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流感活动概况(2016年10月至2017年10月)
  疾病监测  2018, Vol. 33 Issue (3): 260-264

扩展功能

文章信息

龚震宇, 龚训良
Gong Zhenyu, Gong Xunliang
全球流感活动概况(2016年10月至2017年10月)
Review of global influenza activity, October 2016-October 2017
疾病监测, 2018, 33(3): 260-264
Disease Surveillance, 2018, 33(3): 260-264
10.3784/j.issn.1003-9961.2018.03.021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8-01-11
全球流感活动概况(2016年10月至2017年10月)
龚震宇(摘译), 龚训良(审校)     
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浙江 杭州 310051
关键词全球    流感    季节性    
Review of global influenza activity, October 2016-October 2017
Gong Zhenyu(摘译), Gong Xunliang(审校)
1 北半球2016-2017年流感季节的回顾

北半球温带地区人类流感传播通常发生在冬季,每年确切的流感传播季节和活动时间各国不一样。北半球流感季节从10月开始,典型高峰发生在1月或2月。

1.1 北美洲 1.1.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2016-2017年流感季节延续往年趋势,以甲型流感(H3N2)病毒为优势病毒。2016年12月至2017年4月流感活动在10%以上,加拿大流感高峰发生在1月中旬,而美国流感高峰发生在2月。

加拿大甲型流感病毒占88%,乙型流感病毒占12%;美国甲型流感病毒占70%~80%,乙型流感病毒占20%~30%。97%~99%的甲型流感病毒亚型为甲型流感病毒(H3N2)。加拿大所有的甲型流感病毒、美国几乎所有(95%~99%)的甲型流感病毒抗原特性与2016-2017年北半球流感季节疫苗病毒株一致。美国71%的乙型流感病毒亚型为山形乙型流感病毒系。加拿大和美国所有的山形乙型流感病毒、来自加拿大所有的维多利亚系乙型流感病毒特性都与季节性流感疫苗病毒株一致。在美国,87%的维多利亚系乙型流感病毒抗原特性与季节性流感疫苗病毒株一致;其他维多利亚系乙型流感病毒抗原与疫苗病毒株相比有2个氨基酸缺失。

1.1.2 发病率和死亡率

加拿大和美国流感阳性率高峰为25%。加拿大2月初流感样病例(ILI)就诊的比例约为3%,美国约为5.1%。美国ILI就诊比例高于以前的流感季节(3.6%),低于2014-2015年流感季节(6%)。

年龄≥65岁的老年人因流感住院的比例,加拿大为67%,美国为60%。住院治疗的确诊病例感染的优势毒株是甲型流感病毒(H3N2)。美国2016-2017年流感季节累计住院治疗率为65/10万,与甲型流感病毒(H3N2)占优势的2014-2015年流感季节相似,但是高于09甲型流感大流行病毒(H1N1)占优势的2013- 2014年流感季节和2015- 2016年流感季节。年龄≥65岁老年人的流感累计住院治疗率为290.5/10万,比以往流感季节高(84.8/10万),与2014- 2015年流感季节类似。流感累计住院治疗率最低的年龄组是5~17岁儿童和18~49岁成年人。

监测系统资料表明,加拿大年龄≤16岁儿童流感累计住院治疗率,2016-2017年流感季节比前4个流感季节都低。儿童流感相关的住院治疗大部分是甲型流感,而且多数发生在年龄 < 4岁儿童。一半的儿童乙型流感相关住院治疗发生在5~ 16岁儿童。美国56%住院治疗儿童、加拿大67%在重症监护室治疗儿童、美国94%住院治疗成年人和加拿大88%在重症监护室治疗的成年人都患有1种以上的并发症。

美国肺炎和流感归因死亡率高峰为8.2%,与以往流感季节7.9%相近,但低于2014-2015年流感季节的9.3%。甲型流感病毒(H3N2)导致的死亡占儿童流感相关死亡的46.9%(46/98)。在加拿大,监测系统数据表明绝大多数流感相关的死亡(88%~97%)发生在年龄>65岁的老年人,儿童流感相关的死亡很少。

