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类成蚊监测工具现场诱捕效果评价研究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7, Vol. 28 Issue (6): 526-529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陈传伟, 刘起勇, 魏世程, 刘吉起, 郭玉红, 任东升, 朱丽, 刘祥, 罗运动, 沈阳, 刘京利, 李贵昌, 刘小波, 唐振强
CHEN Chuan-wei, LIU Qi-yong, WEI Shi-cheng, LIU Ji-qi, GUO Yu-hong, REN Dong-sheng, ZHU Li, LIU Xiang, LUO Yun-dong, SHEN Yang, LIU Jing-li, LI Gui-chang, LIU Xiao-bo, TANG Zhen-qiang
4类成蚊监测工具现场诱捕效果评价研究
Comparative efficacy of four adult mosquito surveillance tools in Yongcheng city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7, 28(6): 526-529
Chin J Vector Biol & Control, 2017, 28(6): 526-529
10.11853/j.issn.1003.8280.2017.06.003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7-06-23
网络出版时间: 2017-10-10 14:00
4类成蚊监测工具现场诱捕效果评价研究
陈传伟1, 刘起勇2, 魏世程2, 刘吉起3, 郭玉红2, 任东升2, 朱丽1, 刘祥1, 罗运动1, 沈阳1, 刘京利2, 李贵昌2, 刘小波2, 唐振强3     
1 永城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河南 永城 476600;
2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 世界卫生组织媒介生物监测与管理合作中心, 北京 102206;
3 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郑州 450016
摘要: 目的 比较4类成蚊监测工具的现场诱捕效果。方法 2016年8月13-20日选择河南省永城市高庄镇谢庄村,在蚊虫活动高发季节于羊圈生境中,采用4种监测工具连续开展现场成蚊诱捕试验,对白天(09:00-18:00)和夜晚(18:00至次日09:00)捕获蚊虫分别进行分拣、分类统计,依次轮换监测工具位置,共进行2轮,比较捕获成蚊效果。结果 4类监测工具白天时段的蚊虫监测结果不具有统计分析意义;4类监测工具在夜间均捕获鳞翅目蛾类昆虫,以功夫小帅诱蚊灯捕获蛾类昆虫密度最高,为24.43只(灯/·夜);功夫小帅诱蚊灯、迈斯萃/加康升级版捕蚊器和WJ-C全自动蚊虫采样器捕获蚊虫均以三带喙库蚊雌蚊密度最高,分别为797.29、62.57和85.17只(灯/·夜);BGS-trap捕蚊器捕获蚊虫则以淡色库蚊雌蚊密度最高,为22.71只(灯/·夜)。结论 各类监测工具夜晚均能捕获居民区的主要蚊种,均具有噪音昆虫诱捕干扰,功夫小帅诱蚊灯干扰昆虫数量最多,在捕获三带喙库蚊和中华按蚊数量上具有优势;BGS-trap捕蚊器和WJ-C全自动蚊虫采样器捕获蚊虫数量较少;迈斯萃/加康升级版捕蚊器在蚊虫监测工作中具有优势;监测工具的选择和替换仍需进一步验证。
关键词: 媒介成蚊     监测工具     效果评价    
Comparative efficacy of four adult mosquito surveillance tools in Yongcheng city
CHEN Chuan-wei1, LIU Qi-yong2, WEI Shi-cheng2, LIU Ji-qi3, GUO Yu-hong2, REN Dong-sheng2, ZHU Li1, LIU Xiang1, LUO Yun-dong1, SHEN Yang1, LIU Jing-li2, LI Gui-chang2, LIU Xiao-bo2, TANG Zhen-qiang3     
1 Yongcheng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Yongcheng 476600, Henan Province, China;
2 State Key Laboratory of 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WHO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Vector Surveillance and Management;
3 Henan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Supported by the Zika Special Project of the 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Reform and Development Project
Corresponding author: GUO Yu-hong, Email:guoyuhong@icdc.cn
Abstract: Objective To compare the effectiveness of 4 adult mosquito sampling methods. Methods All the experiments were carried out in sheepfolds during mosquito active season around-the-clock continuously for 2 circles rotating positions one by one in Yongcheng city, Henan province. The mosquitoes were collected and sorted separately in the daytime (09:00-18:00) and nighttime (18:00-09:00 the next day). Results The results in the daytime did not give us any specific indication except all the tools did not work well as surveillance tools during daytime. All the monitoring tools caught the main mosquito species in the residential areas at nighttime, but all of them had the unexpected other insects especially the most in Kung Fu Xiao Shuai. Kung Fu Xiao Shuai showed excellent results in trapping Culex tritaeniorhynchus and Anopheles sinensis; BGS-trap and WJ-C captured a small number of mosquitoes; Maisicui caught a variety of mosquito species with the appreciable density for surveillance work. Conclusion Kung Fu Xiao Shuai might be a good surveillance tool for Cx. tritaeniorhynchus and An. sinensis; Maisicui could work as a good mosquito surveillance tool in general; this study can be used to evaluate the mosquito monitoring tools partially and the selection and replacement of monitoring tools need further efficacy evaluation.
Key words: Adult mosquito     Surveillance tool     Efficacy evaluation    

