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家鼠鼠疫疫源地静息期鼠疫指示动物血清流行病学调查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7, Vol. 28 Issue (6): 583-585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段彪, 洪梅, 苏超, 郭牧, 吴鹤松
DUAN Biao, HONG Mei, SU Chao, GUO Mu, WU He-song
云南省家鼠鼠疫疫源地静息期鼠疫指示动物血清流行病学调查
Sero-epidemiological survey of indicator animals in the quiescent stage of domestic rodent-maintained epidemic focus of plague in Yunnan province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7, 28(6): 583-585
Chin J Vector Biol & Control, 2017, 28(6): 583-585
10.11853/j.issn.1003.8280.2017.06.016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7-06-23
网络出版时间: 2017-10-10 14:00
云南省家鼠鼠疫疫源地静息期鼠疫指示动物血清流行病学调查
段彪, 洪梅, 苏超, 郭牧, 吴鹤松     
云南省地方病防治所鼠疫防治科, 云南 大理 671000
摘要: 目的 通过调查云南省家鼠鼠疫疫源地静息期鼠疫指示动物血清F1抗体阳性率,探讨鼠疫在静息期内的隐性流行情况和流行动态。方法 于2015年11月11日至2016年7月22日,在云南省澜沧、弥渡、宜良和梁河县采集鼠疫指示动物样本,采用IHA对鼠疫指示动物(犬和猫)血清进行F1抗体的实验室检测。结果 在云南省澜沧、弥渡、宜良和梁河县鼠疫历史流行区采集动物血清393份,其中犬血清387份,猫血清6份,鼠疫指示动物血清F1抗体检测均为阴性。结论 该地区动物鼠疫流行的可能性较小,鼠疫疫源地静息期鼠疫指示动物血清流行病学调查在鼠疫防控工作中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 鼠疫     静息期     指示动物     血清流行病学     调查    
Sero-epidemiological survey of indicator animals in the quiescent stage of domestic rodent-maintained epidemic focus of plague in Yunnan province
DUAN Biao, HONG Mei, SU Chao, GUO Mu, WU He-song     
Yunnan Institute of Endemic Diseases Control and Prevention, Dali 671000, Yunnan Province, China
Supported by the Open Fund Project of Natural Focus Infection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Technology of Key Laboratory in Yunnan Province (No. ZD201505) and the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No. 81560545)
Corresponding author: WU He-song, Email: dr_wuhesong@126.com
Abstract: Objective By investigating the positive rate of F1 antibody in indicator animals in the quiescent stage of domestic rodent-maintained epidemic focus of plague in Yunnan province, the hidden epidemic situation and dynamic in the quiescent stage of plague were discussed. Methods From November 11, 2015 to July 22, 2016, the sample collection of plague indicator animals was carried out in Lancang, Midu, Yiliang, and Lianghe counties in Yunnan province, and employed the IHA laboratory testing of F1 antibody for the serum-collection of plague indicator animals (dog/cat). Results In four historical epidemic areas of plague of Lancang, Midu, Yiliang, and Lianghe counties in Yunnan province, 393 samples of animal sera were collected, including 387 dogs and 6 cats. The serum-collections of plague indicator animals'F1 antibody detection tested all negative. Conclusion The possibility of the plague epidemic in this region was meager, and sero-epidemiological survey of indicator animals in the quiescent stage makes a huge difference in the plagu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Key words: Plague     Quiescent stage     Indicator animal     Sero-epidemiology     Survey    

鼠疫的流行具有连续性、间断性和偶然性特征[1]。云南省家鼠鼠疫疫源地较活跃。1956-1981年云南省鼠疫处于相对静息阶段,后滇西地区多地鼠疫再次“复燃”,2008年再次进入静息期。鼠疫指示动物与人类生活生产密切相关。随着鼠疫防治研究的不断深入,多名学者意识到对非主要宿主动物进行监测的重要意义。国内外对鼠疫指示动物的研究较少,且主要为血清学相关研究。犬和猫的血清样本易获得,且经股动脉采血,无需处死动物,便于动态观察。鼠疫指示动物较主要宿主动物的危害性小,但其对鼠疫耶尔森菌(鼠疫菌)具有低敏感性和高抗性,一旦染疫,若不发病或病情轻,则不易引起注意,可对人类健康构成严重威胁。为了解云南省家鼠鼠疫疫源地鼠疫在静息期内的隐性流行情况和流行动态,对鼠疫指示动物血清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及相关实验室检测,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 材料与方法 1.1 采样点的选择

