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地质学报  2017, Vol. 25 Issue (6): 1583-1592   (6029 KB)    
Article Options
  • PDF (6029 KB)
  • Full Text HTML
  • Abstract
  • Figures
  • References
  • History
  • 收稿日期:2016-09-29
  • 收到修改稿日期:2017-05-28
  • 扩展功能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
    加入引用管理器
    Email Alert
    文章反馈
    浏览反馈信息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蒲建军
    梁庆国
    刘璐
    刘贵应
    桩及桩板墙加固路基边坡的对比室内模型试验研究
    蒲建军①②③, 梁庆国①②③, 刘璐①②③, 刘贵应    
    ① 土木工程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兰州交通大学) 兰州 730070;
    ② 甘肃省道路桥梁与地下工程重点实验室 兰州 730070;
    ③ 兰州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 兰州 730070;
    ④ 中铁二院重庆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 重庆 400023
    摘要:设计了尺寸相似比为1:25的室内试验模型,对两组不同支护方式下预设滑面的边坡模型进行逐级水平推移式加载,对比分析了在横向荷载作用下抗滑桩及桩板式挡墙(后置式挡土板)两种支护结构的受力及变形特点(考虑深层滑坡)。研究发现:边坡-支护结构系统的破坏明显分为3个阶段,即滑体土压密阶段、支护结构主要变形阶段及支护结构失效阶段;距桩顶14cm的同一水平位置桩后土压力传递效率较低,与距加载板位置远近成反比,呈指数变化规律;抗滑桩仍是两种支护结构的主要受力构件,挡土板延长了模型破坏的主要变形阶段,加固效果显著;桩板支护结构较抗滑桩支护多承受一级荷载(0.5kN),承载力提高了14.29%;挡土板优化了桩后土压力的分布形式,使作用在整个桩背侧土压力合力的作用点更靠近锚固端,有利于抵抗桩身的挠曲变形。本研究可为这两种边坡支护结构形式的选择提供参考。
    关键词抗滑桩    桩板墙    桩后土压力    挠曲变形    
    COMPARATIVE MODEL TEST ON SUBGRADE SLOPE REINFORCED WITH PILE AND SHEET-PILE WALL
    PU Jianjun①②③, LIANG Qingguo①②③, LIU Lu①②③, LIU Guiying    
    ① National Demonstration Center for Experimental Civil Engineering Education(Lanzhou Jiaotong University), Lanzhou 730070;
    ② School of Civil Engineering, Lanzhou Jiaotong University, Lanzhou 730070;
    ③ Key Laboratory of Road & Bridge and Underground Engineering of Gansu Province, Lanzhou 730070;
    ④ Chongqing Survey & Design Institute, China Railway Eryuan Engineering Group Co. Ltd., Chongqing 400023
    Abstract: An indoor slope model is designed and constructed for experimental test. A sliding surface is pre-installed in the slope model. The slope is reinforced with pile and sheet pile wall respectively. The geometry dimensional similarity ratio of the indoor slope model to the actual slope size is 1:25. The model is horizontally loaded step by step. Comparative analysis on the force and deformation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wo different supporting structures under horizontal load is conducted.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failure process of the slope-support structure system is divided into three stages. They are the sliding soil compaction stage, the main deformation stage of supporting structure, and the failure stage of supporting structure stage respectively. Transfer efficiency of soil pressure behind the piles is relatively low at the same horizontal position of pile 14cm below the pile top, which is inversely proportional to the position of the loading plate and in exponential variation law. Anti-slide pile is the main bearing component of the two supporting structures, and the retaining plank extends the main deformation stage of model damage. The reinforcement effect is obvious. Compared with the anti-slide pile supporting structure, the ultimate load of pile supporting structure is 0.5kN more than that of anti-slide pile, and the bearing capacity of pile supporting structure increases by 14.29%.Distribution form of soil pressure behind the piles is optimized by adopting retaining plank, which makes the soil pressure closer to the end of the anchor and is propitious to resist the flexure deformation of the pile body. This research can provide references for selecting the two different slope supporting structures.
    Key words: Anti-slide pile    Sheet-pile wall    Soil pressure behind pile    Flexure deformation    