1.2 欧洲 1.2.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欧洲流感监测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欧洲办事处与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合作开展的,每年10月到第二年5月联合在《欧洲流感新闻》上每周公布监测数据。2016年11月中旬至12月欧洲流感活动增加,2017年1月中旬来自哨点监测的标本总体阳性率约为50%,随后逐渐下降,到2017年5月中旬仍然在10%以上。中亚和西亚所有国家流感活动高峰都发生在2017年第1周前。其他地方流感活动高峰时间不同,从12月底至2月。

虽然一些中亚国家乙型流感病毒比例较高(最高38%),但是甲型流感病毒仍然占优势,最高比例为87%。甲型流感病毒以H3N2病毒占绝大多数(99%)。约2/3的甲型流感病毒(H3N2)属于3C.2a1亚型进化支,但是与3C.2a进化支疫苗病毒抗原类似。该地区乙型流感病毒以山形株(Yamagata)为主(占72%),但是在西亚和中亚一些国家以维多利亚系乙型流感病毒为主。乙型流感病毒在流感季节后期占优势,但是数量少,未观察到明显的高峰。

1.2.2 发病率和死亡率

虽然2016-2017年流感季节的流感获得强度各地区和国家不同,但是流感总阳性率高峰为53%,与2015-2016年流感季节类似。有20个国家报告流感高强度活动,比2015-2016年流感季节的16个国家多,与2014-2015年流感季节类似。有4个国家(阿尔巴尼亚、芬兰、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12月底至1月初,匈牙利1月底至2月初)报告了至少持续1周的高流感活动。2016-2017年流感季节未发现明显的从东向西流感蔓延活动。

9个国家(捷克、芬兰、法国、爱尔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西班牙、瑞典、英国)报告了实验室确诊的住院治疗病例。甲型流感病毒(H3N2)在重症监护室治疗病例(占甲型流感的91%)和其他病区(>99%)病例中占优势。大多数报告的住院治疗、实验室确诊病例是年龄≥65岁的老年人,2/3的重症监护室病例年龄>65岁。

本流感季节,欧洲地区有16个国家和地区监测系统报告严重急性呼吸道感染(SARI)住院病例39 713例。这些病例主要以儿童为主,但是有些国家,包括阿尔巴尼亚和塞尔维亚还发现年龄≥65岁病例增加了。10 876例SARI病例检测了流感病毒,阳性率为33%,其中甲型流感病毒占76%,乙型流感病毒占24%,>99%的甲型流感病毒为H3N2病毒。

从21个欧洲国家和地区参加的EuroMoMo网络资料分析表明2016-2017年流感季节大多数国家所有原因死亡和归因于流感死亡率已经显著超标了。2017年1-2月出现了所有原因和归因于流感的超额死亡率高峰,特别是年龄较大的老年人。

1.3 北非洲和西亚 1.3.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2016年10月北非和西亚流感活动开始上升,高峰在2016年底,到2017年2月回落到低水平。报告流感活动的大部分来自西亚国家,2017年5月阿曼和卡塔尔还报告了流感活动。该地区以甲型流感病毒(09大流行株H1N1)、甲型流感病毒(H3N2)和乙型流感病毒共同流行,与以往季节甲型流感病毒(09大流行株H1N1)为主不同。

黎巴嫩和约旦以甲型流感(H3N2)为主。伊拉克比较独特,2016年大多数以甲型流感病毒(09大流行株H1N1)为主。阿曼所有流感亚型共同流行,5月由于甲型流感病毒(09大流行株H1N1)和乙型流感病毒而出现了流感活动高峰。

北非流感活动以埃及报告为主。2017年3-10月报告的流感活动较少。报告流感活动几乎都是甲型流感病毒(H3N2),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有少量乙型流感病毒活动。

1.3.2 发病率和死亡率

西非流感活动比2016年低,特别是巴林、约旦、阿曼和卡塔尔。少数国家系统报告了呼吸综合征监测数据。摩洛哥ILI活动高峰与流感活动高峰一致,每年12月和1月都会出现。摩洛哥医院门诊就诊病例中ILI比例高峰出现在1月,为21/1 000,与往年类似。2017年初,阿富汗报告了SARI活动高峰(每100住院病例12例),与2016年12月流感活动高峰吻合。

