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2014-2016年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的比较及启示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8, Vol. 29 Issue (3): 263-266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姚璇, 熊进峰, 黄晓波
YAO Xuan, XIONG Jin-feng, HUANG Xiao-bo
湖北省2014-2016年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的比较及启示
Comparison and revelation of vector density criteria for urban vector control in 2014-2016, Hubei province, China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8, 29(3): 263-266
Chin J Vector Biol & Control, 2018, 29(3): 263-266
10.11853/j.issn.1003.8280.2018.03.011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8-02-24
网络出版时间: 2018-04-11 14:11
湖北省2014-2016年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的比较及启示
姚璇, 熊进峰, 黄晓波     
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防治研究所消毒与病媒控制部, 武汉 430079
摘要: 目的 比较分析湖北省2014-2016年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的考核结果,为各地创建卫生城市和病媒生物控制策略的制定提供依据。方法 收集2014-2016年湖北省49个市(县)的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的考核结果,统计总体通过率和评级情况,采用SPSS 19.0软件的Kruskal-Wallis H检验,比较分析鼠、蚊、蝇、蜚蠊密度控制4个项目及其相关指标的评级构成。结果 病媒生物密度控制考核一次性全达标率为89.80%,非一次性达标的主要原因为蝇密度控制未达到评估水平的C级。全达标城市的鼠、蜚蠊密度控制水平主要获评等级为B级,构成比分别为57.14%和59.18%;蚊、蝇密度控制水平主要获评等级为C级,构成比分别为69.39%和67.35%,项目间等级构成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H=71.103,P=0.000);A级水平构成比较低的为鼠、蚊、蝇。防鼠、防蝇设施和小型积水蚊密度为控制的难点。结论 控制城市病媒生物密度在国家标准以内,需加强组织领导、建立保障机制、部门协调与配合及发动居民参与;城市病媒生物管理应在逐项落实各指标的前提下,加强重点和难点的控制,提高整体控制水平。
关键词: 病媒生物     密度控制     卫生管理     比较    
Comparison and revelation of vector density criteria for urban vector control in 2014-2016, Hubei province, China
YAO Xuan, XIONG Jin-feng, HUANG Xiao-bo     
Hubei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Wuhan 430079, Hubei Province,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compare and analyze the results of urban vector control in Hubei province during 2014-2016, to provide basis for city health strategy and urban vector control strategy. Methods To collect the results of the assessment of vector control in 49 cities of Hubei province from 2014 to 2016, then compare and analyze the density indicators of the vector control, on the 4 pests of rodents, mosquitoes, flies, and cockroaches. Results Four projects to control the density of rodents, mosquitoes, flies and cockroaches, by one-time assessment full compliance rate was 89.80%. The main reason for the non-one-time standard was that the fly density control failed to reach the level C. In full compliance city, rodent, cockroach density control level was rated grade B, accounted for 57.14% and 59.18%. The main level of control of mosquito and fly density was grade C, and the proportion of density was 69.39% and 67.35%, respectively.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items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H=71.103, P=0.000); rodents, mosquitoes and flies got relatively lower composition ratio of level A. The rodent and fly prevention facilities, and the mosquito density in small-scale ponding were difficult to control. Conclusion The density of city vector should be controlled within the national standard. There is a need to strengthen organizational leadership and establish the quality control mechanism. Departments should coordinate and motivate the participation of the public. The management of city vector should be on the basis of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control standard, enhancement of the key and the difficult points, as well as the overall level.
Key words: Vector     Density control     Health management     Comparison    

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是评价城市爱国卫生运动成效、城市卫生精细化管理状况的核心内容之一。为加强城市卫生管理水平和提升城市品质和形象,根据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爱卫办)的工作要求,创建国家级卫生城市前需通过由当地省爱卫办组织的病媒生物密度控制专项达标考核,确认申报城市的鼠、蚊、蝇、蜚蠊密度均达到C级及以上控制水平,且防鼠、防蝇设施的控制水平为B级(对应合格率>95%)[1]。自2014年开始,湖北省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密度控制水平系列标准《标准》[2-5],对全省申报城市的病媒生物防制情况进行考核。通过对2014—2016年湖北省病媒生物控制考核结果进行比较和分析,为各地卫生城市创建和病媒生物控制策略制定提供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2014—2016年湖北省49个市(县)的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考核及评估结果。

