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检索:
  暴雨灾害   2021, Vol. 40 Issue (6): 675-686.  DOI: 10.3969/j.issn.1004-9045.2021.06.012

暴雨简报

DOI

10.3969/j.issn.1004-9045.2021.06.012

资助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1975058,41620104009,91637211);湖北省气象局科技发展基金重点项目(2019Z03)

第一作者

赵娴婷,主要从事暴雨机理研究。E-mail: yingzi190110@163.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21-07-02
定稿日期:2021-10-28
2020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
赵娴婷 , 闵爱荣 , 廖移山 , 王晓芳 , 叶金桃     
中国气象局武汉暴雨研究所 暴雨监测预警湖北省重点实验室, 武汉 430205
摘要:利用中国大陆2 400多站日降水资料和常规探空资料,以1981—2010年30 a平均降水量为气候态,统计2020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概述各主要暴雨过程的降水分布和天气形势特征。结果表明:2020年4—10月我国共出现188个暴雨日、41次主要暴雨过程。2020年5—9月,月平均降水较常年同期平均值明显偏多,6—7月,长江中下游和江淮地区出现超强梅雨,月累计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基本偏多5成以上,部分地区偏多2倍以上。2020年4—10月我国共出现28站次特大暴雨。8月四川强降水频发,引发内涝和山体滑坡等次生灾害。年内最大日降水量423.2 mm出现在8月10日的四川芦山。6月7—10日,广东龙门出现年内最大过程降水量667.9 mm。2020年共有8个台风影响我国,其中5个台风在我国登陆。台风整体偏弱,但8月下旬至9月上旬,东北地区连续遭受3个台风袭击。
关键词暴雨日数    暴雨过程    影响系统    2020年    
Major heavy rain events in China from April to October in 2020
ZHAO Xianting , MIN Airong , LIAO Yishan , WANG Xiaofang , YE Jintao     
Hubei Key Laboratory for Heavy Rain Monitoring and Warning Research, Institute of Heavy Rain, China Meteorological Administration, Wuhan 430205
Abstract: Based on the daily precipitation data from over 2 400 weather stations and the conventional sounding data in mainland China, the major heavy rainfall events happened in China from April to October in 2020 were selected by comparing their precipitation with the average precipitation derived from 1981 to 2010. The precipitation distribution and the weather conditions for these events was summarized. Results indicated that during this period there were 188 heavy rain days and 41 major heavy rain events. The monthly average precipitation from May to September in 2020 was more than that in the same period of the last 12 years. There was a strong plum rain in the middle and lower reaches of the Yangtze River and the Jianghuai region from June to July, and the monthly cumulative precipitation was basically more than climatology by 50 percent, and more than twice in some areas. There were 28 heavy rainstorms occurred in China from April to October. Heavy precipitation occurred frequently in Sichuan province in August, causing secondary disasters such as waterlogging and landslides. The maximum daily precipitation of 423.2 mm occurred at Lushan station of Sichuan province on August 10. The maximum event total of 667.9 mm rainfall occurred at Longmen station in Guangdong province from 7th to 10th June in 2020.A total of 8 typhoons affected China, of which 5 typhoons landed in China. The typhoon was weak as a whole, but the Northeast region has been hit by three typhoons in a row from late August to early September.
Key words: heavy rain days    heavy rain events    synoptic system    2020    
引言

中国地处东亚季风区,季风活动与雨带的南北位移有着密切的关系。4—10月为我国汛期,受东亚季风影响,我国华南、江淮、华北和东北等地区相继进入雨季(朱乾根等,2000陶诗言,1980),期间暴雨频发,具有雨量大、突发性强的特点,易导致严重的城市内涝、江河洪涝、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给人民生产生活和生命财产带来巨大的影响。为更好地开展暴雨发生发展机理研究和预报技术方法改进,汛期结束及时统计当年的暴雨过程、收集暴雨相关资料,建立历史个例库尤为必要。从2008年开始,武汉暴雨研究所和国家气象中心的多位同仁分别对2008—2019年汛期全国当年主要暴雨过程从降水分布、主要影响系统等方面进行了分析总结(杨荆安等,2008廖移山等,2010闵爱荣等,2011杨荆安等,2012邓雯等,2013张芳华等,2014廖移山等,2015陶亦为等,2016赵娴婷等,2017沈晓琳等,2018汪小康等,2019闵爱荣等,2020),旨在供科研、业务等部门科技人员参考,以及为暴雨监测预报、防灾减灾等提供信息服务。2020年,梅雨期入梅早,出梅晚,梅雨量较历史同期异常偏多,多地出现内涝、江河洪涝等灾害。本文沿用之前工作中的统计分析方法,对2020年4—10月我国(除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外,下同)暴雨天气过程的主要影响系统、出现时段、降水区域及强度等特征进行概述总结。

1 资料来源与统计标准

本文所用资料来自MICAPS系统提供的全国2 425个左右的国家气象观测站08—08时(北京时,下同)日降水资料和常规探空资料。

本文中的相关定义以及标准源自《暴雨年鉴(2008)》(中国气象局,2011)。(1) 暴雨分级标准:24 h降雨量50~99.9 mm为暴雨,100~249.9 mm为大暴雨,大于等于250 mm为特大暴雨。(2) 暴雨日:在所有观测站资料中,只要有1站达到暴雨标准,当日即统计为1个暴雨日。(3) 主要暴雨过程:同一片雨区中,有15站达到暴雨标准,且有2站或以上站达到大暴雨标准,将其作为主要暴雨过程,其起止日必须有5个或以上站达到暴雨标准。(4) 多年平均:1981—2010年30 a平均值;(5) 月降水距平:当月降水量与1981—2010年30 a月降水平均值的差值。(6) 降水资料日界:08—08时。对于跨月份的主要暴雨过程,以暴雨首日出现的时间确定暴雨出现月份。另外,主要暴雨过程中统计的暴雨站数指雨量大于等于50 mm的站点。

根据上述“暴雨日”及“主要暴雨过程”划分标准,统计2020年4—10月我国暴雨日及主要暴雨过程,其结果显示,此期间共出现188个暴雨日和41次主要暴雨过程;其中,5—9月为我国主汛期,国内每天基本上都有暴雨发生,主要暴雨过程也基本上发生在这5个月。

2 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

首先对2020年4—10月每月降水量及距平的空间分布特征进行简要分析,然后对每月主要暴雨过程的起止时间、影响区域、主要影响系统及过程累积最大降水量等概况进行简单描述。

2.1 4月主要暴雨过程

图 1为2020年4月我国降水量和降水距平百分率分布。该月我国共出现18个暴雨日和2次主要暴雨过程。4月全国平均降水量47.4 mm,较常年同期(44.7 mm)接近。本月累计降水量超过100 mm的区域主要集中在江南、华南、鄂西南和云南南部(图 1a)。4月降水量与常年同期相比(图 1b),偏多25%以上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广东北部、广西南部、云南中南部、四川青海交界。

图 1 2020年4月我国降水量(a,单位:mm)和降水距平百分率(b,单位:%)分布 Fig. 1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a) precipitation amount (unit: mm) and (b) precipitation anomaly in percentage (unit: %) over China in April 2020.