1.4 东亚

中国、日本、蒙古和朝鲜2016年底流感活动有上升趋势,在2016年12月或2017年1月达到高峰。与以往流感季节相比,本流行季节日本流感活动上升较早,中国和朝鲜流感活动高峰出现较早。中国流感活动一年通常有2个高峰,冬季高峰比夏季高峰高,但是本流感季节2017年7月流感活动高峰最高。4个国家都以甲型流感病毒(H3N2)为主。中国大多数流行的甲型流感病毒(H3N2)与2016-2017年北半球季节性流感疫苗病毒株类似,而在日本与季节性流感疫苗病毒株关系不大的甲型流感病毒(H3N2)不到50%。朝鲜2016年底第一次甲型流感(H3N2)高峰后出现乙型流感病毒活动的上升。

与2015-2016年流感季节相比,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活动少,但是中国南方在冬季高峰与夏季高峰之间,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活动较多。中国乙型流感病毒以维多利亚系乙型流感病毒为主,而日本乙型流感病毒/维多利亚(894/1 580,占57%)和乙型流感病毒/山形(686/ 1 580,占43%)几乎相等。来自中国和日本的大多数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和乙型流感病毒抗原特性与季节性流感疫苗相符。

2 南半球2017流感季节的回顾 2.1 南美洲的南部锥状地区 2.1.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南美洲南部锥状地区的国家2017流感季节流感活动时间各不相同。阿根廷和乌拉圭流感季节比往年提前,与2016流感季节类似,3月初到中旬流感活动上升,5月中旬到下旬出现高峰。智利和巴拉圭流感活动比往年迟,4月底开始活动,智利流感活动高峰出现在6月初,巴拉圭出现在5月底。一直到10月,这4个国家都有流感活动。以甲型流感病毒(H3N2)为主,与乙型流感病毒共同流行。

2.1.2 发病率和死亡率

从5月底到7月中下旬阿根廷的流感活动一直在警戒阈值之上,高峰出现在6月初,持续到10月ILI的比例为1 784/10万,比2016年略低。在哨点监测中ILI和SARI以年龄 < 5岁儿童最高。2017流感季节全国流感相关死亡数为96例,其中确诊为甲型流感病毒(H3N2)感染占68.7%,96%存在流感发病危险因素,未接种流感疫苗者占61%。

智利6月ILI超过警戒阈值,高峰出现在6月中旬,比往年平均时间略早。医院急诊室肺炎就诊情况与2016年类似。2017年1-10月SARI监测病例总数4 604例,占所有住院治疗人数的40%。检测1 948例SARI病例,其中552例(28%)流感检测阳性,897例(46%)呼吸道合胞病毒(RSV)检测阳性。SARI相关死亡189例,其中35例(19%)归因于流感死亡,33例是甲型流感(H3N2)死亡。

巴拉圭ILI活动在2月底达到警戒阈值,一直持续到6月,高峰出现在6月初。ILI高峰与以往3个流感季节类似,但是出现比往年早。2017年1-10月,哨点监测报告的SARI病例为5 671人(占所有住院治疗病例的60%)。大多数病例为年龄 < 2岁儿童和年龄>60岁的成年人,与往年类似。这些SARI病例中,625例(占11%)进入重症监护室,341例(6%)死亡。死亡病例中49例(占14%)归因于呼吸道病毒感染,其中25例(7%)与甲型流感(H3N2)病毒感染有关,11例(3%)伴有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9例(3%)伴有乙型流感病毒感染。本流行季节累计SARI病例数和死亡数比2016年(5 953例,377例死亡)低,比2015年(4 909例,死亡253例)高。死亡病例的比例与往年类似(5%~6%)。

2017年乌拉圭因SARI住院治疗占总住院的比例为2.5%(1 235例SARI病例),与2016年(2.8%,1 722例SARI)和2015年(2.5%,1 520例SARI)类似。6月中旬这个比例达到高峰,与往年类似。SARI病例进入重症监护室的比例高峰在5月中下旬。2017年,进入重症监护室的SARI病例高峰出现较早,但是比例高峰(13%)比2016年的32.8%低,与2014和2015年类似(分别为14%和10%)

2.2 南非 2.2.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从2017年5月的第一周开始,南非开始报告甲型流感(H3N2)散发个案,5月第4周,病毒哨点监测发现流感病毒上升到10%时流感季节开始流行。以往南部非洲流感季节一般从5月最后1周开始,6月中旬流感病毒发现率上升到50%,一直持续到9月初,然后迅速下降,9月底流感季节结束。

