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 Vol. 30 Issue (1): 88-94   PDF    
基于模糊综合评价模型的创业投融资体系研究--以安徽省创业孵化基地为例
方世建, 蔡荫炎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管理学院, 安徽 合肥 230026
摘要:建立和完善创业投融资体系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议题。通过借鉴利益相关者理论,选择包括政府政策因素、金融机构因素、中介服务因素、企业因素及其他因素(风险投资、保险资金、私人资本)的一级指标和二级评价指标,构建了创业投融资体系的评价指标体系。通过层次分析法和模糊综合评价方法,对安徽省新创企业孵化基地进行了分析评价。结果表明,中介服务体系在创业投融资体系中表现良好,而政府政策、金融机构、企业和其他因素表现不佳,因此系统的整体性能水平一般。
关键词 创业      投融资体系      指标体系      层次分析法(AHP)      模糊综合评价法     
On Venture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System Based on AHP-fuzzy Synthetic Evaluation Model: A Case Study of Entrepreneurial Incubators in Anhui Province
FANG Shijian, CAI Yinyan     
School of Management,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 Hefei Anhui 230026, China
Abstract: Establishing and improving the venture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system is an important issue of China's economic growth. By reference to the Stakeholder Theory, this paper selects first-level index including factors of government policy,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termediary services, enterprises and others (risk investment funds, insurance funds, private capital) as well as second-level evaluation index to construct the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of the venture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system in China. This paper analyzes and evaluates the new entrepreneurial incubators in Anhui Province through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 (AHP) method and fuzzy synthetic evaluation method. The results show that:the intermediary service system performed quite well in the venture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system, while government, financial institutions, enterprises and other factors performed poorly. Therefore, the overall performance of the system is in mediocre level. In the end of the paper, some relevant recommendations are put forward to optimize the venture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system.
Key words: venture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system     index system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 (AHP)     fuzzy synthetic evaluation method    
一、引言

改革开放38年以来,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经济总量连上台阶,年均增速达9.8%,而同期世界经济的年平均增速仅为2.8%。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数据显示,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至2012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9.3%。五年间,中国经济净增量占全球经济净增量的29.8%。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7.8%,GDP折美元比上年净增9 050亿美元,占当年全球净增量的60.9%。显然,中国为世界经济的发展,特别是走出金融危机的阴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创业,正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大部分来自于创业企业。因此,政府相当重视企业的财政及政策支持,逐步形成一个多层次的创业投融资体系。[1]

国内外许多学者在研究创业问题时,往往从资本对创业企业的意义及企业融资策略的角度来研究创业企业的投融资问题,由于未从创业产业的整体出发,在研究时便难以客观分析出整个系统的薄弱环节。除却企业自身,政府、金融机构及中介服务是创业投融资体系的主要参与者。政府部门相关法规政策的出台,制约并引导创业投融资体系的构建方向与框架,金融机构针对相关政策采取的应对措施客观上调节了体系的发展进程,而中介服务机构则提供了体系的平台支持与市场补缺。这几大主体彼此制约,共同决定着创业投融资体系的运行效率。[2-5]因此,本文基于模糊综合评价法,从政府、金融机构及中介服务相互作用的多元化创业投融资体系出发,在定量分析的基础上构建该体系评价模型,从而分析当前存在的不足,并给出相关建议。

二、创业投融资体系的模糊综合评价模型构建

模糊综合评价法是一种基于模糊数学的综合评价方法,对那些难以直接用准确的数字进行量化的事物或对象进行整体评价,广泛应用于专家评分系统、质量控制、天气预报、经济管理等领域。[6]这个方法具有结果清晰、系统性强的特点,可以为决策者提供直观的、可比性的依据,提高决策的科学性和有效性。创业投融资体系运行的影响因素没有明确的外展边界,建立评价模型时可以使用模糊综合评价法。

本文根据利益相关者理论,在保证评价全面性的基础上,指标设置尽量简洁,数据获取方便、来源可靠。量化部分使用德尔菲法[7],也称专家评分法,可以集中专家的意识和经验,在不断地修改和反馈中,得到比较满意的答案。

(一) 创业投融资评价指标体系

创业投融资体系需要整个体系的各相关主体、各因素的协调发展才能逐步完善。当前中国创业投融资评价指标体系有以下5项具有代表性的一级指标,以及21项二级指标。[8]

1.政府部门指标(U1i)

(1) 法规制定水平(U11),规范相关主体行为,使创业投融资体系合法化。

(2) 政府的政策引导水平(U12),使创业投融资体系的建设规范化、制度化。

(3) 财税及资金支持(U13)。

(4) 市场调节能力(U14),减少行政化干预、尊重市场的力量。

2.金融机构指标(U2i)