根据鼠疫历史疫情资料,选择云南省澜沧、弥渡、宜良和梁河县鼠疫历史流行的首发疫点和多发疫点作为采样点。

1.2 样本采集

于2015年11月11日至2016年7月22日对采样点所有村庄的鼠疫指示动物犬和猫进行采血。样本含量采集原则:指示动物数量>20只的村庄,随机抽取≥15只;指示动物数量<20只的村庄,调查数量≥80%;指示动物数量<10只的村庄,尽可能全部调查。

1.3 仪器和试剂

56 ℃恒温水浴箱、离心机、微量板、移液器(单孔道、多孔道)、滴头盒、滴头、1.5 ml离心管、灯箱(带环形日光灯)、2%稀盐酸(用于微量板的浸泡)及记号笔等。IHA测定鼠疫F1抗体试剂盒由中国CDC鼠疫布氏菌病预防控制基地提供;澜沧县血清样本的检测试剂盒由吉林博德医学免疫制品有限公司生产(批号:20140101);弥渡、宜良和梁河县血清样本的检测试剂盒由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批号:20160301)。

1.4 检测方法

具体操作方法及判定标准按《鼠疫诊断标准》WS 279-2008执行。

2 结果 2.1 血清样本来源

2015年11月11日至2016年7月22日,云南省地方病防治所与澜沧拉祜族自治县CDC、弥渡县CDC、昆明市CDC、宜良县CDC、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CDC和梁河县CDC分期组成调查工作队,先后在澜沧、弥渡、宜良和梁河县的19个鼠疫首发疫点和多发疫点,开展鼠疫指示动物的样本采集工作,共采集血清样本393份,其中犬血清387份,包括中华田园犬294份、哈巴狗64份、狼犬19份、萨摩耶犬3份、金毛犬2份、泰迪犬2份、阿拉斯加犬2份和藏獒1份,另采集猫血清6份,见表 1

表 1 鼠疫指示动物血清样本信息
2.2 鼠疫F1抗体检测

应用IHA(微量法)共检测鼠疫指示动物血清393份,其中犬血清387份、猫血清6份,犬血清IHA初筛阳性51份,阴性336份,猫血清样本全部为阴性;IHA复测初筛阳性的51份犬血清样本,均为阴性。

3 讨论 3.1 检测鼠疫指示动物鼠疫F1抗体的意义

鼠疫指示动物(犬和猫)的寿命较鼠疫主要宿主动物长,活动范围更大,接触鼠疫宿主动物的概率大。其感染鼠疫后,体内可产生F1抗体,滴度比较高,且维持时间较长。对鼠疫指示动物鼠疫F1抗体进行检测可预测或追溯动物鼠疫的发生、发展及流行强度和范围,在鼠疫监测中有重要作用[2]。通过对鼠疫指示动物鼠疫F1抗体的检测,可为该地域是否存在鼠疫自然疫源地提供依据。杜国义等[3]对采自康保县的104份犬血清进行鼠疫F1抗体检测,根据血清F1抗体滴度水平推断河北省鼠疫自然疫源地内犬的宿主地位及疫情的强弱。杜春红等[4]对采自德钦县的174份犬血清样本及张玉芬等[5]对采自贡山县的293份犬、猫血清样本进行鼠疫F1抗体实验室检测,均检出阳性结果,为德钦和贡山县是否存在鼠疫自然疫源地提供了依据。李帆等[6]根据攀枝花市2007-2014年34份指示动物鼠疫F1抗体阳性血清,分析动物血清阳性分布范围和数量增加情况,认为该地区存在鼠疫自然疫源地及发生动物鼠疫流行的可能性较大。

3.2 鼠疫指示动物鼠疫F1抗体的研究现状

自1963年在青藏高原喜马拉雅旱獭(Marmota himalayana)鼠疫自然疫源地犬体内检出第1株鼠疫菌以来[7],鼠疫指示动物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工作逐步得到重视。目前,国内外对鼠疫指示动物鼠疫F1抗体的研究较少,且主要为血清学相关研究。实验室检测鼠疫F1抗体主要采用IHA、ELISA和胶体金免疫层析法。黄德蕙等[2]对广西壮族自治区鼠疫监测点隆林和西林县的犬血清采用IHA及ELISA法进行检测,并利用Kappa值分析鼠疫Fl抗体阳性率,认为两种检测方法呈轻度一致性。张正飞等[8]于2006、2013年2次检测丽江市鼠疫指示动物鼠疫F1抗体,发现猫血清阳性率较犬血清高1倍多,3种指示动物F1抗体检测方法阳性率也有差别。