(1) 4月2日,华南、江西、湖南、福建暴雨过程。受短波槽、低层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北部、广东北部、湖南南部、江西南部和福建局部,其中4站出现大暴雨。过程最大降水量(121.7 mm)出现在湖南蓝山。

(2) 4月22日,华南暴雨过程。受短波槽、低层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南部和广东西南部等地,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过程最大降水量(118.4 mm)出现在广东遂溪。

2.2 5月主要暴雨过程

图 2为2020年5月我国降水量和降水距平百分率分布图。从图中可见,该月我国共有30个暴雨日和5次主要暴雨过程。5月全国平均降水量97.5 mm,较常年同期(69.5 mm)偏多40.2%。本月累计降水量超过100 mm的区域主要集中在江南、华南、重庆、川南和西藏东南、东北南部,局部地区达到400 mm以上(图 2a)。本月降水量与常年同期相比(图 2b),偏多25%以上的区域主要集中在黑龙江南部、辽宁大部、河北东部、山东东部、浙江北部、江西北部、湖南贵州交界、四川西藏云南交界以及广东中东部,其中辽宁南部、湖南中部、广东中部、西藏云南交界等局部地区偏多1倍以上。

图 2 2020年5月我国降水量(a,单位:mm)和降水距平百分率(b,单位:%)分布 Fig. 2 Same as Fig. 1, but for in May 2020.

(1) 5月4—9日,西南、华中、华北、华东暴雨过程。受高空槽和低空急流的影响,长江中下游及其以南的地方出现强降水。4日,700hPa高空槽位于重庆湖北一带,受高空槽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部、重庆、湖北东南部、湖南北部等地,其中1站出现大暴雨。5日,湖北一带的高空槽东移至安徽江苏一带,新的高空槽又在四川重庆一带形成,受其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部、湖南北部、浙江北部等地,其中1站出现大暴雨。6日,四川重庆一带高空槽略有东移,暴雨主要出现在湖南东北部、江西中部、福建北部等地,5站出现大暴雨。7日,高空槽进一步东移,强降水主要出现在湖北南部、陕西南部、河南西北部、河北南部、山东南部等地。8日,高空槽东移北收,暴雨主要出现在辽宁东南沿海,山东东北沿海,江苏中部、安徽南部、江西北部等地。9日,随着高空槽的进一步东移,暴雨主要出现在浙江南部、福建中部等地,1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29.8 mm)出现在5月5日的湖南沅陵。过程最大降水量(213.4 mm)出现在江西高安。

(2) 5月13—19日,西南东部、江南、华南地区暴雨过程。受高空槽、低层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影响,重庆、长江以南、广西、广东等地出现强降水。13日,受高空槽的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重庆东南部、湖南西北部。14日,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东南部、湖南中部、湖北东部、江西北部、安徽南部等地,其中1站出现大暴雨。15日,降水出现在低涡切变线附近,贵州北部、广西、江西福建交界等地出现暴雨,其中1站出现大暴雨,1站出现特大暴雨。16日,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南部、湖北中部、江西中部、福建北部、广西大部、广东东南部,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17日-19日,随着切变线南压,雨带随之南压减弱,主要出现在两广、福建等地沿海,其中19日出现1站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296.2 mm)出现在5月15日的广西兴安。过程最大降水量(306.2 mm)也出现在广西兴安。

(3) 5月19—21日,西南东部、华南、福建暴雨过程。受西南涡、低层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影响,重庆、川东、贵州东部、两广地区、湖南南部、江西南部和福建沿海等地出现强降水。19日,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东部、重庆和四川东北部。20日,广西东部、广东东部、湖南南部和江西南部等地出现暴雨,其中8站出现大暴雨,1站出现特大暴雨。21日,受西南涡和切变线南压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西部、广东、福建东部等地,其中9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389.7 mm) 出现在5月20日的广东上川岛,过程最大降水量(390.1 mm)也出现在广东上川岛。

(4) 5月24—25日,西南东部、华南北部、华东南部暴雨过程。受低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影响,贵州东南、广西北部、广东北部、福建北部和浙江中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24日,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东南部、广西西北部等地,其中3站出现大暴雨。25日,随着低涡切变线的东移,广西东部、广东北部和沿海、福建北部、浙江中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79.4 mm)出现在5月24日的广西凤山。过程最大降水量(194.2 mm)也出现在广西凤山。

(5) 5月29—30日,江南、华南暴雨过程。受高空槽、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长江以南和两广地区出现强降水。29日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北部、广东、江西、浙江、福建西北部等地,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30日,随着高空槽东移,广东中部、江西东北部等地出现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10.5 mm)出现在5月29日的广东珠海。过程最大降水量(142.6 mm)也出现在广东珠海。

2.3 6月主要暴雨过程

图 3为2020年6月我国降水量和降水距平百分率分布。该月我国共有30个暴雨日和6次主要暴雨过程。6月全国平均降水量167.0 mm,较常年同期(99.8 mm)偏多67.3%。本月累计降水量超过100 mm的区域主要分布在东北北部、黄淮、江淮、江汉、江南、华南、西南地区东部、陕西南部和甘肃南部,局部地区达到550 mm以上(图 3a),月累计降水中心分别出现在广东龙门(1 023.8 mm),广西永福(893 mm)和安徽岳西(808.05 mm)。本月降水量与常年同期相比(图 3b),偏多25%以上的区域主要集中在黑龙江、河南、陕西中南、陕西中南部、甘肃南部、上海、江苏、安徽、湖北、重庆、四川东部和西北部、西藏中部、浙江北部、江西北部、湖南西北部、贵州、广西北部和广东中部,其中上海、江苏、安徽、湖北、重庆南部、贵州中部、浙江北部、广西东北等地偏多1倍以上,局部地区偏多2倍以上。

图 3 2020年6月我国降水量(a,单位:mm)和降水距平百分率(b,单位:%)分布 Fig. 3 Same as Fig. 1, but for in June 2020.