(1) 利率调节能力(U21),为创业的结构优化带来充足的资金支持。

(2) 信用支持情况(U22),充分支持创业企业的发展。

(3) 信贷资金投放的效率(U23),为创业企业带来资金支持的同时也能提高金融机构自身的资金产能。

(4) 政策性金融支持力度(U24)。

(5) 金融结构的合理程度(U25)。

(6) 市场化水平(U26)。

3.中介服务指标(U3i)

(1) 金融中介的权威性及公正性(U31)。

(2) 金融中介的透明度(U32)。

(3) 金融中介的服务水平(U33)。

(4) 贷款担保支持情况(U34)。

(5) 金融中介的运行效率(U35)。

4.创业企业指标(U4i)

(1) 企业信用(U41),创业企业的信用关乎能否得到充足的信贷资金。

(2) 企业治理水平(U42),创业企业存活的一个前提。

(3) 企业的核心竞争力(U43),创业企业未来发展的基础。

5.其他指标(U5i)

(1) 风险投资[9](U51)。

(2) 保险资金[10](U52)。

(3) 私人资本(U53)。

这三类资本不仅能带来资金,也可以为企业注入各自的优势。例如,风险投资可以带来先进的管理经验,推动企业现代化,保险资金可以分散风险,私人资本可以带来相应的创新活力。

(二) 基于层次分析法确定各指标权重

为保证本研究所设置的各项指标能够科学的反映研究问题的实际情况,需要对各项指标分别赋权。以往研究通常使用专家估值法或问卷调查法确定指标权重,前者主观性较强,而后者没有进一步提炼数据。[11]本文首先对问卷调查数据进行了剔除主观性的处理,然后再使用层次分析法(AHP)计算权重,进一步降低了权重确定的人为主观性。层次分析法的优势在于它不是将全部因素统一比较而给出定性结论,而是利用判断矩阵进行两两比较,即本层所有要素针对上一层某一要素的相对重要性的比较,比较时采用相对尺度,可以克服不同性质的要素之间难以比较的问题,提高精确度。根据心理学家的结论,每层要素不应超过9个,本文构建的各二级指标均未超过9个。[12]W=[w1 w2wn]Tw1+w2+…+wn=1,向量W为各要素相对重要性的排序向量,令aij=wi/wj,表示从评价指标i入手,比较第i个指标相对第j个指标的重要性,从而构造如下判断矩阵A,其元素值aij反映了人们对各元素相对重要性的认识。[13]

(1)

由式(1)可知

(2)

故有:

(3)

其中:I为单位矩阵。

λmax是矩阵A的最大特征根,其对应的特征向量(归一化)就是权向量w,即Aw=λmaxw,从而求出w[14]570-572,确定出各个评价指标的权重。

(三) 创业投融资体系的模糊综合评价模型

1.建立评价结果集合

V={V1, V2, V3, V4, V5}。见表 1

表 1 创业投融资体系完善水平评价等级

2.确定参评要素集和参评要素的评价因子集

(1) 参评要素集:U={U1U2U3U4U5}。

(2) 选择参评要素的评价因子集:

U1i={U11U12U13U14};

U2i={U21U22U23U24U25,U26};

U3i={U31U32U33U34U35};

U4i={U41U42U43};U5i={U51U52U53}。

3.根据隶属度构造模糊关系矩阵

模糊关系矩阵表示评价指标和评定等级之间的模糊关系:

(4)

得出综合隶属度:B=[b1 b2bn]=WT· Rijbj=

4.按最大隶属度原则判定等级

将综合隶属度进行归一化处理,再根据已设定的评价等级值,计算各个指标的评价等级:

(5)

其中:Pj为评价等级。

将最终评价结果与评价等级表中的区间对应,从而确定中国创业投融资体系建立的完善程度。

三、安徽省创业投融资体系模糊综合评价研究

安徽省共有10家国家级企业孵化器,22家省级孵化器,28家市、县(区)级孵化器。孵化器使用总面积已达1 299 087 m2,在孵企业1 782家,总收入达80.7亿元,研究开发经费投入28.9亿元,获得知识产权2 177个,其中发明专利260个;在孵企业承担国家科技计划项目76项,获得国家经费资助2 748.9万元;累计公共技术服务平台投资额7.09亿元,累计培育新创企业55家。[15]经笔者调查发现,在这些地区有超过200家新企业已经或正在接受首次公开募股IPO融资、种子资金、孵化基金、创新基金和风险基金、银行贷款、安徽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和其他投资和融资服务。因此,本文以安徽省省级孵化基地为例,就各项指标进行打分(重要程度从1~9逐渐提高),发放200份问卷,收回166份有效问卷,获得了对各项指标权重的专家意见和原始数据,以此构建判断矩阵,求得各项指标调整后的单元素权重,再计算二级指标关于一级指标的排序权重,通过一致性检验后,由最大特征根求得各项指标的综合权重向量。[14]575