流感季节开始甲型流感(H3N2)占优势一直到8月底,乙型流感病毒开始占优势,5-8月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流行始终处于低水平。从2017年1月1日到10月1日开展了流感监测项目,流感阳性率为17%(1 077/6 514),分型分析大多数为甲型流感(H3N2)(占73%,786/1 077),其次为乙型流感(占22%,235/1 077),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只占5%(53/1 077)。

2.2.2 发病率和死亡率

从7个省的医院监测数据表明,肺炎和流感住院病例8月初最多,门诊病例7月初最多。肺炎和流感住院病例的高峰比例为5.7%(5年平均,范围4.9%~ 6.1%),门诊病例的高峰比例为2.6%(范围2.3%~3.1%)。

流感传播阈值(ILI阳性百分比)和影响(SARI中流感的百分比)可以采用移动流行病学方法(MEM)预测预警,还可以采用R语言连续分析。监测发现第一个4周流感活动低水平,接下来的9周处于中等传播,季节性总体影响低。

2.3 澳大利亚 2.3.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在澳大利亚东部一些州6月中旬流感活动开始上升,比往年提前1个月,高峰出现在8月中旬,2017年10月回到基线水平。2017年流感季节比2016年流感季节开始早,2017年季节高峰出现时间与往年类似,持续时间较长。西部一半的州流感活动与往年类似,高峰出现较迟。

一直到2017年10月20日,实验室确诊流感病例中以甲型流感为主,占报告病例的63%(57%的未分型甲型流感、5%的H3N2甲型流感、1%的09大流行毒株H1N1甲型流感)。乙型流感病毒占36%,而2016年乙型流感病毒只占11%。截止2017年1月22日,澳大利亚哨点监测研究网络(ASPREN)检测了ILI 2 272例,流感阳性占42%,其中甲型流感27%(9%未分型甲型流感、16%的H3N2甲型流感、2%的09大流行毒株H1N1甲型流感),乙型流感占16%。流感季节开始以来,监测发现从8月初到9月中旬,ILI中流感阳性率连续6周超过50%,与前5年相比,2012年、2015年连续5周、2013年连续3周、2014年1周超过50%。

2.3.2 发病率和死亡率

自从2009年大流行以来,2017流感季节的澳大利亚流感活动处于最高水平。哨点监测资料表明,从流感季节开始到10月中旬,全国ILI的累计比例为16.4/1 000,比前5年平均值(11.9/1 000)高,但未超过2009年大流行的26.0/1 000。

2017年1月到10月20日,报告给国家疾病监测系统的流感实验室确诊病例217 166例,是2016年同期报告病例数的2.5倍,比以往季节都高,说明了本流感季节流感活动较长和较高。

年龄≥80岁的成年人罹患率最高,主要为甲型流感(H3N2),罹患率第2位的是5~9岁儿童,主要为乙型流感。

2017年进入哨点医院流感并发症警报网络(FluCAN)的流感确诊病例是前5年平均值的2.2倍,说明社区严重流感病例较多。尽管流感确诊病例有所增加,但是需要进入重症监护室的重症流感病例与往年类似。2017年哨点医院住院需要进入重症监护室的流感病例约为8.8%,在前5年的范围之内(范围8.7%~14.2%)

2017年实验室确诊流感死亡病例较多,大部分死亡病例是老年人,>90%的死亡病例年龄≥65岁,平均年龄为85岁。

2.4 新西兰 2.4.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2017年新西兰流感季节从6月开始超过基线水平,高峰出现在7月,9月降低到季节水平下,开始与持续时间与往年类似。

2017年1-8月底,哨点监测发现的ILI和SARI病例中实验室确诊流感病例4 689例。其中1 745例(37%)为甲型流感(H3N2)、276例(6%)为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688例(15%)为乙型流感(山形株)、16例(0.3%)为乙型流感(维多利亚系),810例(17%)为乙型流感未分型,1 151例(25%)为甲型流感未分型。

2.4.2 发病率和死亡率

2017年新西兰流感疾病负担比往年平均值低,7月初ILI发病率高峰为52/10万,高于2016年水平(22/10万),低于2015年水平(150/10万)。2017年5-8月,奥克兰和马努考(人口90 5622)卫生委员会监测报告了1 364例SARI病例。检测了960名SARI病例,流感病毒阳性317例,阳性率33%。年龄≥80岁的老年人SARI相关流感发病率最高,达283/10万,其次是年龄 < 1岁的婴儿,为145/10万。

