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8, Vol. 29 Issue (3): 283-286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吴红照, 刘营, 黄文忠, 凌锋, 楼永锦, 孙继民, 龚震宇, 侯娟, 陈恩富
WU Hong-zhao, LIU Ying, HUANG Wen-zhong, LING Feng, LOU Yong-jin, SUN Ji-min, GONG Zhen-yu, HOU Juan, CHEN En-fu
浙江省浦江县“无蚊村”建设的效果评价
Evaluation on construction of "mosquito-free village" in Pujiang county, Zhejiang, China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8, 29(3): 283-286
Chin J Vector Biol & Control, 2018, 29(3): 283-286
10.11853/j.issn.1003.8280.2018.03.016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7-12-29
网络出版时间: 2018-04-11 14:11
浙江省浦江县“无蚊村”建设的效果评价
吴红照1, 刘营2, 黄文忠1, 凌锋2, 楼永锦1, 孙继民2, 龚震宇2, 侯娟2, 陈恩富2     
1 浦江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浙江 浦江 322200;
2 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杭州 310051
摘要: 目的 对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薛下庄村以创建“无蚊村”为载体的农村蚊虫控制工作模式和效果进行评价,为农村地区蚊虫防制工作提供经验。方法 2016—2017年每年的4—10月,采用诱蚊灯法和百户指数法调查薛下庄村的蚊密度。采取随机抽样方法,抽取试点村和对照村各50户,每户选择1名家庭成员,以面对面问卷方式进行防灭蚊相关知识、态度、行为现状调查;以座谈访问、查阅资料、现场察看方式考核评估“无蚊村”建设的工作模式。结果 2017年4—10月薛下庄村蚊密度分别为0.50、0.50、0、0、0.75、0、0只(灯/·夜),百户指数分别为18.00、4.00、4.00、2.00、0、2.00、2.00处/100户,蚊密度低于2016年同期水平。村民防灭蚊知识知晓率和正确行为形成率达82.80%,高于对照村(67.80%)。结论 创建以“无蚊村”为载体的农村蚊虫控制工作模式,可有效降低蚊密度;“无蚊村”建设形成制度化、规范化的长效机制,对科学、有效、低成本、可持续地开展农村病媒生物防制工作有借鉴意义。
关键词: 无蚊村     建设     长效机制    
Evaluation on construction of "mosquito-free village" in Pujiang county, Zhejiang, China
WU Hong-zhao1, LIU Ying2, HUANG Wen-zhong1, LING Feng2, LOU Yong-jin1, SUN Ji-min2, GONG Zhen-yu2, HOU Juan2, CHEN En-fu2     
1 Pujiang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Pujiang 322200, Zhejiang Province, China;
2 Zhejiang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orresponding author: CHEN En-fu, Email:enfchen@cdc.zj.cn.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and evaluate the constructive process and effect of vector control which based on the construction of "mosquito-free village" in Xuexiazhuang village, Pujiang, Zhejiang province, and then to provide experience for mosquito control in rural areas. Methods The adult and larval densities were monitored with lamp traps and 100-household index respectively from April to October in each year from 2016 to 2017. A random sampling method was adopted to select 50 households in pilot and control villages from which one family member was surveyed. The face-to-face questionnaire was about the anti-mosquito related knowledge, attitude and behaviors. Examination and evaluation of construction mode of "mosquito-free village" was deeply explored via the method of interview, data review, on-site observation. Results Monitoring results of Xuexiazhuang village from April to October 2017 showed that the adult mosquito density was 0.50, 0.50, 0, 0, 0.75, 0, 0 individual per lamp trap per night, respectively, and the 100-household index was 18.00, 4.00, 4.00, 2.00, 0, 2.00, 2.00. The awareness rates of anti-mosquito and correct behavior formation reached 82.80%,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village (67.80%). The construction of "mosquito-free village" is much more institutionalized and standardized than before, and the long-term mechanism has been formed. Conclusion The mode of rural mosquito control based on "mosquito-free village" can effectively reduce the density of mosquitoes. Formation of institutionalized, standardized long-term mechanism of "mosquito-free village" construction work may provide reference for a much more scientific, effective, low cost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vector control in rural areas in the future.
Key words: Mosquito-free village     Construction     Long-term mechanism    

蚊虫与人类关系密切,除直接叮刺、骚扰人类外,还可传播多种疾病[1]。近年来,蚊媒传染病(如疟疾、丝虫病、流行性乙型脑炎等)防控形势严峻,国内外不断暴发登革热、基孔肯雅热、西尼罗热和寨卡病毒病等[2-6]。WHO于2017年11月29日发布《2017年世界疟疾报告》,2016年疟疾病例数较2015年增加500万例[7]。近几十年来,全球登革热发病率大幅度增长,全球约有一半人口面临感染登革热的危险[8]。蚊媒叮咬造成的骚扰及其传染性疾病严重威胁人类健康,引起广泛关注。