    0 引言

    自20世纪40年代,国外就开始使用桩板墙来加固边坡,以取代造价高昂的重力式挡土墙结构。我国是20世纪70年代初在柳枝线上首次将桩板墙应用在路堑边坡中。桩板墙结构因其抗滑能力强、圬工量小、桩位布置灵活、施工方便、施工影响范围小等诸多优点,自出现以来便受到边坡工程界的青睐,近些年来更是在铁路、公路、港口等工程中得到了广泛应用(巨能攀等,2006王峰等,2012)。桩板结构起源于抗滑桩,但由于其受力机理与抗滑桩不同,工程学术界对这两种支挡结构的相关研究工作一直在持续中。

    陶波等(2005)对抗滑桩与周围土体间相互作用力的分布规律进行了数值模拟分析,并指出抗滑桩与围岩间的作用力由侧向膨胀力和等效锚固力组成并且呈非线性分布;韩爱民等(2006)借助平面有限元数值模拟分析了被动抗滑桩在无黏性土和黏性土条件下的土拱形成机理,并指出桩、土参数对土拱效应的影响;杨明等(2008)利用离心模型试验和数值模拟分析相结合的方法指出,抗滑桩加固滑坡时桩间形成的土拱拱形近似于抛物线形,并将其破坏模式分为土体下滑推力过大引起拱顶土体的剪切破坏和拱脚土体受相邻两个土拱作用力时发生挤压塑性破坏两类;董捷等(2010)对柔性板桩板墙加固斜坡填方地基的土压力分配问题进行了研究,认为桩间采用柔性挡土板时,作用于挡土板上的土压力相对较小,挡土板布置于桩前或是桩后,桩板墙的土压力最终全部传递至桩身嵌固段;黄治云等(2013)对桩板墙土拱效应及土压力传递特性进行了试验研究,认为挡板刚度、桩间距、土体材料性质及挡板的布置方式均对桩板墙背侧土拱效应的发挥有着重要影响;罗渝等(2014)探讨了桩板墙加固边坡的稳定性,给出了为保证边坡稳定,桩板墙结构中抗滑桩应提供抗力的计算公式,等等。

    总结发现,目前针对抗滑桩支护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桩间土拱效应的研究,如何有效利用土体自身强度形成的拱效应来达到支护的目的是其研究的焦点。而对桩板墙的研究主要围绕桩板结构受力变形特性方面,如何布置桩板位置来优化结构的受力是其研究的焦点。两者分别独立取得了大量丰硕的研究成果(Lawrence,2002钱德玲等,2005刘静,2007刘钦等,2011胡云龙,2013肖宏等,2013梁瑶等,2014王振强,2014),但对这两种支护结构的研究缺乏对比,尤其是利用平行模型试验的对比研究几乎没有。另外,目前的研究资料中很少考虑桩板材料相同的情况,而在工程实践中桩及桩板墙结构无论是现浇还是预制其材料均是混凝土材料。鉴于上述原因,本论文设计了相似比为1 ︰ 25的对比模型试验,通过模型试验对这两种支护结构的承载机制及变形特性进行对比研究。

    1 工程概况

    渝怀二线典型路基帮宽段K375+264~K375+284,线路临坡面路肩桩板墙预加固桩3根,桩中心间距6m,桩尺寸为1.5m×2m×13m(宽×高×长),桩间设后置式挡土板,高5m。工程地质条件:底层土<31-1W2>灰岩夹白云质灰岩(∈2p),弱风化带<W2>,Ⅴ级次坚石,A组填料;中层土2~3m,为<4-4>黏土(膨胀土)(Q4dl+el),Ⅱ级普通土,D组填料;上覆土3~5m,为<1-1>人工填土(碎石土)(Q4ml),Ⅳ级软土,B组填料(图 1)。