蚊虫作为一类重要的医学昆虫,骚扰吸血并传播疾病,严重危害人类健康。三带喙库蚊(Culex tritaeniorhynchus)是流行性乙型脑炎(乙脑)的主要传播媒介[1-3];中华按蚊(Anopheles sinensis)是疟疾的主要传播媒介[4-5];白纹伊蚊(Aedes albopictus)和埃及伊蚊(Ae. aegypti)主要传播登革热[6]、基孔肯雅热、黄热病和寨卡病毒病等。随着病媒生物性疾病防控工作的深入和执行,媒介生物监测作为当前防控工作中循证和考核的依据,在疾病控制中一直发挥重要作用。中国CDC自2005年以来连续开展全国蚊媒监测工作,《全国病媒生物监测方案(试行)》[7]推荐使用的功夫小帅牌诱蚊灯,具有客观、方便等优点,在执行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其利用蚊虫趋光性进行捕获,在使用过程中,所有具有趋光性的昆虫均被收集在集蚊袋中,特别是鳞翅目蛾类昆虫因其个体大、干扰性强,给后续蚊虫分拣、分类工作造成一定困难。本研究选择目前市场上4种类型成蚊监测工具进行效果评价,以期初步筛选适合我国目前监测条件的监测工具。

1 材料与方法 1.1 监测工具 1.1.1 光诱型

功夫小帅诱蚊灯,220 V,50 Hz,24 W,由武汉吉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生产。

1.1.2 光和诱饵引诱型

迈斯萃/加康升级版捕蚊器,100~240 V,3.5 W,由荣金集团有限公司生产。

1.1.3 CO2自发生类型

WJ-C全自动蚊虫采样器,220 V,由深圳市隆瑞科技有限公司生产。

1.1.4 诱饵引诱型

BG-Sentinel mosquito trap(BGS-trap)捕蚊器,100~240 V,50 Hz,由BioGents GmbH(雷根斯堡,德国)公司开发。

1.2 试验现场

2016年8月13-20日选择河南省永城市高庄镇谢庄村(33°55′58″N,116°31′45″E)作为研究现场。在村内选择羊圈环境。

1.3 试验方法

选择4个羊圈,两两间距离>100 m,且相互间具有农户住房和围墙等隔离带。每个监测点放置1个蚊虫监测工具,连续监测;于09:00前放置并开始监测,18:00进行第1次收集,次日09:00完成第2次收集。于09:00-10:00间依次轮换位置,8月13-20日连续监测8 d,共计2轮;其中8月14日因WJ-C全自动蚊虫采样器无试剂而对其剔除不作统计,8月15日因BGS-trap插头损坏,功夫小帅诱蚊灯监测的羊圈点燃蚊香,迈斯萃/加康升级版捕蚊器也因工作失误未按时接通电源,故将8月15日结果整体剔除。收集蚊虫并鉴定计数,依据文献[8]进行蚊虫分类形态学鉴定并记录。

1.4 统计学分析

数据汇总和分析使用Excel 2007软件处理,统计全部有效记录蚊数,对各类监测工具捕获蚊虫总数进行分类,计算不同捕蚊器捕获不同蚊种的日平均密度,密度〔只/(灯·夜)〕=不同蚊种捕获总数/有效捕蚊记录次数。

2 结果 2.1 白天蚊虫捕获情况

4类监测工具白天捕获蚊种包括白纹伊蚊、中华按蚊、三带喙库蚊、淡色库蚊(Culex pipiens pallens)和骚扰阿蚊(Armigeres subalbatus),同时还捕获一定数量的蛾,BGS-trap捕蚊器捕获蛾最多,为7只。全部有效记录中,不同类型捕蚊器在09:00-18:00捕获蚊虫总数均较少,见表 1。监测结果不具有统计分析意义。

