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8, Vol. 31 Issue (2): 23-24   PDF    
法学教育内涵式发展的问题与理解
胡玉鸿     
苏州大学 王健法学院, 江苏 苏州 215006

首先,我代表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热烈祝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以下简称“北航”)法学院二十周年院庆!看了相关介绍材料,也听了龙卫球院长对学院整体发展情况所作的介绍,确实是跨越式的发展,给我们这些历史更悠久的学院提出了“警告”,如果我们再不往前走就可能被淘汰。我觉得,在追踪学术热点、引领学术潮流方面,北航也给我们提供了典范。这样的成就,确实说明了龙院长的能力,也说明了北航老师们的努力,可喜可贺。

中国法学教育走到今天,内涵式发展是必由之路。从中国整体法学教育来讲,在一个量的积累之后,进入到双一流的建设阶段,本身就要求内涵式发展,不能再盲目扩张。所有学校应该追求真正能够把学生培养好,这当然需要有相关的条件设置,特别是要从内涵角度着力。我认为,关于法学教育内涵式发展,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加以理解。

第一,关于法学教育内涵式发展的前提性条件。内涵式发展首先要有能够为学界所公认的标准,在这方面,明确学术规范和教学规范非常重要,这是前提。如果缺乏定性、定量等一整套的规范、科学标准,就很难认定相关学院的教学质量和科研质量,也很难真正评定此法学院与彼法学院之间的优劣。目前国内法学界、法学教育界有很多评选,但结果是许多学校并不认为这个评价科学、合理,这说明在当代中国还缺乏一套能认定法学成果或教学质量方面的比较规范科学的标准。从这个角度来讲,很多时候还有人为因素在其中。为此,我们需要展开理性对话,就法学院的评估标准进行科学探讨,寻找能够代表内涵式发展的主要指标,尤其是强调定量的指标,使各种评价结果能够更为中性、明确。

第二,内涵式发展的标志性成就是什么的问题。我同意“特色”的提法。以前讲哪个学校有特色,无非在某一个领域有哪些大牌的专家,他们的研究成果成为学术经典,或在某些特殊领域,这些学者的成果是别的学校很难企及的,在这个意义上才能真正形成所谓的特色。今天理解的特色可能有两个方面的:一个是把法学和其他学科结合起来,比如有的大学的食品专业很强,在全国数一数二,这一学科成为学校的支撑专业,在这时,就可以把食品和法律结合起来研究,这样的专业如果能够有机融合,当然可以说是特色。但另一个更主要的特色还是在相关研究领域或研究的方法上,它们能够提供一种示范或引领的作用,这也是我们更需要去追求的。这个特色本身包含人才数量的聚集或人才相关兴趣的结合。对于一个学院来讲,人才结构、人才分布很多时候并不是刻意形成的,而是大家长期潜移默化、团结协作或长期合作的结果。如从事民法某一个方面的制度研究,可能会把这样一些相关人员聚集起来。这方面确实需要考虑。哪个学校哪些老师很强,但是有没有一个团队更重要,也就是通过团队作用,能够使得学科在整个学术界声誉、地位非常突出、明显,这也是各个学院应当追求的。

第三,内涵式发展应当秉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科学发展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张文显老师提到以教师为本、以学生为本,这些都是我们应当追求的方向。那么,怎么样以学生为本?我想从课程设置角度简单说一说。从目前法学教育的现状而言,我们设置的相关课程似乎有“两张皮”的现象:一是教育部法学学科教指委只是管法学的核心课程究竟应当如何开设,这就导致除了法学核心课以外,其他公共课到底该占有多少比例的问题没有规矩。现在本科课程当中,1/3以上的并不是法学类课程,为此,应该合理确立法学教育的整个课时量在学位课程中的应有比例。二是法学教育不单单从法律职业人,还要从合格公民的角度来考虑如何设置跟法科学生有关的课程,特别是人文教育的课程。我在1981—1985年就读于华东政法大学时,三门课程对我至今都有深刻的影响:现代汉语,教你怎么写东西;法古文,读中国古代经典的法学论述和判决,这对于加强学生写作能力是很有好处的;逻辑,为法律学者或法律学生培养基本的思维与论辩技能。这几门课程在今天法学教学中很少看到。所以在对培养什么样的学生方面,不能单单从法律课程的角度来进行设计,还要考虑可持续的发展,尤其是考虑学生应当具备的相关人文素质、写作能力、逻辑能力,这些方面应当一并加以考虑。当然,对这些些问题我也没什么好的答案,但是从我们担负法学教育管理职责角度来说,确实需要专门进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