    图 1 实际工况断面 Fig. 1 Actual working condition section

    2 试验方案
    2.1 总体方案设计

    依托项目工程实际,将原型按1 ︰ 25进行等比例缩小,材料选用相似材料。鉴于一般滑坡主要分为滑体、滑床和滑带3部分,试验模型视中层土<4-4>和上层土<1-1>为滑体(主要考虑深层滑坡,因实际工况中表层土经过人工夯填,不易发生浅层滑坡),底部灰岩<31-1W2>为滑床,人工预设滑面(材料、位置),由滑坡后缘施加推力进行逐级加载,重点探讨抗滑桩及挡土板的承载机制和变形特性。试验设计了3根桩的两组模型试验(中间桩受边界效应影响较小,具有代表性):第1组,路基帮宽后,对边坡进行桩板支护;第2组,路基帮宽后,对边坡进行抗滑桩支护(刘璐,2016)。

    为对上述两种工况下支护结构的受力及变形特性进行对比研究,两组模型试验的模型尺寸、模型材料、监测元件布设位置、加载方式均相同。试验模型尺寸(表 1)。

    表 1 工况原型与试验模型结构尺寸 Table 1 Structure sizes of engineering prototype and test model

    2.2 试验模型

    依据工况原型和尺寸设计相似比,确定模型箱大小为100cm×80cm×100cm的立方体,由角钢焊接和螺栓连接而成,前后(内侧)安装1cm厚透明有机玻璃板,以便于观察,左右(外侧)两侧下部安装厚2cm的木质三合板外加角钢进行固定,充当下部基岩固定边界,右侧上部为自由边界,左侧上部为钢质推力板。模型箱底部焊接1cm厚钢板,箱顶不封闭,在模型箱左侧安装加载反力架,用螺丝角钢锚固在箱体上。模型箱构造(图 2)。

    图 2 模型箱 Fig. 2 Model box

    为使研究问题简化,实验采用黄土做滑体材料来代表实际工况中的人工填土及膨胀土,碎石来做滑床材料充当灰岩,人工预设滑面采用1cm厚的PVC软质玻璃板。制作桩和板的材料均为有机玻璃,试验测得有机玻璃弹性模量为1.72GPa,实际工程中抗滑桩预估弹性模量为40GPa(考虑配筋影响),模量比约为23,基本满足刚度相似比。试验用黄土取自兰州市安宁区某人工开挖黄土边坡,碎石来自兰州某砂石料厂,有机玻璃购自兰州某有机玻璃厂。黄土的基本物理力学参数严格按照《铁路工程土工试验规程》由室内试验测得(表 2)。

    表 2 试验土样物理力学参数 Table 2 Physical and mechanical parameters of soil samples

    模型试验的相似关系主要以桩板支护结构几何尺寸和桩板弹性模量为控制量来设计(表 3)。

    表 3 模型试验相似常数 Table 3 Similarity coefficients of table model test

    两组对比模型试验正式开始前,对人工预设滑面无支护结构边坡进行推移式加载,通过试验验证了其人工预设滑面即为边坡的最危险滑裂面(图 3),可见两组对比试验中将人工预设滑面视为模型的最危险滑裂面是可靠的。

    图 3 无支护边坡沿人工预设滑面破坏 Fig. 3 The failure of the slope along the artificial sliding surface

    2.3 元件排布及数据采集

    本次模型试验主要监测元件:①微型土压力盒(尺寸28mm×9mm,量程为100kPa和200kPa);②应变片(尺寸6mm×4mm);③百分表(量程3cm和5cm)。所采用的数据采集系统为INV2312无线总线静态应变测试分析系统。应变片按1/4桥接入,土压力盒按全桥接入,应变片两端头分别接采集系统的a和bq端,土压力盒红、黄、黑、白四头分别接a、b、c、d端。另外,补偿接口分别接有机玻璃补偿。采集系统通过无线接收方式与计算机连接。