(1) 5月31日—6月6日,江南、华南、西南地区东部暴雨过程。受高空槽、低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长江以南地区、广东、广西、四川东部、重庆西南部、贵州等地出现强降水。5月31日,暴雨主要出现在湖南中南部、江西中南部、广西北部、广东沿海等地,其中6站出现大暴雨。6月1日,四川东部、重庆西南部、贵州西部、广西东部、江西中部和福建中部等地出现暴雨。6月2日,随着切变线的北抬,降水带也随之北抬,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南部、广西北部、广东沿海、湖南东北部、江西北部、浙江中部、江苏南部以及上海等地,其中16站出现大暴雨。6月3日,系统东移,受冷式切变线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江西中部、浙江、安徽南部等地,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6月4日,强降水范围扩大,四川南部、广西北部、湖南西南部、江西中部、福建北部、浙江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11站出现大暴雨。6月5日,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广东沿海、福建北部、江苏南部和安徽南部、浙江西北部和上海等地,其中4站出现大暴雨。6月6日,随着切变线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南部、广西东部、广东东部、浙江南部等地,其中11站出现大暴雨,2站出现特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311.3 mm)出现在6月6日的广西永福。过程最大降水量(629.8 mm) 也出现在广西永福。

(2) 6月7—10日,华南北部、西南东部、华中、华东南部暴雨过程。受高空槽、西南涡、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长江中下游及以南地区、贵州南部、广西北部、广东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7日,受西南涡和切变线的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福建、江西南部、湖南中部、广东东部、贵州东部等地,其中11站出现大暴雨,3站出现特大暴雨。8日,系统稳定维持,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南部、广西北部、广东东部、湖南中部、江西中南部、福建、湖北中部等地,其中9站出现大暴雨。9日,随着西南涡东北移,切变线北抬,雨带范围扩大,在广西东北部、广东东部、江西北部、湖南北部、湖北中东部、河南东南部、安徽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其中9站出现大暴雨。10日,系统减弱,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东北部、湖南中部、江西东北部、安徽南部等地,其中3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303.7 mm)出现在6月7日的广东龙门,过程最大降水量(667.9 mm)也出现在广东龙门。

(3) 6月11—14日,华中中部、华东中部、西南地区南部暴雨过程。受高空槽、西南涡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黄淮、江淮、江汉、贵州、云南等地出现强降水。11日,西南涡位于四川东北部,受低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共同作用,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贵州交界、重庆东北部、湖北中部、河南中部、安徽北部和江苏北部,其中5站出现大暴雨。12日,低涡与北部低槽合并,受低压深槽影响,强降水带呈东北-西南走向,由江苏中北部经过安徽中部、湖北东部和西南部、湖南北部延伸至贵州北部,其中8站出现大暴雨。13日,低涡与北部低槽分离,冷式切变线南压,江苏中部、安徽中部、湖北东南部、湖南东北部、贵州中部、云南东部等地出现大范围暴雨天气,其中12站出现大暴雨。14日,系统南压减弱,,暴雨主要出现在江苏中部、安徽中部、浙江北部、贵州南部、云南等地,其中1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82.8 mm)出现在6月12日的贵州织金。过程最大降水量(251.8 mm)出现在贵州清镇。

(4) 6月15—19日,华东、华中、四川、陕西、山西暴雨过程。受西南涡和切变线的影响,黄淮、江淮、江汉、四川东部、陕西南部和山西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15日,西南涡位于川东重庆一带,受低涡切变线的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北部、湖北中部、河南东南部、安徽南部和江苏南部等地,其中12站出现大暴雨。16日,西南涡稳定维持,强度加强,切变线北抬,四川东部、陕西南部和山西南部、河南中部、安徽北部、江苏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11站出现大暴雨。17日,系统东移,暴雨主要出现在重庆、贵州中部、湖北西南部、安徽北部、江苏北部等地,其中12站出现大暴雨。18日,系统东移南压,浙江中部、湖北江西交界等地出现强降水。19日,暴雨主要出现在浙江中部等地。日最大降水量(192.3 mm)出现在6月15日的安徽岳西。过程最大降水量(317.2 mm)出现在江苏阜宁。

(5) 6月20—25日,西南东部、华中南部、华东中部暴雨过程。受高空槽、西南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影响,重庆东南部、贵州南部、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南部、江苏南部、浙江、福建西部、广东、广西等地出现强降水过程。6月20日,受高空槽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东北部、重庆东南部、湖北北部、安徽中部、江苏南部、浙江中北部、上海等地,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6月21日,四川、重庆、贵州交界有西南涡生成,贵州至湖北东北部一带形成冷式切变线,湖北东北部至浙江北部一带形成暖式切变线,暴雨集中在切变线两侧,贵州东北部、湖南北部、湖北东北部、安徽南部、浙江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4站出现大暴雨。6月22日,低空急流增强,冷空气与低空急流形成的安徽至贵州一带的冷式切变线增强,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东南部、湖南中部和东北部、湖北西南部、安徽中南部等地,其中15站出现大暴雨。6月23日,低涡中心东移至皖北,冷式切变线南压,贵州南部、湖南中部、江西东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5站出现了大暴雨。24日,低涡东移入海,随着冷式切变线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中北部、湖南南部、江西中部、浙江北部等地,其中15站出现大暴雨。25日,安徽、江苏、浙江一带低空急流消失,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东部、广东北部、江西南部、浙江中部等地,其中7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226.4 mm)出现在6月23日的贵州惠水。过程最大降水量(279.9 mm)出现在贵州三都。