根据国内外蚊媒传染病的防制工作经验,控制传播媒介是有效的预防措施。我国作为农业人口大国,农村病媒生物防制一直是公共卫生领域的薄弱环节[9-10]。农村病媒生物防制是疾病控制工作的重要内容,也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构建农村美好生活的需要。为更好地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提高居民生活质量,进一步探索适合农村地区的蚊虫可持续性控制方法,我们于2016年8月在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杭坪镇薛下庄村开展浙江省首个“无蚊村”(指通过综合防制技术和管理使得蚊虫密度达到一定控制水平的村庄)创建试点工作,评价以创建“无蚊村”为载体的农村蚊虫控制工作模式及其效果,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 材料与方法 1.1 调查对象

选择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杭坪镇薛下庄村作为“无蚊村”进行调查。

1.2 调查内容

包括蚊虫密度水平及控制效果、村民防灭蚊相关知识、态度和行为现状,“无蚊村”建设的工作模式及取得的经验。

1.3 调查方法 1.3.1 蚊密度调查和效果评价

参照《病媒生物密度监测方法蚊虫》(GB/T 23797—2009),分别采用诱蚊灯法和百户指数法对成蚊和蚊幼虫密度进行调查[11]。参照《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蚊虫》(GB/T 27771—2011)对蚊媒密度控制水平进行分级[12]。调查时间为2016—2017年每年的4—10月,每月中旬调查1次。

1.3.2 村民防灭蚊相关知识、态度、行为现状调查

采用问卷调查、座谈访问、查阅资料、现场察看和考核评估等方式。2017年7月随机抽取薛下庄村和前吴村(对照村)村民各50户进行防灭蚊知识知晓和行为形成情况调查。采用匿名方式,以户为单位对每户见到的第1名年龄≥15岁的家庭成员进行面对面问卷调查(每户仅调查1名家庭成员)。参考蚊媒疾病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相关文献并结合现场实际情况自行设计调查问卷,内容包括调查对象的一般情况、蚊虫孳生环境、防灭蚊相关知识认知和态度、家庭和个人防灭蚊行为形成情况等。

1.4 “无蚊村”病媒生物控制工作的实施情况 1.4.1 完善管理体系

“无蚊村”创建伊始,村一级成立村主任负责的创建领导小组,下设环境整治督查组和健康宣传教育工作小组。浦江县CDC联合县爱国卫生部门成立“无蚊村”建设专家指导组,负责“无蚊村”创建方案的制定、蚊媒防控技术指导和培训、蚊媒防控效果评估等工作。坚持从创建“无蚊村”入手,建立健全创建工作推进机制,并将“无蚊村”创建融入美丽乡村的建设规划中。

1.4.2 制定实施方案

“无蚊村”建设分5个阶段实施:第1阶段为“无蚊村”试点现场调查,包括自然生态环境、村两委和村民参与度、蚊虫孳生地调查,完成“无蚊村”建设可行性评估;第2阶段为制定“无蚊村”建设计划方案,明确责任分工,全面部署相关工作;第3阶段为广泛宣传发动村民,加强组织培训,全面开展“无蚊村”建设工作;第4阶段为进一步加强防蚊、灭蚊工作,形成长效机制,巩固已有效果;第5阶段为针对“无蚊村”建设目标要求检查验收和效果评估,总结经验,不断推进“无蚊村”建设深入持续开展。

1.4.3 开展宣教工作

在“无蚊村”创建前期,为提高村民的积极性,浦江县CDC联合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爱卫办)举办多期防灭蚊宣传讲座并进行现场指导,利用灭蚊防病宣传展板对“无蚊村”试点的村民开展蚊媒防控健康促进工作,宣传标语力求言简意赅、朗朗上口,如“搬走瓶坛罐,蚊子无产房”、“砍竹要劈根,蚊子无藏身”、“灭蚊不用药,动手最重要”、“小积水,大祸害”和“人人来灭蚊,创建无蚊村”等。同时,协助薛下庄村逐步成立防灭蚊健康促进工作小组,调动村民参与“无蚊村”创建的积极性。