    试验前对测试元件进行排布设计(图 4)。测试元件主要排布于桩身前后及滑体土中,考虑到过多排布测试原件会对土压力产生影响,同时为削弱边界效应,仅以2#桩为代表,于桩身前后特征部位贴应变片并在土体中埋设土压力盒,以研究桩的承载机制及变形特性。另外在2#桩中轴延长线上的滑体土中也埋设土压力盒以了解土压力传递规律。

    图 4 试验模型及测试元件排布(单位:cm) Fig. 4 Test model and testing elements arrangement(unit: cm)

    2.4 模型填筑及加载

    为了让模型试验填筑时具有较好的压实度,试验黄土样配土含水率接近土样最优含水率wop。从图 5中可以得到土样的最优含水率wop=16.2%,对应的最大干密度为ρdmax=1.73g ·cm-3,因此试验配土含水率确定为16.5%,填土密度按1.6g ·cm-3控制。

    图 5 土样击实曲线 Fig. 5 Compaction curve

    试验模型分两部分进行填筑,滑床部分的碎石填筑以及滑体部分的黄土填筑,均采用人工分层夯实,填筑到预定位置埋设相应元件。模型填筑完成后静置24h,按设计坡面进行削坡,安装好反力架、桩顶和推力板以及桩间挡土板(第1组试验)位移百分表之后调试数据采集系统并准备开始试验加载,模型及加载装置(图 6)。

    图 6 模型及加载装置 Fig. 6 Model and loading devices

    试验采用静压法进行逐级加载,油压千斤顶每级加载0.5kN,每5min测计一次百分表读数,待数据趋于稳定后(约1h)加载下一级。当桩体产生明显较大的位移或者变形,且下一级荷载无法成功加载时,认为模型破坏,试验结束。

    3 试验结果及分析
    3.1 两组模型破坏形式及特点分析
    3.1.1 路基边坡的破坏

    观察两组试验滑体的变形破坏情况发现:两组试验模型均发生了预设滑面(主滑面)和二级滑面的滑坡破坏(图 7a图 7b)。桩板支护的二级滑面位于主滑面以上约12cm的位置,剪切破裂面整体走向趋于水平,但在中心位置其走向有向浅层发展的趋势,此处路基上部发生小范围拱起,出现微小横向裂缝(图 8)。初步分析认为,模型顶部临空,路基填土双轴受压,直接导致土体向临空面拱起,并产生了鼓胀裂缝。抗滑桩支护的二级滑面位于主滑动面以上约7cm处,相比第1组试验距离主滑面更近,桩间填土在2#桩后附近产生许多微小纵向裂缝,桩间土体被横向挤出(图 8)。初步分析认为,桩-土相互作用产生了“卸荷拱”,当桩间土体中的一部分应力传递到桩上后,桩间土体内仍有较大的应力而不能自稳,迫使桩间土体被挤出,桩间土体与桩背土体形成了位移差,桩背产生裂缝。

    图 7 试验模型破坏情况(正面) Fig. 7 Failure situations of model tests(front side) a.桩板支护(第1组);b.抗滑桩支护(第2组)

    图 8 两组试验模型破坏情况(顶面) Fig. 8 Failure situations of model tests(upper apex) a.第1组试验;b.第2组试验

    3.1.2 支护结构的失效

    两组试验在横向推力作用下桩身自由段均产生挠曲变形,桩顶处挠度最大但第1组试验桩顶变形小于第2组。由此可见,两种支护结构的主要受力构件均是抗滑桩,但刚性桩板结构板-土相互作用对减轻桩身因受压发生挠曲变形有一定贡献。此外,边坡坡脚部位的土体受横向力作用被推出。由图 9可以看出,滑体部分水平位移第1组试验为1.8cm,小于第2组试验的2.4cm。

    图 9 坡脚横向位移 Fig. 9 The horizontal displacement of slope toe a.桩板支护(第1组);b.抗滑桩支护(第2组)