(6) 6月26日—30日,西南东部、华东中南部、华中中部、甘肃东南暴雨过程。受高空槽、西南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影响,四川东部、重庆、贵州、湖北、湖南北部、浙江、江苏、安徽等地出现强降水。6月25日,川东有西南涡生成,受西南涡和切变线的共同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甘肃南部、四川东部等地,其中1站出现大暴雨。26日,西南涡增强,强降水主要出现在西南涡东侧,四川东部、重庆西南部、湖北东北部、浙江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27日,西南涡稳定维持,长江以南建立了强盛的低空急流,从川东到江苏一带形成暖式切变线,造成重庆、湖北西南部和北部、河南东南部、安徽中部、江苏南部等地发生强降水,其中33站出现大暴雨,1站出现特大暴雨。28日,系统东移,暴雨主要出现在湖南北部、湖北东部、安徽北部、江苏大部等地,其中13站出现大暴雨。29日,低涡东移至苏北,受其后部冷式切变线的影响,贵州北部、湖南中部、湖北东南部、江西东北部、江苏中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5站出现大暴雨。30日,随着冷切变线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云南东北部、贵州南部、四川东南部、重庆西南部、湖南中部、江西东北部、浙江南部等地。日最大降水量(272.6 mm)出现在6月27日的湖北远安。过程最大降水量(287.3 mm)也出现在湖北远安。

2.4 7月主要暴雨过程

图 4为2020年7月我国降水量和降水距平百分率分布。该月我国共有31个暴雨日和9次主要暴雨过程。7月全国平均降水量173.55 mm,较常年同期(120.6 mm)偏多43.9%。本月累计降水量超过100 mm的区域主要分布在华北中部、黄淮、江淮、江汉、江南、华南地区西部、西南地区大部、陕西南部和甘肃南部,局部地区达到550 mm以上(图 4a),月累计降水中心分别出现在安徽黄山(1 129.5 mm),湖北鹤峰(814.8 mm) 和湖北英山(849.2 mm)。7月降水量与常年同期相比(图 4b),偏多25%以上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内蒙古中部、山西东北部、山东南部、河南南部、陕西中部、甘肃南部、上海、江苏南部、安徽中南部、浙江西北部、湖北南部、江西中北部、湖南中北部、重庆、四川北部、贵州中部以及西藏中部,其中江苏南部、安徽中南部、河南东南部、湖北西南和东南部、江西北部、湖南西部、重庆、四川东部偏多1倍以上,局部地区偏多2倍以上。

图 4 2020年7月我国降水量(a,单位:mm)和降水距平百分率(b,单位:%)分布 Fig. 4 Same as Fig. 1, but for in July 2020.

(1) 7月1—4日,西南东部、华南西部、华东中部、华中暴雨过程。受高空槽和低涡切变线的影响,长江中下游地区、贵州、四川东部、云南、广西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1日,暴雨区位于云南东北部、广西西北部、贵州大部、重庆、湖南西北部、湖北中部、江西北部、福建北部等地,其中3站出现大暴雨。2日,随着低涡切变线的东移加强,雨带东移加强,云南东部、广西贵州交界、湖北东部、安徽南部、湖南北部、江西东北部、浙江北部、上海等地出现大范围暴雨天气,其中17站出现大暴雨。3日,随着系统东移,暴雨主要出现在浙江中部、江西北部、湖南西部、广西北部、云南东南部等地,其中6站出现大暴雨。4日,低涡东移入海,安徽南部、江西东北部、湖北南部、重庆东南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5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63.6 mm) 出现在7月2日的安徽黄山。过程最大降水量(274 mm) 出现在江西德兴。

(2) 7月5—9日,华东南部、华中南部、西南东部暴雨过程。受高空槽、低层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长江中下游及以南地区、贵州等地出现强降水。5日,冷式切变线从江苏经安徽、重庆延伸至四川一带,暴雨集中在切变线南侧重庆、湖北西南和东南部、安徽南部、江苏南部、上海北部、浙江西北部等地出现大范围暴雨天气,其中34站出现大暴雨。6日,高空槽和低层冷式切变线较为稳定维持,川东暖式切变线与槽后冷式切变线相连,暴雨出现在贵州北部、湖北西南和东南部、湖南西北部、安徽江苏南部、上海北部、浙江北部等地,其中25站出现大暴雨。7日,低层切变线较稳定维持,贵州中部、湖南北部、湖北西南和东南部、安徽南部、江西北部、浙江中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41出现大暴雨,1站出现特大暴雨。8日,随着低层切变线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南部、贵州中部、湖南中部、安徽南部、江西北部、浙江西部等地,其中33站出现大暴雨。9日,低层切变线进一步南压,贵州东部、湖南南部、江西大部、福建西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24站出现大暴雨,2站出现特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375.1 mm)出现在7月9日江西吉安。过程最大降水量(504.6 mm)出现在安徽黄山。

(3) 7月10—12日,西南东部、华中、华东北部暴雨过程。受西南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影响,江淮、江汉、江西北部、四川东部、云南东部、广西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10日,受西南涡和切变线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北部、重庆、湖北东部、湖南东北部、江西北部、安徽中部、广西北部等地,其中13站出现大暴雨。11日,随着低涡切变线增强和低空急流的增强,雨带加强,河南东南部、山东东南、安徽北部、江苏北部、广西东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20站出现大暴雨。12日,随着低涡东移,强降水减弱,暴雨主要出现在云南中部、重庆南部、广西东北部、安徽南部、江苏东北部等地,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75.1 mm)出现在7月10日的广西三江。过程最大降水量(282.5 mm)出现在广西三江。

(4) 7月14—16日,西南东部、华中、华东暴雨过程。受低层低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影响,四川东部、重庆、湖北西部和东部、河南东南部、安徽中部、江苏南部、上海等地出现强降水。14日,强降水带分为东西两段,西段受川东西南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部、重庆西南部,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东段受江淮地区冷式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影响,河南东南部等地出现暴雨。15日,系统维持,暴雨主要出现在重庆、安徽南部、江苏福建交界、上海北部等地,其中5站出现大暴雨。16日,随着低涡切变线增强,雨带范围扩大,四川东南部、重庆、湖北的西南和东北部、江苏西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15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74.0 mm)出现在四川邻水,过程最大降水量(241.6 mm)出现在重庆荣昌。