3 2016-2017年流感季节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流感活动的回顾

与温带气候有明确季节性高峰不同,热带和和亚热带地区人类流感活动多变和不可预测。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流感活动每年显著不同,该地区有些国家因为地理或者纬度不同形成独特的微小气候,流感活动呈现季节性趋势。

3.1 中美洲和加勒比海 3.1.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2016-2017流感季节,除了少数国家外,大多数加勒比海国家流感活动与往年类似:牙买加和苏里南流感活动高峰出现比往年晚,瓜德罗普、马提尼克和波多黎各流感活动高峰出现比往年早。古巴流感活动与往年一样多变。整个地区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甲型流感(H3N2)和乙型流感共同流行,大多数时间以甲型流感(H3N2)流行为主。哥斯达黎加在2017年流感季节开始时报告了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和甲型流感(H3N2)共同流行,2017年底乙型流感病毒活动增加。2017年底古巴、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海地、洪都拉斯都报告了甲型流感(H3N2)病毒活动。整个流感季节还报告了乙型流感病毒活动,特别在哥斯达黎加、巴巴多斯、多米尼加、危地马拉、牙买加、尼加拉瓜和巴拿马。墨西哥甲型流感(H3N2)和乙型流感共同流行,从1月到4月还伴有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流行。

3.1.2 发病率和死亡率

2016年底哥斯达黎加SARI病例占所有住院病例总数的8%。在流行季节高峰期,SARI病例占重症监护室病例的40%,比2015-2016年流行季节高峰期稍低(50%),占同期所有死亡病例的20%。牙买加肺炎病例与往年类似,2017年3月达到高峰,而SARI病例在2017流行季节始终低于平均流行曲线,SARI病例低于住院病例总数的2%。墨西哥在流行季节结束时累计急性呼吸道感染和肺炎病例数比往年低,急性呼吸道感染和肺炎病例发生高峰与往年类似,出现在2月中旬。流感相关SARI和ILI病例的病死率达8%(503/6 090),比2015-2016年流感季节的6%高。大多数流感相关死亡是由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导致。

3.2 热带的南美洲 3.2.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巴西、玻利维亚和秘鲁的流感活动具有典型的季节性,有1个高峰。哥伦比亚流感活动在1月和6月初有2个高峰。厄瓜多尔流感活动与往年有2个高峰不同,只有一个高峰(从12月底至1月)。该地区以甲型流感(H3N2)为主,伴有乙型流感病毒活动,特别是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截止2017年10月中旬,一些国家仍然报告发现流感活动。

3.2.2 发病率和死亡率

从2017年1月到10月,巴西报告了18 491例SARI病例,高于2015年的11 092例,低于2016年的50 558例。巴西西南地区报告的SARI病例大多数发生在圣保罗州。SARI病例病死率为14%(2 594/18 491),比往年高。SARI死亡病例中16%为流感确诊病例,而报告有流感危险因素的占80%。流感相关死亡病例的平均年龄为62岁(0~98岁)。2017年1-10月,哥伦比亚急性呼吸道感染(ARI)和SARI病例的比例比往年低。由于流感而死亡的病例比例尚不知道。厄瓜多尔,SARI病例占住院病例总数的比例在3月中旬达到3%的高峰,这个高峰值比往年低。

3.3 热带南部亚洲 3.3.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热带南部亚洲流感活动高峰出现在2017年初和2017年8月。该地区大多数国家以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为主,也有少量甲型流感(H3N2)和乙型流感病毒。除了斯里兰卡流感活动只有1个高峰外,其他国家与往年类似都有2个高峰。伊朗以甲型流感(H3N2)为主。与往年比较,孟加拉国、巴哈马和尼泊尔流感活动较高,而伊朗较低。马尔代夫从2月中旬到4月中旬,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出现了尖峰,流感病毒阳性率达60%。

3.3.2 发病率和死亡率

来自哨点监测报告表明不丹的ILI和SARI病例数比往年多。2017年初ILI和SARI病例开始上升,6月和8月达到高峰。伊朗12月中旬SARI病例数达到高峰,与流感病毒监测数据一致。马尔代夫到2017年3月中旬,发现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感染病例155例,32例入院治疗,3例死亡。