表 1 4种监测工具白天捕获蚊虫数量(只) Table 1 Total number of mosquitoes captured by 4 surveillance tools daytime
2.2 夜间蚊虫捕获情况 2.2.1 干扰昆虫捕获结果

4类监测工具在夜间均捕获到鳞翅目蛾类昆虫,以功夫小帅诱蚊灯捕获蛾类密度最高,为24.43只/(灯·夜),迈斯萃/加康升级版捕蚊器、BGS-trap捕蚊器和WJ-C全自动蚊虫采样器捕获蛾类密度分别为1.86、1.57和1.00只/(灯·夜)。

2.2.2 蚊种捕获情况及其密度

4类监测工具夜间捕获蚊虫种类均包括淡色库蚊、三带喙库蚊、中华按蚊、骚扰阿蚊、白纹伊蚊。功夫小帅诱蚊灯捕获到以上各蚊种,蚊密度远高于其他3类监测工具。BGS-trap捕蚊器捕获了淡色库蚊、三带喙库蚊和中华按蚊雌蚊及骚扰阿蚊和白纹伊蚊的雌雄蚊,以淡色库蚊雌蚊密度最高,为22.71只/(灯·夜),其他蚊种密度均较低。迈斯萃/加康升级版捕蚊器除未捕获中华按蚊雄蚊外,均捕获以上蚊种的雌雄蚊。WJ-C全自动蚊虫采样器捕获淡色库蚊、三带喙库蚊、中华按蚊和白纹伊蚊雌蚊及骚扰阿蚊雌雄蚊。功夫小帅诱蚊灯、迈斯萃/加康升级版捕蚊器和WJ-C全自动蚊虫采样器捕获蚊虫均以三带喙库蚊雌蚊密度最高,分别为797.29、62.57和85.17只/(灯·夜),见表 2

表 2 4种监测工具夜间捕获蚊种密度〔只/(灯·夜)〕 Table 2 Species density captured by 4 surveillance tools nighttime
3 讨论 3.1 蚊媒监测和监测工具的筛选是我国公共卫生领域研究的课题之一

蚊虫作为引发公共卫生问题的媒介昆虫,特别是近些年其引发的蚊媒疾病的高发和流行,对其进行监测成为研究热点。文献[9]列出的蚊虫监测方法中人工小时法和诱蚊灯法于2005年纳入《全国病媒生物监测方案(试行)》[7]。人工小时法是我国传统的蚊虫监测方法,诱蚊灯法选择功夫小帅诱蚊灯,两种方法对掌握我国居民活动范围内的蚊虫种类、密度和季节消长等有重要作用[10-25];但人工小时法受监测环境条件和监测人员的业务熟练程度等限制,结果一致性具有较大差异,且该方法在执行过程中工作人员会不可避免地被蚊虫叮咬。郭玉红等[26]比较了人工小时法和诱蚊灯法的监测效果差异,认为诱蚊灯法在捕捉个体较小的三带喙库蚊时具有优势,其获得的监测结果较人工小时法更为客观,适应生境更为广泛。石华等[27]比较了市场上8种常见诱蚊灯的诱捕蚊虫效果,基于普通民用便利性,认为吸入式灭蚊器(GM903)效果较好,而未对蚊虫监测的专业用途进行考量。

3.2 对监测工具的筛选试验具有公共卫生学的靶标性

本研究选取4种较为普遍使用的成蚊监测工具在河南省永城市高庄镇谢庄村进行试验。永城市地处华中地区,陈传伟等[28]对该地区的蚊虫调查研究发现,该地蚊虫种类与我国居民区的主要媒介蚊虫种类具有一致性,研究指出该地区的蚊虫活动高发季节集中在7-10月。调查于该地蚊虫活动高发季节进行,选取羊圈生境,连续完成了2轮的工具轮换位置监测,工作具有明确的靶标性,可通过集约的工作获得研究目的,了解4类监测工具对居民区蚊虫媒介成蚊监测的效果差异。在试验全部有效记录中,羊圈环境白天蚊虫活动少,与该环境中主要蚊虫的生物学习性相关[8]。几类居民区分布的主要蚊种中,仅白纹伊蚊有白天活动特性[8]。郭玉红等[29]研究永城市白纹伊蚊日活动高峰主要在傍晚(15:00-19:00),但白纹伊蚊的活动偏好阴暗潮湿的丛林环境。