(5) 7月17—19日,西南地区东部、江汉、江淮、黄淮、广西暴雨过程。受高空槽、低层低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影响,云南、贵州、重庆、江西、广西、湖北西南和东南部、河南东南部、安徽、江苏、江西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17日,低涡中心位于川东,切变线从川东延伸至安徽境内,低空急流位于切变线以南,受其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重庆、湖北西南部、河南西南部、安徽北部、江苏南部等地,其中18站出现大暴雨。18日,高空槽加深,切变线增强,雨带范围扩大,云南西北部、贵州中部和东南部、湖南北部、湖北东南、安徽中部、江苏中南部等地出现大范围暴雨天气,其中23站出现大暴雨,3站出现特大暴雨。19日,随着低涡切变线的东移南压,雨带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安徽东南部、江西北部、湖北东南部、湖南南部、广西北部、云南东部等地,其中7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293.8 mm)出现在7月18日的安徽霍山,过程最大降水量(437.8 mm)出现在安徽金寨。

(6) 7月21—22日,黄淮、华中、西南地区暴雨。受高空短波槽、低层切变线与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黄淮地区、湖北西北部、四川东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21日,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北部、陕西南部、湖北西北部、河南东部、江苏西北部,其中27站出现大暴雨。22日,随着短波槽东移,低层切变线东侧北抬,低空急流加强,河南东部、山东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25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243.0 mm)出现在7月22日的山东日照,过程最大降水量(251.0 mm)出现在河南西华。

(7) 7月23—25日,西南东部、陕西、湖北暴雨。受西南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影响,四川东部、重庆、贵州北部、陕西南部、湖北西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23日,受西南涡和切变线的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北部、陕西南部,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24日,系统稳定维持,四川东北部、陕西西南部出现暴雨天气,其中3站出现大暴雨。25日,随着西南涡加强,降水加强,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部、重庆、云南北部和湖北西部等地,其中10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74.6 mm)出现在7月25日的湖北建始,过程最大降水量(283 mm)出现在四川盐亭。

(8) 7月26—27日,华中南部、华东南部暴雨。受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影响,长江中下游及以南的区域、广东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26日,暴雨主要出现在湖北西南和东南部、贵州东部、湖南北部、安徽南部、浙江西部、福建北部等地,其中3站出现大暴雨。27日,随着切变线的东移,湖北东南部、安徽江苏南部、湖南中部、江西中部和浙江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日最大降水量(157.7 mm)出现在湖南靖州。过程最大降水量(164.7 mm)也出现在湖南靖州。

(9) 7月29—30日,西南地区东部、华中地区、暴雨过程。受低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影响,四川东部、湖北、安徽、河南、江苏等地出现强降水。29日,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部。30日,随着低涡切变线的增强,四川东部、湖北西部、安徽北部、河南东南、江苏沿海等地出现暴雨天气,6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36.9 mm)出现在四川威远。过程最大降水量(181.9 mm)也出现在四川威远。

2.5 8月主要暴雨过程

图 5为2020年8月我国降水量和降水距平百分率分布。该月我国共有31个暴雨日和12次主要暴雨过程。8月全国平均降水量176.0 mm,较常年同期(105.7 mm)偏多66.5%。本月除内蒙古中西部、甘肃中西部、新疆、青海、西藏、贵州中北部、湖南南部、江西中部、浙江西部等地,其余地区累计降水量均超过100 mm,局部地区达到550 mm以上,月累计降水中心分别出现在四川北川(1 084 mm)和四川大邑(1 081.3 mm) (图 5a)。8月降水量与常年同期相比(图 5b),偏多25% 以上的区域主要集中在黑龙江、辽宁、吉林、内蒙古东北部、河北大部、北京、天津、山东、山西、河南北部、陕西、甘肃东部、四川东部、云南西部、广东东北部等地,其中黑龙江东部、吉林东部、辽宁大部、山东、河北南部、山西南部、陕西中部、甘肃东南部、四川东部、云南西部等地偏多1倍以上,局部地区偏多2倍以上。

图 5 2020年8月我国降水量(a,单位:mm)和降水距平百分率(b,单位:%)分布 Fig. 5 Same as Fig. 1, but for in August 2020

(1) 7月31日—8月3日,华北、东北、山东暴雨过程。受高空槽、低层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影响,河南、山东、河北南部、北京、天津、黑龙江西部、吉林西部、辽宁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7月31日,受高空槽、低空冷式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北京中部、天津东部沿海、河北西南等地,2站出现大暴雨。8月1日,系统东移,河北南部、山东中东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5站出现大暴雨。2日,暴雨主要出现在辽宁东南、吉林黑龙江西部,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3日,随着冷式切变线东移加强,降水增强,黑龙江北部、辽宁北部、山东东部、河南东北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6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218.6 mm)出现在8月1日的山东肥城,过程最大降水量(237.1 mm) 也出现在山东肥城。

(2) 8月3—4日,华东沿海暴雨过程。2004号台风“黑格比”于4日03时30分左右在浙江省乐清市沿海登陆。受“黑格比”影响,浙江沿海、上海、江苏东南沿海等地发生强降水。3日,暴雨出现在浙江东南沿海,其中6站出现大暴雨。4日凌晨,“黑格比”在浙江东南沿海登陆后迅速减弱为强热带风暴后北行,造成浙江沿海、上海、江苏东南沿海出现暴雨,其中13站出现大暴雨,2站出现特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323.6 mm)出现在8月4日的浙江平湖。过程最大降水量(323.7 mm)也出现在浙江平湖。

(3) 8月4—10日,华北南部、华中、西南暴雨过程。受高空槽、低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陕西、山西、河北南部、河南、山东、四川东部、江苏、安徽、湖北、江西和湖南等地出现强降水。4日,低层切变线从甘肃南部延伸至河南、河北两省交界,切变线南侧建立了低空急流,强降水出现在切变线附近,陕西北部山西中部、河北河南山东交界出现暴雨,其中11站出现大暴雨。5日,暴雨主要出现在陕西中南部、河北南部、河南北部、山东西南部,其中8站出现大暴雨。6日,低涡在甘肃南部形成并东移,切变线增强,从四川东部延伸至山东,暴雨主要出现在山西东南部、河北南部、河南北部、山东大部、陕西南部和四川东部,其中19站出现大暴雨。7日,随着切变线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江苏北部、安徽北部、河南东南部、湖北西北部、四川东部等地,其中9站出现大暴雨。8—9日,随着系统东移南压,强降水带也随之南压,8日暴雨主要出现在江苏中部、安徽中部,湖北东北部等地,其中10站出现大暴雨。9日,暴雨主要出现在江苏东南、安徽南部、湖北东南、江西北部、湖南北部等地,其中11站出现大暴雨,1站出现特大暴雨。10日,低空急流消失,系统减弱,强降水过程趋于结束。日最大降水量(273.6 mm)出现在8月9日的湖南泸溪。过程最大降水量(302.3 mm)出现在山东鱼台。