    3.2 滑体内土压力监测结果分析

    试验结果表明两组试验中,土体传递压力时同一监测位置的监测结果相近趋势相似,仅在支护结构前稍有差异。鉴于此,本文以第1组试验滑体土A~F点的土压力监测结果绘制土压力-时间关系曲线(图 10)。

    图 10 滑体土中的土压力 Fig. 10 Soil pressure of the sliding soil

    图 10知滑体土各监测点的土压力均呈现明显的阶梯状逐级增长趋势,与加载曲线的变化极为相似。相对于滑动方向,同一竖直面(例如A和D)上下两监测位置的土压力大小相当,同一水平面内(如A、B、C或D、E、F)3个监测位置的土压力自加载端向桩背受荷端迅速衰减。

    分别对3组监测点A和D、B和E、C和F的平均土压力值进行计算(土压力取各级荷载维持阶段的均值),得到相对滑动方向的3个不同竖直面的土压力σ1、σ2、σ3,分别绘制σ1、σ2、σ3随荷载变化曲线及σ2与σ1,σ3与σ1的比值曲线(图 11)。

    图 11 土压力均值对应位置(单位:cm) Fig. 11 The position of mean soil pressure(unit: cm)

    图 12可以看出,σ2与σ1,σ3与σ1的比值均随荷载的增加而逐渐增大。因此,推移式滑坡模型后缘加载推力值越大,土体压力传递效率将越高,在不同垂直位置(如B与C)土压力传递率的变化趋势类似。

    图 12 土压力随荷载变化曲线及比值曲线 Fig. 12 Curves of soil pressure vs.load and ratio value

    另外,σ2与σ1在各级加载下的比值在0.26~0.47的范围内变化,而σ3与σ1的比值变化范围为0.03~0.2,计算σ2与σ1、σ3与σ1在整个加载过程中比值的平均值分别为0.37、0.09,以距离加载板较近的监测点A垂直线为基准线,土压力值为σI,以及距A点水平距离分别为16cm、32cm的B、C两点垂直位置处的土压力σ、σ,绘制三点处土压力与σ1的比值曲线,并进行拟合(图 13)。可以看出,距桩顶14cm的同一水平位置的土压力在传递过程中,传递效率随距基准点A距离的远近呈现指数变化趋势,土体颗粒的碎散性使得土体压力的传递效率较低,从距离A点22.7cm开始,土压力的传递率就不足20%。

    图 13 土压力传递率随距离变化趋势曲线 Fig. 13 Soil pressure transfer rate vs.distance curve

    3.3 位移监测结果对比分析
    3.3.1 桩顶及挡土板位移

    将两组模型中1#~3#桩桩顶和第1组模型桩间挡土板的位移监测数据,绘制成时间-位移曲线及加载曲线(图 14a图 14b)。

    图 14 桩板位移曲线 Fig. 14 Sheet-pile displacement curve a.桩板支护(第1组);b.抗滑桩支护(第2组)

    图 14中的位移曲线(以2#桩为准)大致划分为3个阶段:

    第1阶段(滑体土压密阶段):两组试验前4级加载均属于这一阶段。滑坡后缘推力传递效率低,桩及桩板结构受到加载点传递过来的土压力很小,位移极小。

    第2阶段(支护结构主要变形阶段):第1组试验为第5~7级荷载,第2组试验为第5、6级荷载。随着坡体后缘推力增加,土压力传递效率随荷载增加而增大,支护结构逐步承受土压力,桩板位移显著增加。

    第3阶段(支护结构失效阶段):第1组试验为第8级荷载,第2组试验为第7级荷载。桩及桩板结构位移骤增,桩体产生明显挠曲变形,模型边坡发生较大横向位移,荷载无法加至下一级,支护结构失效。