1.4.4 治理蚊虫孳生地

薛下庄村在引导村民广泛参与的基础上,通过环境改造、环境治理和环境友好的生物、物理防治措施等进行各类蚊虫孳生地治理,如鼓励村民自发翻缸倒罐、疏通阴沟、清除垃圾杂草、填平洼沟和以土培植物代替水培植物等措施清除蚊媒孳生地。对蚊虫易孳生且较难治理的孳生地,制定工作计划,按要求、分阶段开展工作。一是对村庄周围数十公顷竹林中砍伐留下的竹桩进行彻底清除,并规范村民竹子劈砍和竹筒树洞的处理方法,如竹筒、树洞用沙料填平,或用“米”字形代替“十”字形劈开竹筒。村委会制作了“砍竹要劈根,蚊子无藏身”等标语,普及砍伐竹子的新方法,形成长效机制,杜绝因砍伐竹子再次形成新的积水容器。二是自2016年12月至次年3月开展以消灭越冬蚊和早春蚊为重点的爱国卫生运动,做好室内外环境卫生的清理和保持工作,翻盆倒罐,清除各种杂物及蚊虫孳生场所,采取物理、生物综合防制措施灭除虫卵和蚊幼虫。三是积极开展改水、改厕工作,全面清理村内外的池塘和水沟淤泥。薛下庄村大多数农户的旱厕蚊虫孳生较多,由县爱卫办落实改厕补贴并进行改造。2017年4月薛下庄村40余户村民的旱厕改成抽水马桶,并对废弃的旱厕进行填埋,污水经三级处理后接入污水管道。

1.4.5 “无蚊村”管护长效机制

每月举办一次“无蚊村”建设培训班,对村党员干部和广大村民进行防蚊灭蚊知识培训,提高村民相关知识水平,养成防蚊灭蚊意识,为“无蚊村”的可持续性建设提供理论基础。结合美丽乡村的建设理念,将防蚊灭蚊工作纳入村规民约中,增强村民参与感,形成主动防蚊灭蚊的行为习惯。通过深入开展“清洁家园、美丽乡村”活动,建立工作规范,形成“无蚊村”建设长效机制。

2 结果 2.1 蚊虫控制效果

2017年4—10月薛下庄村蚊密度分别为0.50、0.50、0、0、0.75、0、0只/(灯·夜),百户指数分别为18.00、4.00、4.00、2.00、0、2.00和2.00处/100户,蚊密度低于2016年同期水平,见表 1。经过进一步落实措施达到《GB/T 27771—2011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蚊虫》中城镇的A级标准水平。

表 1 2016—2017年浦江县薛下庄村蚊虫密度情况 Table 1 The density of mosquitoes in Xuexiazhuang village from 2016 to 2017
2.2 村民防蚊灭蚊知识和技能水平

2017年7月浦江县CDC专业人员对薛下庄村和前吴村(对照村)的村民进行防灭蚊知识知晓和正确行为形成调查,薛下庄村村民防灭蚊知识知晓率及正确行为形成率达到82.80%,高于前吴村(67.80%),村民防蚊灭蚊意识得到提高。

2.3 “无蚊村”建设形成长效机制

在“无蚊村”创建初期成立村主任负责的创建领导小组,并将“无蚊村”创建融入美丽乡村建设规划中。村一级成立环境整治督查组和防灭蚊健康教育工作小组,开展防蚊灭蚊措施落实检查监督和健康宣教工作,共同推进“无蚊村”建设工作。“无蚊村”创建过程中,逐步形成了健康教育周期培训机制、防灭蚊奖惩机制、随机检查机制和党员干部责任到人包干到户机制等一系列常态化机制。

在“无蚊村”创建过程中,薛下庄村“两委”在广泛征求村民意见的基础上,结合美丽乡村建设理念,将灭蚊工作写入村规民约中,转变村民传统观念与卫生意识,广泛发动村民户户参与、人人动手。同时,通过宣传教育和知识普及,使村民参与灭蚊工作更具科学性和规范性,工作积极性有较大提升。村民因“无蚊村”增强获得感,从被动服从工作安排到自觉翻缸倒罐,“无蚊村”由“要我创建”变成“我要创建”,创建工作稳步推进。通过深入开展“清洁家园、美丽乡村”活动,形成村民“一建三自”(一次建成,自主管理、自觉行为、自身受益)的长效机制。