(4) 8月10—12日,西南暴雨过程。受西南涡和低空急流的影响,四川东部、甘肃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10日,暴雨主要出现在川东、甘肃南部等地,其中3站出现大暴雨,1站出现特大暴雨。11日,西南涡和低空急流明显增强,雨带加强,四川东北出现暴雨天气,其中18站出现大暴雨,4站出现特大暴雨。12日,系统维持,系统减弱,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部,其中8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423.2 mm)出现在8月10日的四川芦山。过程最大降水量(481.6 mm)也出现在四川芦山。

(5) 8月12—13日,华北、东北暴雨过程。受高空槽和低空急流的影响,山东、河北东部、北京、天津、辽宁东部、吉林等地出现强降水。12日,强降水主要出现在河北东部,北京、天津、山东西北部,其中13站出现大暴雨。13日,随着高空槽的东移,暴雨主要出现在吉林西北部和东部、辽宁东北部、山东中部等地,其中7站出现大暴雨,2站出现特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309.8 mm)出现在8月13日的山东沂南。过程最大降水量(314.6 mm)也出现在山东沂南。

(6) 8月14—18日,西南、华北、辽宁东南部暴雨过程。受低涡、低层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四川东部、云南、陕西南部、山西南部、河北南部、山东、辽宁东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14日,低涡中心位于四川,从四川到山东一带形成东北-西南向切变线,低空急流在切变线南侧建立,强降水主要发生在切变线附近,山西南部和河北南部、山东中部、四川东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8站出现大暴雨。15日,随着切变线北抬,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北部、陕西中部、山西南部和河北南部、山东东北、辽宁东南等地,其中22站出现大暴雨,1站出现特大暴雨。16日,川东低涡增强,河北陕西交界、陕西西南、四川东部、云南东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23站出现大暴雨。17日,低涡南压,强降水带随着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山西南部、四川东部和云南等地,其中17站出现大暴雨。18日,系统南压,低空急流减弱,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中部、云南等地,其中4站出现大暴雨,过程趋于结束。日最大降水量(275.3 mm)出现在8月15日的四川绵竹。过程最大降水量(536.2 mm)出现在四川北川。

(7) 8月18—20日,东北南部、河北东北、黄淮、江淮、江汉暴雨过程。受高空槽、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吉林中部、辽宁西部、河北东部、山东东部、河南南部、安徽中部、江苏北部、湖北中部、湖南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18日,高空槽位于华北一带,低空急流建立,强降水带位于槽前,吉林中部、辽宁西部、河北东部出现暴雨天气,其中3站出现大暴雨。19日,随着高空槽加深东移,,暴雨主要出现在山东东北部、河南、湖北中部、湖南西北部,其中5站出现大暴雨。20日,系统东移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河南东南、安徽中部、江苏北部、湖北中部等地,其中3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70.4 mm)出现在8月20日的湖北秭归,过程最大降水量(218 mm)也出现在湖北秭归。

(8) 8月18—21日,华南、西南地区东部暴雨过程。2007号台风“海高斯”于19日6时在广东省珠海市金湾区沿海登陆,受其影响,广东、江西、海南、广西、贵州、云南等地发生强降水。18日,“海高斯”位于南海北部地区,受其外围环流影响,暴雨出现在广东东南沿海、江西南部、海南等地,2站出现大暴雨。19日,“海高斯”在广东珠海沿海登陆后向西偏北方向移动,并于19日20时减弱为热带低压,广东西南部、广西东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其中4站出现大暴雨。20日,受其残余低压环流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中部、贵州东南部等地,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21日,暴雨主要出现在贵州东南部、湖南中部、江西中部、云南东南等地,其中1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46.7 mm)出现8月20日的贵州雷山。过程最大降水量(189.6 mm)出现在贵州丹寨。

(9) 8月23—25日,华北、西南、东北、华中、华南、华东地区暴雨过程。受高空槽、低层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河北、北京、天津、吉林、辽宁、四川、贵州、云南、湖北、江西、湖南、广东、广西等地出现强降水。23日,受高空槽和低空急流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河北中部、北京、天津、辽宁西南部、四川东部等地,9站出现大暴雨。24日,系统东移,吉林中部、辽宁东部、山东东北、湖北江汉平原、湖南北部、贵州与广西交界、云南中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7站出现大暴雨。25日,随着系统东移减弱,降水减弱,暴雨主要出现在山东东北部、广西东北、海南、湖南南部和江西南部等地。日最大降水量(153.8mm)出现在23日的河北永清,过程最大降水量(166.2mm)出现在河北昌黎。

(10) 8月26—28日,东北、华东和华南地区暴雨过程。2008号台风“巴威”于27日08时30分左右在中朝交界附近的朝鲜平安北道沿海登陆,受台风和低层切变线的影响,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海南等地出现强降水。26日,台风巴威位于东海海面,受低层切变线和台风外围环流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辽宁东南、江苏山东沿海、广东沿海、江西南部、福建东北沿海、海南等地,其中11站出现大暴雨。27日,台风“巴威”在中朝交界附近的朝鲜平安北道沿海登陆,登陆后迅速减弱为热带风暴并北移,吉林西北部、黑龙江中东部、福建浙江沿海、上海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28日,暴雨主要出现在黑龙江西南和东南、上海、浙江沿海、江苏东南沿海等地,其中2站大暴雨,1站特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257.8 mm)出现在8月28日的江苏通州。过程最大降水量(302.8 mm)出现在海南乐东。

(11) 8月28—30日,西南暴雨过程。受西南涡和切变线影响,四川东部、云南、陕西西南部等地出现强降水。28日,暴雨主要出现在川东。29日,西南涡增强,四川东部、云南东部、陕西西南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1站出现大暴雨。30日,系统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部、云南中部,其中12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242.1 mm)出现在8月30日的四川大邑。过程最大降水量(288.7 mm)也出现在四川大邑。

(12) 8月31日,东北暴雨过程。31日,受高空槽和低层冷式切变线影响,暴雨主要出现在黑龙江东南、吉林东部、辽宁东部、山东东北部等地,5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48.3 mm)出现在辽宁岫岩。