1.2 方法 1.2.1 考核时间

根据湖北省的地域和气候条件,按照《标准》要求于2014—2016年每年的5—10月进行考核。

1.2.2 考核组织方式

考核前集中培训检查专家;每次根据考核城市提供的本底资料,按照东、南、西、北方位和区域分4个考核组,根据受检城市的人口规模和应检查的场所类型(除必查单位),随机抽取现场检查单位。

1.2.3 考核对象

湖北省申报卫生城市的市(县),不包括乡镇。

1.2.4 现场检查工具

强光手电、长柄镊子、捞勺、窨井钩、手套等。

1.2.5 单项达标定义

对受检城市,按照《标准》中城镇密度控制水平的要求进行评估,确认每项涉及的相关指标均要达到C级及以上水平[2-5],单项评级取决于相关指标的最低水平。蝇类项目中有4个指标,其中不得有蝇(孳生)仅为定性指标,不参与评级,故本文未将其纳入比较指标。湖北省爱卫办要求申报“湖北省病媒生物防制先进城区”的城市,鼠、蚊、蝇、蜚蠊4项密度控制水平应全部达到C级及以上水平,申报国家级卫生城市还需防鼠、防蝇设施指标达到B级及以上水平。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Excel 2010软件建立数据库,利用SPSS 19.0软件Kruskal-Wallis H检验比较不同项目及其相关指标等级的构成差异。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达标首次考核通过情况

共有49个市(县)接受考核,其中有5个城市未能一次性通过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达标考核,首次考核通过率为89.80%,见表 1。每个未通过城市平均有2个项目未达C级水平,未达标单项依次为蝇类5项次、鼠类和蚊虫均2项次、蜚蠊1项次。蝇类单项不达标次数最高,占50.00%(5/10)。

表 1 湖北省2014—2016年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首次考核达标通过情况 Table 1 The first test to access vector density control levels during 2014-2016, Hubei, China
2.2 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分项考核情况

对5个未获得一次性考核通过的城市给予1个月的整改期,再进行复查,本文对复查考核通过后的项目计为C级水平。鼠、蚊、蝇、蜚蠊4个单项评级构成比最高的分别为B级57.14%(28/49)、C级69.39%(34/49)、C级67.35%(33/49)和B级59.18%(29/49),见表 2,等级构成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H=71.103,P=0.000)。

表 2 湖北省2014—2016年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达标考核构成情况 Table 2 Composition ratios of vector density control levels during 2014-2016, Hubei, China
2.3 分项分指标考核情况

影响首次考核不达标的指标各不相同。5个蝇类单项不达标的影响指标分别为室内成蝇密度(同时有生产销售直接入口食品场所有蝇的现象)超标2次,室外蝇类孳生地和防蝇设施均超标3次。2个鼠单项不达标的影响指标为室内鼠密度和防鼠设施均超标2次。2个蚊单项不达标的影响指标为路径指数超标2次。1个蜚蠊单项不达标的影响指标为成若虫侵害率合并卵鞘查获率超标1次。

合并首次考核合格和复查合格的各指标,经Kruskal-Wallis H检验显示,防鼠设施、小型积水蚊密度和防蝇设施获A级水平比例均较低,构成比分别为10.21%、2.04%和4.08%;卵鞘查获率和蟑迹查获率指标A级水平构成比均>85%;各类别项目总体等级构成比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3

表 3 湖北省2014—2016年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达标考核分项等级统计 Table 3 Statistical analysis and comparison of urban vector density control sub-levels during 2014-2016, Hubei, China
3 讨论 3.1 完善城市创建病媒生物密度控制达标的启示