    对比分析两组试验支护结构的位移曲线可以发现:第1组试验较第2组试验的加载多一级,说明桩板结构较抗滑桩能承受更大的土压力;在横向荷载作用下,两种支护结构的变形规律相似,但桩间板的存在延长了第1组试验中支护结构主要变形阶段;在支护结构的主要变形阶段和支护结构失效阶段,第1组试验支护结构的桩顶位移显著大于第2组,说明挡土板将桩间土压力传递至桩背,使桩体产生较大横向位移且第1组试验桩位移大于挡土板位移,说明桩发生横向位移的同时,桩身也发生了挠曲变形。

    3.3.2 滑坡后缘推力板位移

    取后缘推力板上两个百分表平均值,得到两组试验中推力板位移-时间曲线及加载曲线(图 15)。

    图 15 滑坡后缘推力板位移曲线 Fig. 15 Displacement curve of landslide trailing edge thrust plate

    图 15看出,两组试验模型在逐级荷载作用下,滑坡后缘推力板位移总体变化趋势相似,均呈明显的阶梯状增长变化,在第5级荷载加载之前,两组试验推力板位移较接近,从第5级荷载开始,第2组试验推力板位移大于第1组,且两者差值逐渐拉大。

    3.4 桩身土压力对比分析

    采集两组模型中2#桩后距桩顶埋深23cm、31cm、37cm和43cm处的土压力值(不同埋深处的土压力取各级荷载维持阶段的平均值)(图 16)。

    图 16 两组试验桩前土压力曲线 Fig. 16 Curves of soil pressure in front of the test piles a.桩板支护(第1组);b.抗滑桩支护(第2组)

    图 16对两组试验压力盒埋设深度范围内的桩前土压力分布特征进行对比可以看出:

    (1) 两组试验桩前土压力均随逐级横向荷载(除最后一级破坏荷载外)增加而增大,在滑面以上的增长明显大于滑面以下。

    (2) 两组试验桩前土压力沿桩长方向变化趋势类似,大致呈“S”型,埋深23cm处的土压力值最大。

    (3) 第1组试验滑面以上锚固段的土压力值从第3级加载开始便远远大于第2组,而两组试验滑面以下锚固段的土压力值差别不大。

    (4) 两组试验模型破坏时,第1组试验桩前极限被动土压力值达到10.8kPa,第2组仅为3.2kPa。

    对上述试验结果进行对比分析:①横向荷载作用下,滑面以上桩身锚固段较滑面以下桩身锚固段桩土相互作用更强烈;②挡土板的存在并没有改变桩前土压力沿桩长方向的分布规律;③挡土板将桩间土体压力有效的传至了抗滑桩,利于发挥抗滑桩的锚固作用。④靠近滑面位置处桩前土压力显著减小,土体沿预设滑面发生滑动。

    采集两组试验2#桩桩后3cm,埋深分别为10cm、18cm、31cm、37cm和43cm处的土压力值,(不同埋深处的值取各级荷载维持阶段均值)(图 17)。

    图 17 两组试验桩后土压力分布曲线 Fig. 17 Curves of soil pressure behind the test piles a.桩板支护(第1组);b.抗滑桩支护(第2组)

    图 17对两组试验压力盒埋设深度范围内的桩后土压力分布特征进行对比可以看出:

    (1) 两组试验桩后土压力均随逐级横向荷载(除最后一级破坏荷载外)增加而增大,越靠近滑面预埋深度处土压力值增长越快。

    (2) 两组试验桩后土压力沿桩长方向变化趋势类似,未达到主动极限状态前,自桩悬臂端沿桩深度方向减小,达到极限状态后,埋深18cm处的土压力最大。

    (3) 第1组试验达到极限状态后距桩顶10cm埋深处的土压力继续增大,而第2组试验该位置的土压力突然减小。

    (4) 两组试验桩体受压区均自桩顶向桩长方向发展。在变形的第1阶段:第1组试验受压区主要在自桩顶向下37cm范围内,占整个桩长(52cm)的71.1%,第2组试验受压区主要在自桩顶向下18cm范围内,占整个桩长(52cm)的34.6%,在变形的第2阶段:两组试验均在43cm埋深范围内受压,均占整个桩长的82.7%。