2.6 9月主要暴雨过程

图 6为2020年9月我国降水量和降水距平百分率分布。该月我国共有29个暴雨日和6次主要暴雨过程。9月全国平均降水量114.5 mm,较常年同期(65.3 mm)偏多75.3%。9月累计降水量超过100 mm的区域主要集中在东北中北部、江南、华南、西南地区东部,局部地区达到400 mm以上(图 6a)。9月降水量与常年同期相比(图 6b),偏多25%以上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吉林、黑龙江、内蒙东北部、安徽南部、江苏南部、湖北东南部、重庆南部、浙江西南、福建中西部、江西、湖南、贵州、云南东部、广西大部、广东中西部,其中黑龙江南部、吉林大部、安徽西南、湖北东南、湖南中北部、贵州、广西西北部等地偏多1倍以上,局部地区偏多2倍以上。

图 6 2020年9月我国降水量(a,单位:mm)和降水距平百分率分布(b,单位:%) Fig. 6 Same as Fig. 1, but for in September 2020.

(1) 9月2—3日,东北暴雨过程。2009号超强台风“美莎克”9月2日在我国东海海面上向北偏东方向移动,3日01时30分左右在韩国庆尚南道沿海登陆,强度减弱为台风,之后继续北上,于9月3日13时40分左右移入我国吉林省和龙市境内,强度减弱为热带风暴,受其影响吉林、黑龙江等地出现了大范围强降水。2日,暴雨主要发生在东北与朝鲜交界的地方。3日,吉林大部、黑龙江中西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8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12.9 mm)出现在9月3日的吉林前郭。过程最大降水量(155.7 mm)出现吉林梅河口。

(2) 9月4—9日,西南东南部、华南暴雨过程。受弱冷空气、低涡和低层切变线的共同影响,四川、贵州、湖南、广东、广西、江西和福建等地出现强降水。9月4日,贵州、湖南位于高空槽后,受弱冷空气和低层切变线的影响,贵州西部和湖南中部出现暴雨。5日,低涡中心位于云南贵州交界,切变线增强,暴雨主要出现在四川东南、贵州中部,湖南和广东局部也出现暴雨。6—7日,随着系统东移,贵州东南、广西北部和广东、江西南部和福建南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8日,暴雨主要出现在广西中部、广东西部、福建的东北沿海等地,其中出现2站大暴雨。9日,切变线南压至福建广东沿海,降水减弱,过程趋于结束。日最大降水量(214.6 mm)出现在9月7日广西环江。过程最大降水量(243.9 mm)出现在广西环江。

(3) 9月7日—8日,东北暴雨过程。受台风“海神”的影响,辽宁、吉林、黑龙江等地出现强降水。2010号超强台风“海神”于9月7日7时30分左右在韩国庆尚南道沿海登陆,登陆时为台风等级,之后减弱北上,于9月8日3时左右移入我国吉林省和龙市境内,减弱为热带风暴,受其影响,9月7日暴雨主要出现在黑龙江东南部、吉林东部、辽宁东北部,其中4站出现大暴雨。9月8日8时已变性为温带气旋,受其影响,黑龙江西南部、吉林中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日最大降水量(147.8 mm)出现在9月7日的黑龙江绥芬河。过程最大降水量(151.6 mm)也出现在黑龙江绥芬河。

(4) 9月9日—13日,华东南部、华中南部、华南、西南东南部暴雨过程。受高空槽和低涡切变线共同影响,云南、贵州、长江以南地区、广东、广西等地出现强降水。9日9日,川东、重庆、贵州位于高空槽后,受低层切变线的影响,四川、重庆、贵州三省交界处、湖南北部等地出现暴雨,其中出现4站大暴雨。10日,低涡中心位于重庆,受低涡切变线影响,暴雨区主要出现上海、安徽南部、浙江、江苏南部、福建北部、江西、湖南南部、贵州、云南东南、广西南部,其中出现3站大暴雨。11日,随着系统南压,福建东南沿海、广东中部、广西北部、云南东部等地出现暴雨天气,其中6站出现大暴雨。12日,切变线西部持续维持,东部进一步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福建南部、广东西部、广西与贵州交界、云南南部等地,其中5站出现大暴雨。13日,广东、广西、贵州、云南等地出现暴雨,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65.2 mm)出现在9月12日福建南靖。过程最大降水量(245.1 mm)出现在广西凌云。

(5) 9月15—20日,华东南部、华中南部、华南、西南东南部暴雨过程。受高空槽、低层切变线和低空急流的共同影响,我国华东南部、华中南部、华南、西南东南部出现强降水。15日,500 hPa槽后偏北气流与副高边缘西南气流在华东南部、华中南部一带交汇,低层冷式切变线从江苏向西南延伸至贵州,暴雨主要出现在湖北东南部、湖南北部、贵州中部等地。16日,系统稳定维持,切变线以南出现西南急流,上海、福建北部、安徽南部、湖北东南、江西北部、湖南北部、贵州南部等地出现暴雨,其中3站出现大暴雨。17日,切变线东部继续维持,暴雨出现在浙江北部和沿海、江苏南部、安徽南部、江西北部、贵州南部、广西北部、云南中部等地,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18日,切变线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浙江中东部、福建北部、海南等地,其中2站出现大暴雨。19日,暴雨主要出现浙江南部、福建西北部和东南部、海南等地。20日,浙江东南和福建东南局地出现暴雨。日最大降水量(117.0 mm)出现在9月16日湖北崇阳。过程最大降水量(260.4 mm)出现在海南陵水。

(6) 9月21—23日,西南南部、华南暴雨过程。受低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影响,云南、广西、广东、江西、福建等地出现强降水。21日,低层切变线从云南延伸至江西北部,受其影响,云南东南、广西东北、江西东南局地出现暴雨。22日,低涡切变线加强,低空急流建立,受其影响,云南东部、广西北部、江西局部和福建局部等地出现暴雨,3站出现大暴雨。23日,切变线减弱南压,暴雨主要出现在广东中部沿海地区。日最大降水量(138.9 mm)出现在9月22日的广西河池。过程最大降水量(171.1 mm)也出现在广西河池。

2.7 10月主要暴雨过程

图 7为2020年10月我国降水量和降水距平百分率分布。该月我国共有19个暴雨日和1次主要暴雨过程。10月全国平均降水量37.5 mm,与常年同期(35.8 mm)接近。10月累计降水量超过100 mm的区域主要集中在湖北重庆大部、湖南北部、广西沿海和海南,局部地区达到400 mm以上(图 7a)。10月降水量与常年同期相比(图 7b),偏多25%以上的区域主要集中在湖北、重庆、湖南北部、广西沿海和海南,其中广西沿海和海南南部局地偏多1倍以上。

图 7 2020年10月我国降水量(a,单位:mm)和降水距平百分率(b,单位:%)分布 Fig. 7 Same as Fig. 1, but for in October 2020.