湖北省要求鼠、蚊、蝇、蜚蠊4项考核全部达到C级及以上的城市,可授予“湖北省省级病媒生物防制先进城区”称号,并可参评省级卫生城市(县城);在此基础上,若防鼠、防蝇设施指标达到B级及以上水平,可推荐参评国家级卫生城市。2014年以来,湖北省申报考核城市的数量大幅增加。在创建病媒生物密度控制达标过程中,需坚持政府主导、部门协调、社会参与、居民动手、科学治理和社会监督的工作原则[6],是卫生城市创建取得成功的经验。但在实际工作中,部分城市对此未引起足够重视,未意识到城市病媒生物密度控制需建立良好创建机制,表现为将该项工作归结为卫生部门的单方面职责,缺少发动和多部门支持;或未加强组织领导和监督检查;或未开展病媒生物监测,未控制和治理孳生地;或未建立起保障机制,缺少专项经费和技术队伍,分类型、分层次的技术培训和指导及社会监督不到位;或仅依赖购买社会化除害服务等,使首次考核通过率为89.80%。为促进各地病媒生物控制工作,组织考评的湖北省爱卫办要求未达标城市进行再动员,积极整改、重新迎接考核。启示一:申报病媒生物密度控制达标的城市应遵照工作原则,避免走弯路。

3.2 加强城市基础设施与卫生管理的启示

密度控制国标规定了各项目考核时应抽检的单位类型,这些单位多为人群聚集场所,易产生垃圾和形成病媒生物孳生地,而环境卫生状况与城市基础建设、垃圾管理及孳生地治理等密切相关[7-8]。4个考核项目中鼠、蚊、蝇密度控制获得A级水平的比例较低,说明城市基础设施与卫生管理亟待加强,需采取综合措施,如加大投入管理城市垃圾的盛装、收集、存储、转运和处理等各个环节,注重基础设施的投入和建设,加强保洁力度,垃圾日产日清;将城市污水明沟变为暗沟,消除黑臭水体,疏通道路雨水井,管理好地下室管道井;硬化老旧社区、城中村、城乡结合部的道路,减少路面坑洼和积水;彻底清除城市旱厕,或改造为卫生、无公害厕所;发动居民人人动手清理卫生死角、容器积水,教育居民杜绝为种菜而蓄水和培肥的行为;及时处理废弃轮胎,幼儿园和游乐场的轮胎进行打孔处理;对垃圾存储处、垃圾中转站和公厕等重点部位进行科学施药,降低成虫密度等。启示二:城市在加强卫生管理方面应同时重视基础设施建设、孳生地治理和日常管理。

3.3 加强病媒生物防制重点和难点的控制

防鼠、防蝇设施不仅影响考核达标,且获得A级水平的比例较低,设施防护不到位,影响到室内鼠密度、成蝇密度指标的等级。提高防鼠设施合格率的方式主要有:在餐饮和单位食堂的操作间和库房、超市生鲜区和库房、农贸市场熟食区等重点场所,安装可预防外环境或下水道鼠进入居住地或活动环境而建设的建筑物或防护装置,如修补破损门窗、保持门缝<0.6 cm、木门及框下沿安装30 cm高的铁皮、封堵室内外连通的孔洞;在排风扇等通风口处安装网眼ϕ<0.6 cm金属网;在下水道出水口处安装缝隙<1 cm的篦子;地漏加盖、天花板无缝隙、库房门口使用60 cm高的挡鼠板等[2]。提高防蝇设施合格率的方式为在重点场所安装可阻挡蝇类进入室内或接触食物的设施,如纱门、纱窗、门帘、风幕机和纱罩等[4]

在3年的观察期内,研究人员发现,各城市在创建卫生城市过程中,对安装和使用防护设施的要求落实较难。有责任主体的单位相对好管理些,一旦指导到位,可快速整改,难点在于小餐饮等“无抓手”门店的管理,设施要求往往落实不到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药局)对城市的数千个小餐饮店、数百个宾馆、饭店、食堂、超市和农贸市场熟食店等的管理面广、难度大、效果较差。分析其原因,一是部分小餐饮店经营门槛太低,经营者不愿过多投入设施,不服从管理;二是食药局管理人员较少,且对病媒生物控制要求和指标了解也不全面,对经营者培训不到位。启示三:应加强小餐饮等“无抓手”门店的管理,需提高小餐饮店的经营门槛;整合部门间的培训资源,提高培训效果;探索食药局管理工作新模式,解决人员不足的问题。