(一) 确定一、二级指标权重

以政府部门因素的4个二级指标为例,权重确定如表 2所示。

表 2,可以得出判断矩阵:

表 2 各项指标单元素权重

(6)

由MATLAB软件运算得出矩阵A的最大特征根为4。

一致性检验:CR=CI/RI,其中CI=(λmax-n)/(n-1),RI为判断矩阵的平均随机一致性指标(见表 3),若CR < 0.1,则判断矩阵具有满意的一致性。

表 3 RI值

这里CR=0,符合一致性检验。对应的特征向量归一化后为,即财税及资金支持权重为0.342 332,政府的政策引导水平权重为0.297 462,法规制定水平权重为0.202 46,市场调节能力权重为0.157 747。

以类似方法,本文可以得出其他二级指标相对其一级指标的权重,以及各一级指标相对创业投融资体系的权重。

(二) 安徽省创业投融资体系评价

结合权重数据以及和评价等级,得到表 4的安徽省创业投融资体系指标评价结果汇总(为简化计算,权重取小数点后3位)。WiRi分别为排序向量、评价指标和评定等级之间的模糊关系,下标i为各因素。

表 4 安徽省创业投融资体系指标评价结果汇总

根据表 4,利用模糊综合评价法,对各因素情况进行评价(均符合一致性检验)。

1.政府部门功能完善程度

(7)
(8)

故隶属度向量

(9)

归一化后可得

(10)

, P1∈[4, 6], 从分值可以看出政府部门作用表现一般,创业投融资体系中政府部门功能有待增强。

2.金融机构体系完善程度

(11)

故隶属度向量

(12)

归一化后可得

(13)

P2∈[4, 6], 因此金融机构体系表现一般,其体系有待完善。

3.中介服务因素

(14)

故隶属度向量

(15)

归一化后可得

(16)

, P3∈[6, 8], 因此中介服务因素表现较好,中介组织在整个创业投融资体系中起着比较积极的作用。

4.创业企业自身因素

(17)

故隶属度向量

(18)

归一化后可得

(19)

, P4∈[4, 6], 在这一层次中分值相对较高,但企业自身表现仍有不足,企业的整体能力需要进一步提高,以确保足够的信用水平和竞争能力。

5.其他因素

(20)

故隶属度向量

(21)

归一化后可得

(22)

, P5∈[4, 6], 其他相关因素表现一般,需要加强这些相关主体在创业投融资体系中的作用。

6.创业投融资体系的整体评价

WR分别为整体评价时排序向量、评价指标和评定等级之间的模糊关系。

(23)

故隶属度向量

(24)

归一化后为

(25)

, P∈[4, 6], 因此安徽省创业投融资体系总体水平表现一般。

四、相关政策建议

第三节的模型评价结果中,仅中介服务体系在创业投融资体系中表现良好,表明创业投融资体系的运行效率主要受制于政府、金融机构及自身。因此,必须在金融体制创新、加强企业建设上找出路。[16]本文从五个方面给出改进创业投融资体系的对策:

(一) 从立法上促进创业企业发展,完善商业银行融资体系

1.吸收发达国家经验,给予创业企业发展法律支持

结合中国当前国情,从立法上肯定创业企业的实际地位,保护其合法权益,保证创业企业的健康发展。[17]

2.完善商业银行融资体系

①  调整现有的财税政策、利率政策和信贷政策;②  免除商业银行的创业企业信贷业务营业税、降低所得税,将这些税收用于核销创业企业的贷款坏账;③  对创业企业贷款实行浮动利率,实现利率市场化,从而降低创业企业贷款的成本和风险,提高收益;④  对创业企业的信贷规模应适当放松,鼓励银行加大对创业企业的信贷投入;⑤  实行差异化监管,提高银行对创业企业贷款的风险容忍度;⑥  进行金融创新,从制度上允许商业银行进行信贷创新,针对不同的创业企业的具体需求来设计信贷产品,开发更多适合创业企业特点的贷款品种。

(二) 加快构建小微融资体系

融资金融机构是企业发展的资金来源。根据创业企业发展及融资特点,应设立专项融资服务机构,逐渐形成以大型国有商业银行为主导,中小型银行、地方型银行、小贷公司共同发展的全面格局。[18]

(三) 完善创业企业融资担保体系

创业企业可以通过担保来提高自身信用,这也是改进当前创业投融资体系的方法之一。就这一方面有以下三点建议:

(1) 加强融资担保方面的立法。

(2) 完善信用监管系统。

(3) 建立联合担保体系,提高信用、分散风险。

(四) 改革股权融资制度,积极发展债券市场,建设创业企业直接融资体系

除了向金融机构贷款,创业企业还可以寻求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等直接融资渠道。

1.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

除了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外,修改现行法律,使场外交易市场取得合法地位;另外,应改变目前的证券发行核准制,弱化行政色彩。[19]

2.活跃债券市场

丰富并完善债券品种,建立一个健康发展的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有效减少金融系统中的系统性风险,降低创业企业对银行信贷融资的过度依赖。

(五) 加强创业企业的自身建设,提升企业整体素质

如第三节分析结果,创业企业投融资环境较差的一部分原因也存在于自身,创业企业应当致力于提高企业核心价值和竞争力,使企业在竞争中掌握优势,提高抗风险的能力。具体来说,有以下三个方面:

(1) 完善公司管理制度。

(2) 提高财务资料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3) 强化信用意识,自觉按时偿还贷款本息等。

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政策方针是中国经济新时代的里程碑。计划经济体制逐渐破除,市场经济蓬勃发展。创业企业作为市场经济的活水之源为经济增长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因此,创业企业投融资体系的健全,是创业企业发展和国民经济健康发展的关键命脉。在仅中介服务表现较好的当前国情下,政府、金融机构和企业自身迫切的需要寻求改进措施。只有体系的几大主体共同努力,才能破除陈旧制度,从而建立真正健康多元的创业投融资体系。

参考文献
[1] 严成樑, 龚六堂. 熊彼特增长理论:一个文献综述[J]. 经济学,2009,8 (3) :1163–1196.
[2] 田明亮.我国中小企业融资困境分析及对策选择[D].北京: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2012.
[3] 郭金玉, 张忠彬, 孙庆云. 层次分析法的研究与应用[J]. 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08 (5) :148–153.
[4] 陈灏.中国中小企业融资困境与制度创新研究[D].福州:福建师范大学, 2013.
[5] 陈逢文, 徐纯琪, 张宗益. 我国创业投融资渠道拓展研究[J]. 山东社会科学,2012 (6) :117–120.
[6] POST T, SPRONK J. Performance benchmarking using interactive data envelopment analysis[J]. European Journal of Operational Research, 1999, 115 (3) :472–487 . doi:10.1016/S0377-2217(98)00022-8
[7] 王江涛, 周泓, 邱月. 层次分析法在商业银行部门绩效考核的应用[J].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23 (2) :76–78.
[8] CHEN T, JIN Y, QIU X, et al. A hybrid fuzzy evaluation method for safety assessment of food-waste feed based on entropy and the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 methods[J]. Expert Systems with Applications, 2014, 41 (16) :7328–7337 . doi:10.1016/j.eswa.2014.06.006
[9] 刘志新, 郭校敏. 中国大型企业培训体系有效性评价研究--以中国石化, 首都机场, 泰康人寿为例[J].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24 (5) :76–81.
[10] RITTER T, GEMVNDEN H G. The impact of a company's business strategy on its technological competence, network competence and innovation success[J]. 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 2004, 57 (5) :548–556 . doi:10.1016/S0148-2963(02)00320-X
[11] CHILES T H, VULTEE D M, GUPTA V K, et al. The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of a radical Austrian approach to entrepreneurship[J]. Journal of Management Inquiry, 2009, 19 (2) :138–164 .
[12] SAATY T L. A scaling method for priorities in hierarchical structures[J]. Journal of Mathematical Psychology, 1977, 15 (3) :234. doi:10.1016/0022-2496(77)90033-5
[13] GIDDENS A. The consititution of society:Outline of the theory of structuration[M].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4 : 312 -315.
[14] LIU Y, FANG P, BIAN D, et al. Fuzzy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for the motion performance of autonomous underwater vehicles[J]. Ocean Engineering, 2014, 88 :568–577 . doi:10.1016/j.oceaneng.2014.03.013
[15] LAVIE D. The 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interconnected firms:An extension of the resource-based view[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2006, 31 (3) :638–658 . doi:10.5465/AMR.2006.21318922
[16] CHEN J, MA L, WANG C, et al.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model for coal mine safety based on uncertain random variables[J]. Safety Science, 2014, 68 :146–152 . doi:10.1016/j.ssci.2014.03.013
[17] ELDER-VASS D. Integrating institutional, relational and embodied structure:An emergentist perspective1[J]. The British Journal of Sociology, 2008, 59 (2) :281–299 . doi:10.1111/j.1468-4446.2008.00194.x
[18] 王生卫, 李惠玲. 论大学的核心竞争力及其培育[J].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17 (1) :63–80.
[19] 彭国甫. 地方政府公共事业管理绩效模糊综合评价模型及实证分析[J]. 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5 (11) :129–136.