3.4 东南亚 3.4.1 季节性和流感病毒特性

西太平洋地区的热带国家流感活动有历史趋势。新加坡流感活动高峰发生在5月,而斐济高峰出现在3月,比往年早。越南流感活动高峰出现在7月,比往年迟。法属新喀里多尼亚流感活动高峰出现在9月,比往年迟。泰国流感活动高峰出现在8月,比2016年早。

柬埔寨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和甲型流感(H3N2)共同流行,斐济、印度尼西亚和老挝甲型流感(H3N2)和乙型流感共同流行。新加坡和泰国所有3个亚型流感共同流行,从2016年底到2017年8月,马来西亚3个亚型共同流行,从2017年6-8月,菲律宾3个亚型共同流行。缅甸从2017年7月开始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显著上升,到8月达到高峰。

3.4.2 发病率和死亡率

东南亚大多数国家2017年流感活动与往年类似。新加坡ILI病例高峰比例达到70%,老挝2017年9月和10月ILI病例比例达到高峰,为40%,与2015年类似,高于2016年的30%。新加坡急性呼吸道感染ARI病例就诊情况与往年类似,3月开始上升6月下降到平均水平。印度尼西亚ILI就诊病例比例比2015-2016流感季节低。

3.5 中非热带地区

西非流感活动高峰出现在2016年10-11月,2017年初出现第2个流行高峰。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3月以乙型流感病毒流行为主。2017年3月以来,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和乙型流感共同流行。2016年10-12月大多数流感活动报告来自科特迪瓦、加纳和多哥。布基亚法索、马里和尼日利亚2017年初以乙型流感流行为主。2017年3月以来大多数流感活动报告来自科特迪瓦、加纳和塞内加尔,加纳以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为主,塞内加尔乙型流感病毒为维多利亚系,科特迪瓦两种病毒共同流行。

中部非洲以乙型流感流行为主,在开始几个月,喀麦隆报告了乙型流感病毒未分型,中非共和国发现了乙型流感病毒维多利亚系。

东非流感活动一般从2017年3月逐渐上升持续到8月,高峰出现在6月。东非以甲型流感(H3N2)为主,伴随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和乙型流感病毒共同流行。流感报告主要来自马达加斯加、毛里求斯、坦桑尼亚和乌干达。其他国家(肯尼亚、莫桑比克、卢旺达和赞比亚)报告了一些散发病例。埃塞俄比亚大部分时间报告了H3N2病毒活动,少数月份报告有乙型流感病毒病毒。

4 疫苗效果评价 4.1 2016-2017年北半球流感疫苗效果的最终评估

总的来说,北半球各国流感疫苗效果评估表明对甲型流感(H3N2)可以提供中等程度的防护,对乙型流感病毒防护作用很好。

因为北半球甲型流感(H1N1)流行程度较低,只获得了1份对H1疫苗的效果评估研究资料,评估表明疫苗接种后的防护效果为54%,但是可信限很宽,且包含0(可信限CI:-11%~81%)。本研究中的病毒抗原特性与疫苗株(甲型流感/加利福尼亚/07/09)类似。

有多个研究结果表明了流感疫苗对甲型流感(H3N2)的防护效果。对所有年龄组的门诊患者,疫苗效果从20%(95%CI:-6%~40%)到64%(43%~78%)。与以往季节比较,2016-2017年流感季节流感疫苗对甲型流感(H3N2)的防护作用比2015-2016年流感季节低,比2014-2015年季节高。对年龄18~64岁成年门诊病例的疫苗效果从11%(95%CI:-29%~39%)到61%(95%CI:7%~84%)。对年龄 < 18岁的儿童门诊患者的疫苗效果从24%(95%CI:-35%~57%)到67%(95%CI:42%~81%)。所有住院病例的疫苗防护效果很低。对进化支3C.2a甲型流感(H3N2)的所有研究表明疫苗效果是 < 50%。北半球大部分甲型流感(H3N2)属于亚进化支3C.2a1,少数针对该亚进化支疫苗效果评估的研究表明防护效果不会低于对进化支3C.2a甲型流感(H3N2)的防护效果。

