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优先模式下的德令哈市湿地蚊虫治理策略探讨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8, Vol. 29 Issue (4): 418-419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李寿江, 张建茹, 马永成, 饶华祥, 王蓉, 李春林, 蒋贵彦
LI Shou-jiang, ZHANG Jian-ru, MA Yong-cheng, RAO Hua-xiang, WANG Rong, LI Chun-lin, JIANG Gui-yan
环境保护优先模式下的德令哈市湿地蚊虫治理策略探讨
Study on the mosquito control strategy in the wetland in Delingha city under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riority model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8, 29(4): 418-419
Chin J Vector Biol & Control, 2018, 29(4): 418-419
10.11853/j.issn.1003.8280.2018.04.025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8-05-21
网络出版时间: 2018-06-12 09:31
环境保护优先模式下的德令哈市湿地蚊虫治理策略探讨
李寿江1, 张建茹2, 马永成3, 饶华祥3, 王蓉3, 李春林4, 蒋贵彦1     
1 青海民族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西宁 810007;
2 青海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西宁 810001;
3 青海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西宁 810007;
4 德令哈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青海 德令哈 817000
摘要: 德令哈市主要湿地景区因春夏季雪水融化后形成的小型积水较多,为蚊虫的孳生繁殖提供了天然场所,对当地居民健康和旅游发展造成了不良影响。该文从新公共管理模式出发,立足于环境保护优先考虑,探讨德令哈市"三原则三措施"(环境保护与健康保护并重、旅游开发与蚊虫治理相结合、资源整合与职责分明相结合的原则和提前治理、无害化治理及分类治理的措施)蚊虫治理策略,以期为当地行政决策及类似湿地蚊虫治理提供参考。
关键词: 环境保护     模式     湿地     蚊虫     治理    
Study on the mosquito control strategy in the wetland in Delingha city under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riority model
LI Shou-jiang1, ZHANG Jian-ru2, MA Yong-cheng3, RAO Hua-xiang3, WANG Rong3, LI Chun-lin4, JIANG Gui-yan1     
1 School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 Qinghai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Xining 810007, Qinghai Province, China;
2 Qinghai Province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3 Qinghai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4 Delingha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bstract: There were many small puddles formed in the main wetland scenic spots of Delingha city because of the snow-melting in the spring and summer, which provided the natural habitats for mosquito breeding and caused the adverse effects on the local residents'health, well-being and tourism development. This paper explored the mosquito control strategy of "three principles and three measures", which means three principles of combining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with health protection, tourism development with mosquito control, resource integration with clarified multisectoral responsibilities, and three measures of early management, environment-friendly management and classified management, using the new public management model and based on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riority in Delingha city. The model described in this paper would provide the reference for the local administrative decision-making for wetland mosquito control.
Key word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Mode     Wetland     Mosquito     Management    

青海省德令哈市地处享有“聚宝盆”美誉的柴达木盆地内,在蒙古语意为“金色世界”,全市辖区总面积2.77万hm2,总人口近11万人。近年来,德令哈市主要湿地景区夏秋季蚊虫孳生繁殖较多,对当地居民生活、旅游和经济发展造成不良影响。如何有效实现旅游经济效益和居民健康社会效益的统一[1],成为德令哈市当前旅游发展的新挑战。本文立足于减少杀虫剂所造成污染等环境保护优先模式下,探讨提出“三原则三措施”(环境保护与健康保护并重、旅游开发与蚊虫治理相结合、资源整合与职责分明相结合的原则和提前治理、无害化治理及分类治理的措施)蚊虫治理策略,以期为当地做出决策或类似湿地蚊虫治理提供参考。

1 基本概况 1.1 蚊虫侵害情况

德令哈地区蚊虫种类为黄背伊蚊(Aedes flavidorsalis)和里海伊蚊(Ae. caspius),前者为优势蚊种,首次证实该地区蚊虫携带辽宁病毒[2]。主要孳生地是湖边芦苇地、盐碱积水滩和冰雪融化积水,幼蚊孳生在春季临时性小积水和含盐分较高的池塘中,野外成虫多栖息于低矮的芦苇、白刺、牦草及汉柳等。