3.3 不同监测工具捕获的干扰昆虫存在差异

鳞翅目昆虫个体大、活动性强,在吸入集蚊袋后易对蚊虫个体造成损坏,为后续的种类分拣分类工作造成困难。4类监测工具在夜间均捕获到鳞翅目蛾类昆虫,以功夫小帅诱蚊灯捕获蛾类密度最高〔24.43只/(灯·夜)〕,给后续的蚊虫分拣和分类鉴定造成麻烦和困难;另外3类监测工具捕获的干扰昆虫均在可接受范围内,不会影响捕获蚊虫的分拣和分类,也不太会给工作人员造成情绪负担。

3.4 不同监测工具对主要媒介蚊种诱捕效果具有差异性

三带喙库蚊作为乙脑重要的传播媒介,功夫小帅诱蚊灯对其表现出较强的引诱性,与郭玉红等[26]研究结果一致,故该工具可作为三带喙库蚊的良好诱捕工具。中华按蚊是我国疟疾的主要传播媒介,在我国分布广泛,功夫小帅诱蚊灯对其表现出较强的引诱力,其是否可以替代我国疟疾媒介的监测方法,仍需进一步在中华按蚊活动生境中将其与现行监测方法进行比较;当然,功夫小帅诱捕的干扰昆虫数量较大,也需要工作人员对其造成的分拣和分类的麻烦进行考虑。

3.5 监测工具的筛选在反映蚊媒客观密度前提下尽量简单、方便、易操作

监测是通过特定的监测手段获得蚊虫真实活动状况,包括蚊虫种类、数量、分布及季节变化规律等,以便研究不同蚊媒疾病风险,及时预测预警传播疾病,进而指导防控策略的制定和实施。从工作的便利性考虑,应用最简约工作量获得客观真实的监测结果。需考虑监测工具的实用性,即工具小巧、结实耐用、便于携带和操作简单等。而迈斯萃/加康升级版捕蚊器具有以下优势:①对靶标蚊虫具有一定的诱捕能力;②能够捕获不同媒介蚊种,且捕获的蚊虫数量在工作人员可保证质量分拣的数量范围内;③干扰昆虫捕获数量少。故其具备作为监测工具的特性。但监测工具的选用需要考虑监测结果延续性对于理解相关疾病的发病风险、预测预警的重要作用,新方法是否能够替代原监测方法需开展系列评估试验。

3.6 本研究存在一定局限性

4类饵诱型监测工具仅对饵剂打开包装的最初时间内的诱蚊效果进行了现场研究,而不同监测工具饵剂的持效性不同,需对其进行评价。本研究仅在蚊虫活动季节的羊圈中进行比较,不同蚊种具有不同生物学特性,各自偏好孳生和栖息环境有所差异,而我国蚊虫监测包括人房、医院、公园、牲畜棚等生境,仅牲畜棚包括猪圈、羊圈、鸡窝和养殖场等,应在以上生境中进行全面的监测分析,从而得到比较客观全面的结果。监测工具的转换需要考虑工作场所的条件是否能够在各类监测生境中均获得理想效果,或不同生境中是否可以选择不同的监测工具等;同时监测工作本身具有持续性,应从全局把握结果的连续性,故全国蚊媒监测工具的筛选仍需进一步验证。