门诊患者和住院病例接种疫苗对乙型流感病毒的疫苗防护效果类似,范围从52%(95%CI:-4%~78%)到56%(95%CI:41%~67%)。其他来源的乙型流感病毒防护效果也类似,一般高于50%。

4.2 2017年南半球流感疫苗效果的暂时评估

总的来说,2017年流感季节南半球流感疫苗对甲型流感(H3N2)的防护效果是低的。大多数评估的可信限很宽,且包含0,难以解释。可信限宽是因为研究样本量少或者人群疫苗接种覆盖率低。大部分研究表明流感疫苗对乙型流感病毒有良好的防护效果。

南半球一些国家开展的评估研究通常在流感季节的早期(根据研究来定,3-9月),这个时候因为甲型流感(09年大流行毒株H1N1)流行很少,所以疫苗保护作用的评估资料有限。新西兰对门诊病例开展的流感疫苗对甲型流感(09年大流行毒株H1N1)的防护效果评估为60%(95%CI:-4%~85%),而澳大利亚评估结果为50%(95%CI:8%~74%)。

新西兰所有年龄组的门诊病例对甲型流感(H3N2)的评估结果为8%(95%CI:-24%~31%),南非是29%(95% CI:-22%~9%)。新西兰年龄 < 18岁的儿童一项评估结果比所有年龄组都要高,为58%(95%CI:-5%~83%)。住院病例的疫苗效果从拉丁美洲的26%(95%CI:2%~43%)到新西兰的42%(95%CI:-6%~69%)。澳大利亚2017年流感疫苗对甲型流感(H3N2)防护效果与2016年流感季节类似,但是比2015年流感季节低。

所有年龄组的门诊病例研究表明流感疫苗对乙型流感病毒的防护效果从新西兰的45%(95%CI:22%~61%)到澳大利亚的57%(95%CI:41%~69%),与18~64岁年龄组成年人结果类似。新西兰的一项低年龄 < 18岁的门诊病例研究表明,流感疫苗对乙型流感病毒的防护效果良好,为76%(95%CI:30%~92%)。来自澳大利亚住院病例的疫苗防护效果只有21%(95%CI:-11%~49%),而新西兰住院病例的疫苗防护效果较高为61%(95%CI:13%~82%),未获得各亚型的疫苗效果评估资料。

5 总结

2017年流感季节除欧洲和东亚开始上升时间和高峰比往年早外,全球其他地区与历史趋势相似。从2016年10月至2017年10月,除了少数地方外,北半球和南半球流感季节都以甲型流感(H3N2)为主。在西亚、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南亚和东南亚、中非一些国家,甲型流感(09大流行毒株H1N1)流行为主。

流感传播强度与往年类似,但是澳大利亚东半部发生了流感高强度流行。新西兰的流感活动显著低于往年。本流感季节以甲型流感(H3N2)为主,许多国家因流感相关疾病进入重症监护室较多,主要是年龄>65岁老年人。

总之,本流行季节流感病毒没有遗传学或抗原的变化,主要病毒特性与流感疫苗病毒株类似。甲型流感(H3N2)抗原复杂,疫苗效果研究评估表明流感疫苗对流感病例有中等或者适度的保护作用。

流感病毒学和流行病学特性评估是了解流感事件严重性的关键。与历年流行病学数据(ILI、SARI、肺炎和死亡率)比较分析可以发现异常事件,及时发布预警通告。收到了多个地区一些国家关于严重流感暴发疫情、聚集性疫情、重症病例以及与流感相关死亡病例报告。有些国家刚刚开展流感监测,缺乏历史数据来比较评估疫情的严重程度。我们不仅要监测中等程度病例,而且还要发现流感的重症病例,应采用适当的实验室方法来证实流感病例的存在。流感感染后不但在高危人群中可以发生并发症死亡,而且在非高危人群中也可以导致死亡。

在WHO全球流感监测和反应系统(GISRC)中的WHO流感协作中心和国家流感中心可以鉴定流感病毒的潜在变化,判断目前流感疫苗的覆盖率和抗病毒药物的敏感性。

[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龚震宇 摘译自 WER 2017, 92 (50): 761-779 龚训良 审校]

作者贡献:

龚震宇  ORCID:0000-0002-3650-5399

龚震宇:翻译

龚训良:审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