1.2 自然地理情况

德令哈市海拔在2 980~3 020 m之间,因冬天积雪积冰较多,春夏季雪水融化后形成的小型积水和湿地遍布湿地景区,成为蚊虫孳生繁殖的天然场所。

1.3 蚊虫防制历史

1956—2006年期间,主要采用喷洒杀虫剂人工灭蚊。2006年开始至2011年,采用飞机灭蚊,蚊虫防制效果受到风速、飞行高度、紫外线照度和土壤酸碱度等客观因素的制约和影响。2011年开始,当地逐步转变方式,采取孳生地治理、幼虫防治和成蚊控制等综合治理,但蚊虫的治理和环境保护双赢的局面依然较难实现。

2 治理策略 2.1 坚持环境保护与健康保护并重的原则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了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3],且始终坚持以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为中心,不断重申人与环境和谐发展、和谐相处的重要性。鉴于德令哈市枸杞等绿色经济作物和水体生物对蚊虫杀虫剂的敏感性,需要保证当地的经济效益,同时考虑当地旅游发展和人群健康等社会效益,应坚持环境保护与健康保护并重的原则,制定蚊虫治理策略。

2.2 坚持旅游开发和蚊虫治理相结合的原则

近年来,国内西柏坡[4]、承德[5]等主要旅游景区逐步重视并开展对蚊虫影响游客的调查。德令哈市因封滩育林(草),可鲁克湖、托素湖湿地和尕海湖草场取得积极有效进展,给蚊虫繁殖提供了较为理想的湖边芦苇地、盐碱积水滩和冰雪融化积水等孳生地,致使旅游景区和市区近年来蚊虫数量孳生迅猛,对当地居民和游客的正常生产生活造成困扰。将旅游开发与蚊虫治理有效结合,充分依托旅游开发带来的经济收入,加大蚊虫治理总体投入,才能给当地居民和游客提供一个健康安全的卫生环境,在享受环境改善的同时,获得更好、更优化的人居旅游环境。

2.3 坚持资源整合与职责分明相结合的原则

按照“政府组织、部门协作、单位负责、全民参与”的工作方针,做到统一部署[6],每年由德令哈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组织,整合各单位及乡镇资源,通过微信等新媒体宣传调动受益单位和居民积极参与爱国卫生运动,清除蚊虫等病媒生物孳生地[7]。把尕海、柯鲁克湖、外星人遗址、柯鲁克镇等重点场所蚊虫防制职责明确,任务细化,责任到单位、乡镇、村及户。

2.4 未来发展规划中实现提前治理措施

德令哈市是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境内湖泊、湿地及历史古迹较多,加之青藏铁路在此停靠,有着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因此,在旅游和社会发展规划中要提出并实现利于蚊虫防制的规划设计[8],通过合理规划设计方法,可以使湿地变得不利于蚊虫孳生[9]。具体包括将静水池塘疏通以形成表流池塘,将表流湿地改为潜流湿地等,并在设计时预留足够的空间和通道,以便于开展腐败植物的清理,确保蚊虫防制药物能达到植物丛内部。

2.5 当前实际情况下实施无害化治理措施

针对已经完工的规划设计实际情况,可以通过小坑洼变大池塘的方式,控制水体深度达60 cm以上,以利于天敌生存的方法来防制蚊虫孳生[10]。也可以根据生态学原则,通过培育当地鱼类等水生生物,通过生物多样性实现无害化治理[11],搭配种植除虫菊等菊科植物,用于驱蚊或控制蚊虫密度[12]。因浮叶植物、水下植物和漂浮植物集中生长,从而造成水流相对静止的浅水区,是幼蚊摄取水中食物和逃避捕食性天敌的最佳场所,因此,要定期打捞清理以防蚊虫孳生繁殖[13]