志谢: 中国CDC传染病预防控制所媒介生物控制室的专家在评价工具的筛选和现场评价方案制定中给予帮助和支持;永城市CDC的科研人员参与了大量现场工作,同时得到高庄镇卫生院和谢庄村居民的支持与配合,一并志谢
参考文献
[1]
潘峰, 张红志, 李华, 等. 运城农村乙脑媒介成蚊密度季节消长调查[J].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 2008, 14(6): 479-480.
[2]
蔡正华, 陈保忠, 陈志军, 等. 西安地区储存宿主带毒、蚊虫密度、乙脑发病动态分析[J]. 实用医技杂志, 2004, 11(4): 511-512.
[3]
唐晓燕, 张彦平, 许汴利, 等. 河南省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特征与防控策略探讨[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0, 44(4): 329-333.
[4]
李菊林, 周华云, 曹俊, 等. 江苏省疟疾媒介中华按蚊对杀虫剂的敏感性[J]. 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 2011, 23(3): 296-300.
[5]
朱红乾, 张立新, 杨守本, 等. 云南省永胜县疟疾媒介监测分析[J]. 卫生软科学, 2012, 26(5): 456-458.
[6]
郭玉红, 王君, 刘起勇, 等. 登革热传播媒介伊蚊综合治理研究[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08, 19(6): 588-590.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全国病媒生物监测方案(试行)[S]. 北京: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005.
[8]
陆宝麟, 许锦江, 俞渊, 等. 中国动物志.昆虫纲.第9卷.双翅目:蚊科[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1997, 88-106.
[9]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23797-2009病媒生物密度监测方法蚊虫[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9.
[10]
柳小青, 陶卉英, 陈海婴, 等. 2种方法监测蚊虫密度消长和种群构成研究[J].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 2008, 14(4): 262-265.
[11]
满永振, 王冬梅. 2013年北京市密云县病媒生物密度监测结果分析[J]. 首都公共卫生, 2015, 9(2): 59-62.
[12]
行岳真. 2014年淮安特殊监管区成蚊密度监测结果分析[J]. 口岸卫生控制, 2016, 21(1): 62-63.
[13]
李来德, 梁健华, 甄健斌, 等. 2014年新会区城区蚊种群密度及季节消长的研究[J]. 中国当代医药, 2015, 22(19): 161-163.
[14]
闫清丽, 潘德观, 张建明, 等. 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医学媒介生物种群状况研究[J]. 中国国境卫生检疫杂志, 2007, 30(1): 27-35.
[15]
黄金宝, 张建庆, 方义亮, 等. 平潭综合实验区重要病媒生物本底调查初报[J]. 中国科技成果, 2015(8): 36-38.
[16]
鲍庆汉, 姜朝明, 吴黎明, 等. 千岛湖镇蚊媒种群密度及抗药性监测结果[J]. 浙江预防医学, 2016, 28(1): 60-62.
[17]
景晓, 王海岩, 刘尧, 等. 山东省东明县流行性乙型脑炎传播媒介蚊虫的监测[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07, 18(2): 109-111.
[18]
樊坚, 曹晖, 周艺彪, 等. 上海市黄浦区2008-2015年蚊虫消长分析[J]. 上海预防医学, 2016, 28(8): 521-524.
[19]
张琛, 赵丹云, 陈卫军, 等. 天津港南疆港区2014-2015年度医学媒介生物本底调查情况[J]. 口岸卫生控制, 2016, 21(2): 7-9.
[20]
王洪举, 胡松林, 李松凌, 等. 西藏林芝地区察隅县按蚊种群调查[J]. 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 2012, 24(3): 333-335.
[21]
李深, 陈久密, 董玉奎. 夏季蚊虫夜间活动规律监测分析[J]. 医学动物防制, 2005, 21(1): 24-25.
[22]
孟祥杰, 郭艳强, 赵俊. 余杭区农村蚊虫监测结果分析[J]. 预防医学, 2016, 28(8): 832-834.
[23]
徐仁权, 徐宏, 冷培恩, 等. 气体灭蚊工程现场灭蚊效果的研究[J].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 2005, 11(6): 395-397.
[24]
罗超, 孟凤霞, 郭玉红, 等. 2008-2009年长江三峡库区万州农村成蚊监测结果分析[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0, 21(4): 365-368.
[25]
郭玉红, 刘起勇, 尹遵栋, 等. 西藏林芝地区蚊媒初步调查研究[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0, 21(4): 300-302.
[26]
郭玉红, 刘京利, 鲁亮, 等. 诱蚊灯法与人工小时法捕蚊效果比较研究[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2, 23(6): 529-532.
[27]
石华, 王琰, 李翔宇, 等. 几种诱蚊灯对蚊虫的诱捕效果评价研究[J]. 中华卫生杀虫药械, 2016, 22(3): 225-227.
[28]
陈传伟, 郭玉红, 孙重秀, 等. 河南省永城市蚊种构成及季节消长分析[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7, 28(2): 144-147. DOI:10.11853/j.issn.1003.8280.2017.02.012
[29]
郭玉红, 陈传伟, 朱丽, 等. 河南省永城市白纹伊蚊日活动节律初步研究[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6, 27(5): 484-486. DOI:10.11853/j.issn.1003.8280.2016.05.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