好媒介生物密度和抗性监测对于相关传染病的暴发预警及疾病控制有重要意义。虽然中央、省级财政补助经费对我国疾病预防控制(疾控)体系的硬件投入有较大提高,但人员流动性高、专业技术不扎实等瓶颈问题始终困扰媒介生物防制工作的发展。而媒介生物防制是一项专业性和科学性较强的工作,技能过硬的专业技术人员是完成该项工作的基本保障。因此,应对从业人员进行强化培训,提高其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传统培训采取集中授课、纸质考试的方式,以此统一衡量人员的执业水平和培训效果。但该模式存在费时费力、成本过高、考教不分离等固有弊端,无法适应形势的发展。媒介生物防制队伍要实现现代化、标准化,培训应信息化、科学化。因此,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在区域范围内加快培训系统的信息化进程,优化培训质量势在必行。基于此,宁波市CDC根据工作实际并依托信息化建设,探索适合新形势下的媒介生物防制知识培训新模式,并在实际应用中取得良好效果,现对该培训模式的整体构架及实际功能介绍如下。

1 材料与方法 1.1 建立媒介生物知识库

通过互联网知识搜索、书籍文献查阅等方式,对主要媒介生物(蚊、蝇、鼠、蜚蠊、臭虫、蜱、螨、虱等)的基本形态特征、生活习性、消杀措施等分别形成知识库,整理收集主要媒介生物防制的技术方案、消杀标准和评估方法等,媒介生物防制人员可通过网络直接查阅相关知识。知识库具有上传、删除、查询及下载科普资料的功能。知识查询界面见图 1

图 1 宁波市媒介生物防制培训信息系统知识查询界面
1.2 建立媒介生物防制知识试题库

收集历年有害生物防制人员培训及医师资格考试的媒介生物防制相关习题,根据题目难易程度形成容易、中度、困难3个类别,主要题型包括判断题、单选题和多选题共1 935道,见表 1

表 1 宁波市媒介生物防制培训信息系统在线培训不同难度题型类别
1.3 在线培训

在线培训由试题管理、试卷管理和成绩管理3个模块构成。

1.3.1 试题管理

题库是以教育测量理论为依据,按一定规范编制、收集具有一定数量和质量、附有试题性能参数并经过分类编码的大量题目的科学集合[1]。试题是题库的灵魂,其品质决定题库价值。为确保入选题目的科学性、严谨性并力求实用性,宁波市CDC组织专人对入选试题进行逐条审阅,严把质量关,提高准入门槛,确保试题质量。

通过试题管理模块可实现题型、题目、答案、难度级别录入等操作,具有新建、编辑、删除、查询(模糊查询、题型查询、难度查询)试题功能,见图 2

图 2 宁波市媒介生物防制培训信息系统试题录入及查询界面
1.3.2 试卷管理

试卷管理是将题库中的试题按一定规则生成试卷,并具有设置考试规则,如考试日期、时间、分值、及格线等指标以及删除、下载试卷等功能(图 3)。其中,生成试卷方式又分为自动和手动生成试卷。

图 3 宁波市媒介生物防制培训信息系统试卷规则设置及下载界面
1.3.2.1 自动生成试卷

设置试卷中不同题型、不同难易程度试题的数量,添加试卷名称,点击右下角的“生成”,即可生成一套完整的试卷,操作界面见图 4A

图 4 宁波市媒介生物防制培训信息系统自动及手动生成试卷界面
1.3.2.2 手动生成试卷

通过左侧的“关键词”查找及选择不同的题型及难易程度找到适合本次考试的题目,双击“题目”即可将其选至右侧试卷中,操作界面见图 4B

1.3.3 试卷作答

登录已经分配好的账号和密码(图 5A),按照试卷规则设定的答题时间进行答题。答题页面右侧显示已经完成和未完成的题目,试卷上侧显示剩余时间,答题完成后即可进行交卷操作,交卷后不可更改,操作界面见图 5B