2.6 侵害区域分布下实行分类治理措施

对于坑洼积水较多的地方,采取填高湿地表层清除积水的方法;在植物较多且施工作业不容易进去的地方,可以采用烟雾机或飞机灭蚊控制蚊密度;对于人群较为集中的地方,根据监测数据,在蚊虫活动高峰期,开展蚊虫防制工作。

3 讨论 3.1 地下水位季节性变化问题

德令哈市春夏季因冰雪融化和突发降雨造成地下水位升高,导致湿地积水覆盖面积和范围较广,分布散且凌乱,没有规律性,因此在小坑洼改造成大池塘治理蚊虫方面,在池塘的选址及深度上技术难度相对加大。在通过填高地表方式将表流湿地改为潜流湿地需要开展精细化调查,其工程量也相对较大。

3.2 植物驱蚊、灭蚊方面的思考

德令哈市地处高原,气候较为干燥,冬季较为寒冷,土壤偏碱性,且肥沃程度与内地有差异,植物种植较难存活。对于通过选用菊科等植物进行蚊虫治理,需要对环境适应性和物种间竞争性等进行更为充分的论证。

参考文献
[1]
吴贞. 我国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的法治机制探讨[J]. 绿色环保建材, 2018(4): 48. DOI:10.16767/j.cnki.10-1213/tu.2018.04.041
[2]
唐志坚, 赵生仓, 张军, 等. 青海德令哈地区蚊虫首次发现携带辽宁病毒[J]. 医学动物防制, 2017, 33(7): 771-772. DOI:10.7629/yxdwfz201707019
[3]
邢伟. 美丽中国视域下我国城市环境管理存在的问题和对策[J]. 中国市场, 2018(12): 40-41. DOI:10.13939/j.cnki.zgsc.2018.12.040
[4]
赵志清, 翟士勇, 江喜昌, 等. 石家庄市西柏坡旅游景区蚊虫调查初报[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08, 19(5): 431. DOI:10.3969/j.issn.1003-4692.2008.05.032
[5]
季文波, 赵国良, 王孝, 等. 承德不同海拔高度旅游景区蚊虫调查[J]. 医学动物防制, 2011, 27(7): 652. DOI:10.3969/j.issn.1003-6245.2011.07.030
[6]
张鹏. 试论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的法治机制研究[J]. 绿色科技, 2016(2): 129-130. DOI:10.3969/j.issn.1674-9944.2016.02.047
[7]
毛阳南. 新媒体背景下的农村生态环境治理途径[J]. 江苏农业科学, 2018, 46(5): 255-257. DOI:10.15889/j.issn.1002-1302.2018.05.066
[8]
赵红红, 吕慧. 低影响开发中利于蚊虫防制的湿地规划设计方法[J]. 西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7, 42(5): 83-89. DOI:10.13718/j.cnki.xsxb.2017.05.013
[9]
Tennessen KJ. Production and suppression of mosquitoes in constructed Wetlands[M]. Michigan, USA: Lewis Publishers (CRC Press), 1993: 591-601.
[10]
Batzer DP, Resh VH. Wetland management strategies that enhance waterfowl habitats can also control mosquitoes[J]. J Am Mosq Control Assoc, 1992, 8(2): 117-125.
[11]
周琴慧, 童道辉, 张和喜. 贵州草海生态良性发展综合措施研究[J]. 人民长江, 2017, 48增刊2: 57-60. DOI:10.16232/j.cnki.1001-4179.2017.S2.016
[12]
汪秀芳, 薛淋淋, 叶碎高, 等. 驱蚊、灭蚊植物资源及其应用前景分析[J]. 生态科学, 2013, 32(3): 391-399.
[13]
杨培培, 程鹏, 田华, 等. 济宁太白湖湿地蚊虫种类、生态调查及控制策略[J]. 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 2015, 26(5):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