3 讨论

蚊密度较高一直是影响农村生活质量的重要问题,也是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重要原因。传统蚊虫控制以化学防治为主,其具有快速高效等特点,在重大疫情和重大活动中对病媒生物预防控制有重要作用。而大量使用化学杀虫剂不但污染环境,且蚊虫易产生抗性,造成施药量增加、防治效果降低、蚊虫再孳生等问题。近年来,大中城市的有害生物防治(PCO)公司迅速发展,对当地病媒生物控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有积极作用[10, 13]。对于政府财政投入不足的农村地区,通过PCO公司灭蚊经济负担较大,缺乏可持续性,无法形成农村地区病媒生物控制的长效机制。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卫生管理落后,厕所、河道和排水系统等建设处于起步阶段,居住区相互交错,欠缺规划;农民受传统观念束缚,卫生意识相对落后,改变家禽圈养和人畜混居的陋习有较大难度,是农村病媒生物防制面临的现实问题[10, 14]。在农村地区开展病媒生物防制工作是一项综合系统工程,应提高农民卫生观念,改变传统陋习,通过广泛宣传充分调动村民的积极性。

薛下庄村作为浙江省首个“无蚊村”试点,采取环境友好、绿色无污染方式(如环境治理、生态控制、物理控制和生物控制等)控制蚊密度,达到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和“无蚊”的目的,初步探索出长效管理机制,以理念先行、过程为主,通过改善环境和村民的意识行为,逐渐实现整体健康水平的提升。创建“无蚊村”是对农村地区病媒生物控制模式的积极探索,可有效地缓解财政投入不足、农民卫生意识落后、长效管理机制缺乏等问题,促进农村爱国卫生运动和病媒生物防制工作,在预防疾病和保障村民健康中发挥重要作用。“无蚊村”建设作为一种政府引导、技术适宜和广大村民共同参与的农村大卫生工作模式,其病媒生物控制巩固经验值得借鉴。

在现今社会发展中,“无蚊村”已不再是“无蚊”狭义概念,其内涵已远超出卫生范畴。以“无蚊村”建设为推手,通过营造的环境优势可进一步促进农村旅游、休闲等经济发展,有力推进城乡协调发展,打造美丽、生态、经济、健康和谐发展的新农村。我国幅员辽阔,地区间自然条件迥异,不同地区发展存在“先天性”差异,如何将“无蚊村”建设“以点带面”、“以村带镇”,从“一处”向“一片”转型值得更深入探索和实践。通过总结薛下庄村“无蚊村”建设的实践经验并结合各地实际情况,建立和完善相关建设标准,使“无蚊村”建设更加全面、科学,有助于推进农村地区病媒生物控制工作落实到位,助力“健康中国”在农村地区的实现。

参考文献
[1]
郑学礼. 我国蚊媒研究概况[J]. 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 2014, 9(2): 183-187.
[2]
孙洪清, 肖宏, 陈良. 重视蚊媒传染病[J]. 医学研究杂志, 2016, 45(9): 1-3.
[3]
Gautam R, Mishra S, Milhotra A, et al. Challenges with mosquito-borne viral diseases:outbreak of the monsters[J]. Curr Top Med Chem, 2017, 17(19): 2199-2214.
[4]
Roth A, Mercier A, Lepers C, et al. Concurrent outbreaks of dengue, chikungunya and Zika virus infections-an unprecedented epidemic wave of mosquito-borne viruses in the Pacific 2012-2014[J]. Euro Surveill, 2014, 19(41): 20929.
[5]
Sakkas H, Economou V, Papadopoulou C. Zika virus infection:past and present of another emerging vector-borne disease[J]. J Vector Borne Dis, 2016, 53(4): 305-311.
[6]
Dev V, Sharma VP, Barman K. Mosquito-borne diseases in Assam, north-east India:current status and key challenges[J]. WHO South East Asia J Public Health, 2015, 4(1): 20-29. DOI:10.4103/2224-3151.206616
[7]
世界卫生组织. 2017年世界疟疾报告: 主要信息[EB/OL]. (2017-11-29)[2017-12-27]. http://www.who.int/malaria/media/world-malaria-report-2017/zh/.
[8]
世界卫生组织. 登革热和重症登革热[EB/OL]. (2017-04)[2017-12-27].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117/zh/.
[9]
邹钦, 许立凡, 陈绍文, 等. 农村病媒生物控制工作模式的初步探讨[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3, 24(1): 86-87.
[10]
刘起勇, 孟凤霞, 鲁亮, 等. 探索中国病媒生物可持续控制之路[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06, 17(4): 261-264.
[1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23797-2009病媒生物密度监测方法蚊虫[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9.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27771-2011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蚊虫[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2.
[13]
白勇, 朱光锋, 胡宁军, 等. 宁波市PCO现状与服务质量的管理[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1, 22(2): 182-183.
[14]
蔡建民, 陈志健, 楼晓明, 等. 浙江省部分农村环境卫生现况调查[J]. 现代预防医学, 2014, 41(8): 1380-1381, 1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