3.3 采样点鼠疫疫源地类型、流行特点及近年疫情情况

此次选择的4个县具有代表性。根据云南省动物地理小区的划分,澜沧县属于滇南山地小区,弥渡县属于横断山南部小区,宜良县属于滇东高原小区,梁河县属于滇西高原小区[9],均处于鼠疫流行的静息期,在常规的鼠疫监测工作中均未发现有关鼠疫疫情特征,其历史疫情也各具流行特点。澜沧县于1992-2003年流行人间鼠疫2年次、鼠间鼠疫5年次,疫点较少且较集中,主要分布在县城及县城周边。弥渡县于1950-1953年连续4年多点暴发人间及鼠间鼠疫,从1954年始至今未再发现,处于静息期。宜良县于1997年多点暴发人间及鼠间鼠疫,从1998年起一直处于静息期。梁河县于1950-1956年流行人间鼠疫6年次、鼠间鼠疫2年次,于1957-1989年处于静息期,于1990年复燃,持续反复多年次﹑多疫点流行,且疫点比较集中,流行人间鼠疫2年次、鼠间鼠疫11年次,于2008年始至今未发现,再次进入静息期。

3.4 鼠疫指示动物血清鼠疫F1抗体检测结果分析

此次调查的鼠疫指示动物血清F1抗体检测均为阴性,说明在鼠疫疫源地静息期内鼠疫菌在自然界数量极低,未发生动物鼠疫流行;也可能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类对生产生活的改变,作为特定生态地理区的鼠疫疫源地被破坏,如房屋建筑结构的改变、社会设施的进步和改善及爱国卫生运动的开展等,缩小或根除了主要宿主动物的生存空间,从而降低了动物鼠疫的发生与流行。虽然有66.16%(260/393)的动物为拴养,但4个地区均为家鼠鼠疫疫源地,对其接触家鼠的机会没有影响。由于有63.61%(250/393)的动物处于成年期和老年期,即使感染过鼠疫菌,因时间较长血清中F1抗体已降低,使实验室检测结果为阴性;目前鼠疫疫源地的调查工作还未完全覆盖,无法将所有宿主动物及其指示动物进行全部检测[10],可能调查多年检测结果均为阴性,说明在鼠疫疫源地静息期未发生动物鼠疫流行。

综上所述,对鼠疫指示动物进行血清流行病学调查,可以在有限的条件下做到有的放矢,既节省开支,又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较之对鼠疫主要宿主动物进行监测更方便、监测范围更广,可及时发现动物鼠疫。鼠疫指示动物的血清流行病学调查工作应具有连续性和长期性,并综合生态环境进行调查和探讨静息期鼠疫变化的隐性流行规律,进而更好地为鼠疫防治工作提供参考和指导。

参考文献
[1]
王淑纯. 鼠疫流行的连续性、间断性和偶然性[J]. 中国地方病学杂志, 1982, 1(1): 42-46.
[2]
黄德蕙, 梁江明, 曾竣, 等. 间接血凝试验和酶联免疫吸附试验检测鼠疫指示动物犬血清F1抗体的一致性研究[J]. 中国地方病学杂志, 2009, 28(3): 305.
[3]
杜国义, 杨建明, 王海峰, 等. 河北省鼠疫自然疫源地指示动物犬血清流行病学调查[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2, 23(4): 362.
[4]
杜春红, 赵文红, 刘正祥, 等. 2012年云南省德钦县鼠疫疫源地调查实验室检测结果与分析[J]. 疾病监测, 2013, 28(11): 917-919. DOI:10.3784/j.issn.1003-9961.2013.11.014
[5]
张玉芬, 杜春红, 苏超, 等. 云南省贡山县鼠疫指示动物血清流行病学调查[J]. 疾病监测, 2015, 30(11): 922-924. DOI:10.3784/j.issn.1003-9961.2015.11.008
[6]
李帆, 陈祖华, 汪立茂, 等. 2007-2014年四川省攀枝花市鼠疫指示动物血清学调查结果分析[J]. 预防医学情报杂志, 2016, 32(4): 369-371.
[7]
卢苗贵, 李金岩, 骆瑞丰, 等. 家犬的鼠疫监测意义探讨[J]. 中国人兽共患病杂志, 1998, 14(3): 72-73, 83.
[8]
张正飞, 张福新, 杨焕, 等. 丽江野鼠鼠疫自然疫源地指示动物血清学调查研究[J]. 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 2014, 29(1): 19-20.
[9]
解宝琦, 曾静凡. 云南蚤类志[M]. 昆明: 云南科技出版社, 2000, 24-25.
[10]
纪树立. 鼠疫[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1988, 5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