    对上述试验结果进行对比分析:①横向荷载作用下,桩背侧越靠近预设滑面处桩(板)土相互作用越强烈;②两组试验达到极限状态时,桩体的挠曲变形引起了土压力重分布;③第2组试验达到极限状态后桩后土压力骤然减小的原因是桩间土体发生横向挤出破坏。④挡土板优化了抗滑桩悬臂端的土压力分布形式,若将两组试验的分布土压力等效为一个集中力,则第1组试验集中力的作用点更靠近桩锚固端,而第2组更靠近桩的顶端,很明显第2组的受力状态更容易让抗滑桩发生挠曲变形,不利于边坡的稳定。

    4 结论与讨论

    采用静压法对桩板支护(第1组)和抗滑桩支护(第2组)边坡的两组模型进行水平向推力逐级加载,对比分析了这两种支护结构的承载机制及变形特征,主要结论如下:

    (1) 抗滑桩设置挡土板后,有效控制桩间土体横向变形,滑体沿滑面水平推出的距离减小。

    (2) 两组模型试验在同一垂直位置上下两层土压力结果接近,距桩顶14cm的同一水平位置的3个监测点的压力值由加载端到桩背受荷端衰减迅速;由于路基填土本身的碎散性,桩背土压力的传递效率不高,与距加载板距离成反比,呈指数规律变化。