调查结果显示,蚊虫项目的小型积水蚊密度不仅影响考核达标,且获得A级水平的比例较低,主要因该指标易受居民防蚊意识和行为的影响。蚊虫孳生地类型多、涉及面广、阳性率高[9],导致管理困难,因此,应对居民进行健康教育。随意乱扔废弃物,未做好翻盆倒罐、管理好废弃轮胎和水生植物及容器等,可形成蚊虫孳生的小型积水,需建立相关制度约束居民行为[10-11]。启示四:城市卫生管理应在宣传教育的同时发挥制度和法制的积极作用,从而取得良好效果。

3.4 整体推进卫生城市创建的启示

蜚蠊考核指标达到A级水平的比例高于鼠、蚊、蝇,但因涉及面广,一旦未发动和组织居民开展灭蟑活动,也会出现不达标情况。本研究发现,5个首次考核不达标的城市中有1个为蜚蠊控制不达标,说明创建工作需逐项落实。

查阅各地资料发现,灭鼠、灭蟑相关工作方案较多,而灭蚊、灭蝇内容较少;专业人员对于灭鼠、灭蟑经验较灭蚊、灭蝇丰富。随着创建卫生城市工作的深入发展,湖北省已将市级和县级的病媒生物控制水平考核进行整合,即申报城市4个项目均需达到C级及以上水平,使各地创建和省级考核资源发挥最大效益。启示五:同时评估鼠、蚊、蝇、蜚蠊4个项目可促进创建卫生城市对指标逐项的落实,整体推进,均衡发展。

3.5 专家参与考核培养人才

在3年的考核工作中,湖北省爱卫办组建省(市)级专家共同开展考核,每个新入组人员在学习《标准》的基础上,均在接受老专家的现场带教后独当一面承担考核任务。这种“传帮带”的方式促进了相互学习和交流,专业人员的考核水平得到整体提高。在排除该省C级考核结果归类方法不同的影响因素外,3年考核结果显示,湖北省的鼠、蚊、蝇和蜚蠊4项12个评级指标中A、B级的构成情况与陕西省孙养信[12]报道结果相近,显示湖北省与外省考核结果具有可比性。启示六:省(市)专家联合现场考核可锻炼病媒生物控制和考核的技术队伍,使其成为全省指导卫生城市创建的主要力量。

志谢: 湖北省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考核中,共有45名省(市)爱卫办和CDC专业人员参与现场工作,一并志谢
参考文献
[1]
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 国家卫生城市标准(2014版)指导手册[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5: 54-56.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27770-2011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鼠类[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2.
[3]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27771-2011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蚊虫[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2.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27772-2011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蝇类[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2.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27773-2011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蜚蠊[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2.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27775-2011病媒生物综合管理技术规范城镇[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2.
[7]
姜雪锋, 邓青, 田雨禾, 等. 校园及其周边蝇类孳生地调查研究[J].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 2007, 13(3): 215-217.
[8]
罗超, 冉贞卫, 周新, 等. 三峡库区万州段农村环境卫生现状与健康潜在危害因素研究[J]. 国外医学(医学地理分册), 2014, 35(1): 17-22.
[9]
吴太平, 吴风波, 包继永, 等. 武汉江岸、江汉灭蚊区蚊虫孳生地调查[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04, 15(6): 467-468.
[10]
周云鸿. 关于新时期爱国卫生运动的几点思考[J]. 江苏卫生事业管理, 2017, 28(3): 11-12.
[11]
吴风波, 吴太平, 蒋洪. 中国虫媒病和病媒生物控制法规现状与展望[J].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 2010, 16(2): 91-94.
[12]
孙养信. 病媒生物密度控制水平国家标准在实际工作中的应用[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6, 27(3): 213-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