10月14日,华南暴雨过程。2016号强热带风暴“浪卡”于10月13日19时20分前后在海南省琼海市沿海登陆,强度迅速减弱为热带风暴,登陆后继续西行,经过北部湾于10日14日18时20分在越南清化沿海再次登陆,20时左右减弱为热带低压,受其影响,当日暴雨主要出现在广东西南、广西南部以及海南东部沿海,其中12站出现大暴雨。过程最大降水量(186.5 mm)出现在广东吴川。

3 历年暴雨日数和主要暴雨过程次数比较

统计我国2008—2020年4—10月暴雨日数和主要暴雨过程次数,其结果见表 1表 1中,2008—2017年数据源自《暴雨年鉴》(中国气象局, 2011a, 2011b, 201220142015201620172018,2019a,2019b),2018年数据源自汪小康等(2019),2019年数据源自闵爱荣等(2020)。从表 1中看到,2020年4—10月我国共出现188个暴雨日,与近12 a (2008—2019年)同期平均日数(188.8 d)持平,期间出现41次主要暴雨过程,较近12 a平均(36.4次)偏多。6—8月期间出现27次暴雨过程,较近12 a平均(21.3次)偏多26.8%。可见,2020年4—10月暴雨日数接近常年,主要暴雨过程次数尤其是夏季6—8月主要暴雨过程次数较常年偏多。

表 1 我国2008—2020年4—10月暴雨日数(单位: d)/主要暴雨过程次数统计 Table 1 Heavy rain day (unit: d) and major heavy rain event frequency between April and October from 2008 to 2020.
4 结论

综上分析可知,2020年4—10月全国暴雨天气和暴雨过程具有以下特点。

(1) 该年4—10月,我国共出现188个暴雨日,41次主要暴雨过程,其中27次出现在夏季(6—8月)。暴雨日数与近12 a (2008—2019年)同期平均接近,主要暴雨过程次数偏多。

(2) 5—9月,月平均降水较常年同期明显偏多,其中6月、8月、9月偏多六成以上。6—7月,长江中下游和江淮地区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超强梅雨,梅雨季入梅早、出梅晚,梅雨量偏多,月累计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基本偏多5成以上,部分地区偏多2倍以上。4—10月出现28站次特大暴雨,26站次出现在主要暴雨过程中。8月,四川强降水频发,造成内涝、山体滑坡等灾害,部分站点出现极端降水,8月10日、15日和30日的最大日降水量均出现在四川,其中8月10日的四川芦山日降水量达423.2 mm为年内最大日降水量,主要受西南低涡和低空急流共同影响所致。年内最大过程降水量达667.9 mm,出现在广东龙门(6月7—10日),受低涡、切变线和低空急流影响所致。

(3) 2020年共有8个热带气旋影响我国,其中5个在我国登陆,3个在朝鲜或者韩国登陆后又移入我国。6个热带气旋造成了主要暴雨过程,其中8月出现3个,9月出现2个,10月出现1个,强度整体偏弱,仅造成3站次特大暴雨日,最大降水量为323.6 mm,8月4日出现在浙江平湖,受2004号台风“黑格比”影响所致。8月下旬至9月上旬,2008号台风“巴威”、2009号超强台风“美莎克”和2010号超强台风“海神”相继影响东北地区,造成了城市内涝等灾害。

参考文献
邓雯, 闵爱荣, 廖移山, 等. 2013. 2012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2(1): 88-96.
廖移山, 闵爱荣, 杨荆安, 等. 2010. 2009年4—9月我国暴雨天气概述及重要过程浅析[J]. 暴雨灾害, 29(1): 96-103.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10.01.017
廖移山, 汪小康, 邓雯, 等. 2015. 2014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4(1): 88-96.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15.01.012
闵爱荣, 廖移山, 杨荆安. 2011. 2010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0(1): 90-96.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11.01.014
闵爱荣, 廖移山, 邓雯, 等. 2020. 2019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9(5): 539-548.
沈晓琳, 陶亦为, 张芳华, 等. 2018. 2017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7(2): 187-196.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18.02.011
陶诗言. 1980. 中国之暴雨[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陶亦为, 于超, 张芳华, 等. 2016. 2015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5(2): 187-196.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16.02.012
汪小康, 闵爱荣, 廖移山, 等. 2019. 2018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8(2): 183-192.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19.02.011
杨荆安, 孟英杰. 2008. 2008年5—9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J]. 暴雨灾害, 27(4): 378-382.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08.04.018
杨荆安, 闵爱荣, 廖移山. 2012. 2011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1(1): 87-95.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12.01.014
张芳华, 陈涛, 徐珺, 等. 2014. 2013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3(1): 87-95.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14.01.012
赵娴婷, 廖移山, 闵爱荣, 等. 2017. 2016年4—10月我国主要暴雨天气过程简述[J]. 暴雨灾害, 36(2): 182-191. DOI:10.3969/j.issn.1004-9045.2017.02.012
中国气象局, 2011. 暴雨年鉴(2008)[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中国气象局, 2011. 暴雨年鉴(2009)[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中国气象局, 2012. 暴雨年鉴(2010)[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中国气象局, 2014. 暴雨年鉴(2011)[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中国气象局, 2015. 暴雨年鉴(2012)[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中国气象局, 2016. 暴雨年鉴(2013)[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中国气象局, 2017. 暴雨年鉴(2014)[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中国气象局, 2018. 暴雨年鉴(2015)[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中国气象局, 2019. 暴雨年鉴(2016)[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中国气象局, 2021. 暴雨年鉴(2017)[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朱乾根, 林锦瑞, 寿绍文, 等. 2000. 天气学原理和方法[M]. 北京: 气象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