    (3) 依据受力和变形发展特点,将边坡-支护结构体系的破坏可划分为3个阶段:滑体土压密阶段、支护结构主要变形阶段和支护结构失效阶段。

    (4) 挡土板延长了模型破坏的主要变形阶段,加固效果显著,桩板结构模型比抗滑桩支护模型多承受一级荷载(0.5kN),承载力提高了14.29%。

    (5) 挡土板优化了桩后土压力的分布形式,使作用在整个桩背侧土压力合力的作用点更靠近锚固端,有利于抵抗桩身的挠曲变形。

    参考文献
    Dong J, Zhang Y X, Huang Z Y. 2010. Study of earth pressure distribution of flexiboard sheet-pile walls used in reinforced fill foundation on ramp[J]. Rock and Soil Mechanics, 31(8): 2489~2495.
    Han A M, Xiao J H, Mei G X. 2006. Behavior of soil arching between passive piles and effects parameters study[J]. Journal of Engineering Geology, 14(1): 111~116.
    Hu Y L. 2013. Study on the Deformation Behavior of Sheer Pile Wall with Relieving Platform[D]. Shenzhen:China Academy of Railway Sciences.
    Huang Z Y, Zhang Y X, Dong J. 2013. Experimental study of soil arching and transfer behavior of earth pressure about sheet-pile walls[J]. Rock and Soil Mechanics, 34(7): 1887~1892.
    Ju N P, Huang R Q, Tu G X. 2006. The FEM study on interaction mechanism between the pile and the rock soil of the sheet pile wall[J]. Journal of Chengdu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33(4): 365~370.
    Lawrence. 2002. The mechanism of load transfer in granular materials utilizing tactile pressure sensor[D]. Lowell: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Liang Y, Jiang C S, Li Q H, et al. 2014. Analysis of stress mechanism of pile composite structure based on soil arch test[J]. Chinese Journal of Rock Mechanics and Engineering, 33(S2): 3825~3828.
    Liu J. 2007. Study on Calcul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Anti-sliding Piles under Pile-soil Interaction[D]. Changsha:Central South University.
    Liu L. 2016. Studies on Internal Force of Different Supporting Structures of Thrust Load Caused Slope[D]. Lanzhou:Journal of Lanzhou Jiaotong University.
    Liu Q, Li D Y, Liu Z X, et al. 2011. Numerical analysis of influence factors on soil arching effect between anti-sliding piles under horizontal pushing loads[J]. Journal of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Science and Technology), 42(7): 2071~2077.
    Luo Y, Xu Q, He S M, et al. 2014. Stability Analysis of Slopes Reinforced with Sheet Pile Wall[J]. Journal of Southwest Jiaotong University, 49(6): 967~971.
    Qian D L, Zhao Y Y, Wang D P. 2011. Experimental Study on the Dynamic interaction of Squeezed Branch Pile-Soil-Structure System by Shaking Table Test[J]. Journal of 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 39(11): 1856~1861.
    Tao B, Hai L, Wu F Q, et al. 2005. Distribution law of forces between the anti sliding pile and surrounding soil mass[J]. Journal of Jilin University (Earth Science Edition), 35(2): 201~206.
    Wang F, Liu J B, Zhang J, et al. 2012. Research on Theory and Practice of Pile-plank Embankment Used in High-speed Railway with Slabtrack[M]. Beijing: China Railway Publishing House.
    Wang Z Q. 2014. Study on static and dynamic characteristics of soil arching effect of cantilever piles[D]. Chongqing:Chongqing University.
    Xiao H, Feng Y, Gong X P. 2013. Model test research on pile-slab-soil interaction of pile-slab structure[J]. Rock and Soil Mechanics, 34(S2): 81~87.
    Yang M, Yao L K, Wang G J. 2008. Study of centrifuge model tests and numerical simulation on soil arching in space of piles[J]. Rock and Soil Mechanics, 29(3): 817~822.
    董捷, 张永兴, 黄治云. 2010. 柔性板桩板墙加固斜坡填方地基的土压力分配问题研究[J]. 岩土力学, 31(8): 2489~2495.
    韩爱民, 肖军华, 梅国雄. 2006. 被动桩中土拱效应特征与影响参数研究[J]. 工程地质学报, 14(1): 111~116.
    胡云龙. 2013. 衡重式桩板挡墙变形性状的研究[D]. 深圳: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83801-1014150019.htm
    黄治云, 张永兴, 董捷. 2013. 桩板墙土拱效应及土压力传递特性试验研究[J]. 岩土力学, 34(7): 1887~1892.
    巨能攀, 黄润秋, 涂国祥. 2006. 桩板墙桩土作用机理有限元分析[J].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 33(4): 365~370.
    梁瑶, 蒋楚生, 李庆海, 等. 2014. 桩间复合结构土拱效应试验与受力机制研究[J]. 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 33(增刊2): 3825~3828.
    刘静. 2007. 基于桩土共同作用下的抗滑桩的计算与应用[D]. 长沙: 中南大学.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533-2008166084.htm
    刘璐. 2016. 推移式边坡不同支护结构受力特性研究[D]. 兰州: 兰州交通大学.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732-1016281070.htm
    刘钦, 李地元, 刘志祥, 等. 2011. 水平推力作用下抗滑桩间土拱效应影响因素的数值分析[J]. 中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42(7): 2071~2077.
    罗渝, 许强, 何思明, 等. 2014. 桩板墙结构加固边坡的稳定性分析[J]. 西南交通大学学报, 49(6): 967~971.
    钱德玲, 赵元一, 王东坡. 2005. 桩-土-结构体系动力相互作用的试验研究[J].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 39(11): 1856~1861. DOI:10.3321/j.issn:1006-2467.2005.11.028
    陶波, 佴磊, 伍法权, 等. 2005. 抗滑桩与周围岩土体间相互作用力的分布规律[J]. 吉林大学学报(地球科学版), 35(2): 201~206.
    王峰, 刘家兵, 张骏, 等. 2012. 高速铁路无砟轨道桩板结构路基理论与实践[M]. 北京: 中国铁道出版社: 1~209.
    王振强. 2014. 悬臂抗滑桩土拱效应的静力及动力特性研究[D]. 重庆: 重庆大学.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611-1014042874.htm
    肖宏, 冯雁, 龚小平. 2013. 桩板结构桩-板-土相互作用模型试验研究[J]. 岩土力学, 34(S2): 81~87.
    杨明, 姚令侃, 王广军. 2008. 桩间土拱效应离心模型试验及数值模拟研究[J]. 岩土力学, 29(3): 817~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