图 5 宁波市媒介生物在线考试系统试卷登录及作答界面
1.3.4 成绩管理

成绩管理可记录每次考试成绩,具有新建、删除、查询(试卷名称、考试地区和考试日期)所有人成绩的功能,见图 6

图 6 宁波市媒介生物在线考试系统成绩管理界面
1.4 系统运行条件

宁波市媒介生物知识库及培训模块是宁波市媒介生物监测管理系统下的子模块。在Windows系列操作系统下、通过360浏览器极速模式或IE8以上浏览器可对其实现操作。目前,该系统已覆盖宁波市、县两级疾控系统,市级CDC可通过该系统对基层媒介生物防制人员进行知识培训和在线考核。

2 结果 2.1 实现媒介生物防制远程继续教育

应用互联网技术,有网络覆盖的地方均可使用该系统进行远程继续教育,真正做到专业人员足不出户即可接受新知识的培训。新培训模式知识传递迅速、覆盖面广、使用简便高效,与传统的“会议式”培训比较,大大节省了经济成本。

2.2 提高专业人员知识储备

媒介生物防制相关知识以数据库形式储存,进入数据库的知识经过专业人员的认真审核,确保知识准确可靠,媒介生物防制人员在使用时可通过便捷的查询方式获得所需知识,避免了知识查找的盲目性,提高了工作效率。

2.3 实现知识考核全过程信息化

借助在线培训题库,可选择不同难易程度的试题组成不同问卷,真正实现试卷生成自动化、统计考核程序化和成绩管理系统化。

2.4 提高媒介监测人员理论知识水平

2017年宁波市共组织各县(市、区)进行6次集中考试,试题均随机抽取,总分值及难易程度相同,媒介生物监测人员考试成绩逐步提高,2017年宁波市媒介监测人员考试成绩见表 2

表 2 2017年宁波市媒介生物监测人员历次考试成绩
2.5 确保考试科学性及公正性

新培训模式实现了考教分离的操作,中间过程无人为因素干扰,可准确掌握各县(市、区)媒介生物监测人员的知识水平,并对存在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开展培训,强化媒介生物监测人员的业务水平。

2.6 存在的主要问题 2.6.1 试题错误信息反馈不够完整

对于回答错误的题目不能明确错误点并举一反三,培训效果的巩固有待提高。

2.6.2 知识库内容不够丰富

目前,科普资料仅限于对主要媒介生物的危害、生态习性和监测方法相关知识的普及,对于种属鉴定、杀虫剂的使用原则、器械保养和个人防护等尚属空白,需进一步补充完善相关资料。

2.6.3 系统受众面较窄

目前,在线培训模式和知识库可覆盖各县(市、区)媒介生物监测人员和一线有害生物防治(PCO)人员,但对于居民健康知识的普及比较欠缺,其远程继续教育功能未发挥到最大程度。

3 讨论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居民对其自身生活环境关注度逐渐提高,对健康生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蚊、蝇、鼠、蜚蠊等病媒生物,因其孳生环境卫生条件差,且往往携带病毒、细菌,对居民健康生活影响大。因此,在各地建立专业媒介生物防制队伍是保障居民健康的重要措施。

我国媒介生物防制工作多由爱国卫生部门组织,由疾控机构具体实施。近年来,PCO行业发展迅速,已成为媒介生物防制工作非常重要的社会力量,政府通过购买服务形式,将社会公共机构区域的有害生物控制工作交给PCO公司完成[2-3]。随着政府购买服务范围的扩大,我国部分省(直辖市)特别是东部发达地区的媒介生物常规监测工作也逐渐由PCO公司参与完成,疾控机构负责技术指导及现场督导等。

目前,媒介生物防制工作体系已日趋完善,但日常实践中,专业技术人员知识水平不高的问题越来越突出。首先,各地疾控机构因业务工作发展不均衡,领导对媒介生物防制工作的重视程度往往不高,对专业技术人员培养认识不够。且防制人员频繁更换工作岗位,很难有充足的时间进行理论知识的积累和实践,影响媒介生物防制工作的深入开展。其次,目前疾控机构内从事媒介生物防制工作的人员多为公共卫生院校毕业的学生,但在我国高等教育培训体系中,专门针对媒介生物相关种类鉴定、密度控制等内容十分有限。公共卫生院校毕业的学生毕业初期也缺乏媒介生物防制专业知识。

知识培训已成为各行业提升人员技能的主要模式,尤其是医学领域发展速度快,医生需不断培训学习更新技术[4-10]。国内外针对媒介生物防制领域的培训种类繁多,如美国PCO行业每年举办全国性和州一级的培训班[11]。我国疾控系统每年有上级机构对下级专业人员的业务培训和指导,PCO行业也有劳动部门定期培训并颁发相应等级资质证书。但媒介生物防制专业性强、知识更新较快,且PCO人员文化水平普遍不高,接受理论知识的周期长,实践能力也较薄弱。目前培训工作的延续性也较差,培训效果往往不明显。

随着全球变暖,交通、物流等各行业全球化进程加快,媒介传染性疾病(登革热、黄热病等)已成为全球重点关注的公共卫生问题,媒介生物专业人才需求日益增加。从行业发展及居民健康的角度出发,要求媒介生物防制人员不断提高自身业务水平和知识储备,从而有能力承担媒介生物防制工作任务。

提高有害生物防制人员专业技能任务紧迫,加强知识培训效果、增强实用性是媒介生物防制人才培养的关键步骤。宁波市结合该地区的媒介生物防制工作经验,通过信息化培训模式,对媒介生物的分类鉴定、防制策略、效果评估等进行系统培训,对重点媒介传染病的暴发和流行提供技术指导,扩大了媒介生物防制知识的覆盖面,提高了知识培训的广度和深度。同时对培训效果进行考核,实现了从知识点分类到培训再到考核评估一套完整的培训体系,提高了培训的针对性和效果,有效地提高了宁波市媒介生物防制人员的技术能力。

信息化培训模式适应了新形势下媒介生物防制专业人员的培训需求,通过远程继续教育功能,强化人员专业知识、降低培训成本、缩短培训时间,并可随时随地获取新知识,实现了媒介生物防制培训全过程的信息化。媒介生物学学科发展迅速,知识更新换代周期短,今后我们将继续吸收媒介生物防制新知识,强化对关键问题的解答,不断补充题库,使培训更加科学有效,总结经验,逐渐推广信息化培训模式。

参考文献
[1]
黄光扬. 教育测量与评价[M].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2: 337-342.
[2]
白勇, 朱光锋, 胡宁军, 等. 宁波市PCO现状与服务质量的管理[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1, 22(2): 182-183.
[3]
房家安. 借助PCO公司监测病媒生物的探讨[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0, 21(6): 626.
[4]
孟群, 邢昊, 李岳峰. 国家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管理信息系统设计与实施[J]. 中国卫生信息管理杂志, 2015, 12(5): 466-472. DOI:10.3969/j.issn.1672-5166.2015.05.05
[5]
佚名. 国家卫生计生委大力推进医疗健康信息互联互通数据共享[J]. 中国卫生信息管理杂志, 2015, 12(5): 447.
[6]
王禅, 马晓静, 焦庆仕, 等.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的问题及国际经验启示[J]. 中国医院管理, 2017, 37(9): 50-52.
[7]
尹超邦, 孟开. 我国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研究现状分析[J]. 中国医院, 2016, 20(2): 26-28. DOI:10.3969/j.issn.1671-0592.2016.02.009
[8]
江燕, 孙丽凯, 余云红, 等. 基于CDIO模式的护士创新能力培训效果探讨[J]. 护理学杂志, 2017, 32(16): 71-74. DOI:10.3870/j.issn.1001-4152.2017.16.071
[9]
刘连生, 吕旻, 刘勇坚, 等. 住院医师影像科规范化培训的问题及对策[J]. 中国继续医学教育, 2015, 7(13): 5-6. DOI:10.3969/j.issn.1674-9308.2015.13.004
[10]
何志辉, 刘莉华, 刘涛, 等. 远程继续医学教育的现状、问题与对策[J]. 华南预防医学, 2016, 42(1): 79-82. DOI:10.13217/j.scjpm.2016.0079
[11]
杨振洲. 泛美有害生物控制管理协会的发展与现状[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04, 15(4): 326-327. DOI:10.3969/j.issn.1003-4692.2004.0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